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3054章 龙神的复制体!

第3054章 龙神的复制体!

  帝皇的遗言采用了一种非常先进的信息传输和交互方式,令李耀能身临其境感受到他昔日感受到的一切——甚至他处在胚胎状态时,就感受到的一切。

  那是与生俱来,亿万年前就镶嵌在帝皇基因片段里的画面。

  李耀仿佛也看到一切,或者说,被帝皇的遗言,激活了同样镶嵌在他基因库深处的奥秘。

  一瞬间,李耀眼前出现了绚烂无比的星辰大海,一艘艘金碧辉煌,硕大无朋,无论三维空间的稳定状态还是四维空间的超级风暴中都能如履平地的艨艟巨舰上,卓立着无数人类——不是今天这样普普通通的人类,而是周身缭绕着电弧和能量网络,皮肤上变幻着道道金色流纹和点点银辉光芒的“真人类”。

  李耀看到这些亿万年前的人类穿越多元宇宙,研究白矮星和中子星,黑洞和虫洞,甚至四维空间的奥秘,看到他们征服一个又一个千奇百怪的文明,无数貌似神魔的文明都在人类的战刀之下瑟瑟发抖,诚惶诚恐地献出了一切——技术,智慧,社会组织形态乃至基因图谱,所有这一切,全都化作了玄奥繁复的信息流,再经过超高度压缩和加密,被镌刻到了人类自己的基因链上。

  那就相当于,人类文明化作巨龙,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碳基文明统统吞噬,成为了多元宇宙的“万王之王”,随着基因链越来越长,人类的光辉,终于扩散到了多元宇宙的几乎每一个角落。

  只是——

  盛极而衰,是历史的必然,无论人类创造过多么灿烂辉煌的文明,亦有不可避免走向衰亡的一天。

  想必,亿万年前的人类文明是在最强盛的时候遭遇了“洪潮”,并且被洪潮打得落花流水,沦为丧家之犬。

  这段历史在帝皇的基因链中不太明晰,还未被解析出来,所以,李耀也只能看到一支支支离破碎、锈迹斑斑的舰队,在星海间仓皇逃窜,又被逐一毁灭的惨淡画面。

  即便如此,光是眼前看到的画面,就足以在李耀的脑细胞深处炸响一万个霹雳,每一束基因链都蠢蠢欲动,要彻底绽放开来。

  “如此辉煌,如此精彩,如此波澜壮阔和不可思议的太古人类文明!这,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李耀心中狂叫,“原来,帝皇并不是在弥留之际才不顾一切去寻找太古遗迹深处的希望,他原本就诞生在这里,或许通天塔中的某座实验室,就是他的‘家乡’!

  “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即便盘古文明想要制造人类的话,人类从生命种子到胚胎到呱呱坠地,最多十个月就够了,为什么帝皇孕育了整整三年,还长成了……这么古怪的金色肉球?

  “而且,他还处在胚胎状态,就能觉醒那么多的太古记忆,甚至掌握了堪比成年人的自我意识和清晰思维,这也太夸张了!”

  李耀心思电转,隐隐想到一种可能。

  “对了,就好像龙扬君一样。”

  李耀想着,“龙扬君本身是几十万年前洪荒时代的一名人族战士,但她却被提取了基因和生命种子,凝聚成一个胚胎,用不可思议的方式冬眠了几十万年之后,又重新孕育出来。

  “要知道,当一百多年前龙扬君被孕育出来时,那艘女娲战舰上已经空无一人,全靠自动化的培育法宝,才能完成她的调制——证明在当时,这种基因复制和自动化孕育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从太古遗迹中流传出去的。

  “所以,帝皇的基因,会不会就来自亿万年前的黑墙制造者呢?

  “对,没错,一定是这样!

  “想要揭开太古的奥秘,打破封印盘古宇宙的黑墙,还有什么方法比‘复制’一个真正的黑墙制造者要好呢?

  “盘古文明的专家学者们,一定想方设法从太古遗迹的深处,搜集到了一些黑墙制造者的基因,或许是他们的尸骸,或许是封印在某种法宝里的血迹,或者干脆就是黑墙制造者主动留下的传承。

  “现代人类文明的技术都已经先进到,只需要两枚生命种子就可以自动孕育下一代的程度,既然洪荒文明中的女娲族是天生的基因调制专家,那么,只要一滴黑墙制造者的鲜血,就可以复制一个全新的黑墙制造者出来,并不超出技术极限。

  “而听帝皇字里行间的意思,黑墙制造者似乎拥有‘将多元宇宙无数碳基智慧生命的基因,都压缩和嵌入自身基因链’的能力,那么,帝皇的胚胎中,也蕴藏了包括黑墙制造者在内,无数太古时代超级文明的信息,他还未彻底孕育出来,就拥有这样敏锐的思维和感知能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盘古文明害怕他的觉醒……再正常不过。

  “假设今天的人类文明想要复制出一名活生生的盘古族或者女娲族,一定也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既充满期待,又将戒备提升到极限的吧?”

  李耀定了定心神,继续读取帝皇的遗言。

  “他们……这些洪荒碳基智慧生命,害怕我的觉醒,又期待我的觉醒,渴望利用我的能力,又极度恐惧我的能力。”

  守墓人继续娓娓道来,“他们想方设法刺激我解锁一条条未知的基因链,试图全面解析隐藏在我基因链中的秘密,但他们又炼制了各种……可以称之为‘烙印’的东西,从基因和精神的双重层面,试图封印和控制我,甚至想要在我的基因链中植入‘炸弹’,在必要的时候,用‘基因炸弹’来毁灭我。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是我在很久很久以后,重新回到这里审视一切时,才猛然醒悟过来的。

  “当时,我毕竟只是一枚懵懵懂懂的胚胎,连真正意义上的智慧生命都不算,我将他们施加在我身上的一切,都当成了有趣的游戏,玩得不亦乐乎。

  “就这样,我慢慢生长,渐渐膨胀,越长越大,也拥有了越来越强的能力,仍旧被封印在水晶塔里时,就能操纵周遭的一切,包括所有东西和所有……人。”

  李耀眼前,再次出现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

  偌大的实验室中,以存储着帝皇胚胎的水晶塔为中心,四周所有的实验法宝和器械统统晃晃悠悠飞上了半空,像是被看不见的手操纵着翩翩起舞,互相碰撞,“叮叮当当”乱响。

  第二幅画面中,随着淡金色肉球在营养液中的一沉一浮,四周所有洪荒晶脑都自动开启和超高速运转,射出一束束三维立体光幕,光幕中满是浓墨重彩,绚烂至极的图案——那就像是太古人类的舰队,浩浩荡荡穿越四维空间时留下的航迹。

  第三幅画面中,实验器械和晶脑都安然无事,但几十名正在进行研究的实验人员,却像是遭到了催眠,双眼直勾勾盯着帝皇的胚胎,口中喃喃自语,双腿都微微颤抖,就像是被小小胚胎的威势镇压,彻底夺去了心魄。

  “我的能力越来越强,意识和思维也越来越清晰,甚至能直接和一些感知最敏锐的研究员沟通。”

  守墓人继续诉说着帝皇的故事,“我甚至拥有了一个……朋友,就是这间实验室主管的女儿,一名小小的女娲族,同样也是一名天赋异禀,非常出色的基因研究专家。”

  李耀眼前,出现了一副新的画面。

  在一片狼藉的实验室中,一名身高只有三四米,面容非常稚嫩的女娲族,趴在封印着帝皇胚胎的水晶塔前,和里面的金色圆球默默对视,脸上丝毫没有别的女娲族那种“庄严”,“神圣”的感觉,却像是人类少女那样,忽而喜悦,忽而娇憨,忽而愁眉苦脸,忽而又笑逐颜开,眼神灵动,表情精彩至极。

  “我从这位……朋友的口中,知道了很多事情,对当下所处的这个宇宙,有了初步的概念。”

  守墓人的语气忽然变得柔和了一些,但柔和过后,却是加倍的怅然,“至少我知道,自己并非唯一一个被封印者,我的朋友还有她的族人们,同样被封印在这片小小的‘太古遗迹’中,远离他们真正的家乡,为了神圣的使命已经默默奋斗了无数年,但找到希望的希望,依旧非常渺茫,他们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

  “我的朋友从小就生长在这里,生长在白银之城,从未离开过太古遗迹,回到她真正的家乡。

  “我曾问她为什么,她只告诉了我三个字——隔离区。

  “我还想和她多交换一些信息,什么是‘隔离区’,他们究竟有什么使命,在我识海深处不断闪回的画面究竟是什么回事,我可以被孕育出来,像她一样拥有真正的手脚和行动能力吗?为什么除了她之外的研究员,那些‘大人’们都如此畏惧我?既然深深畏惧我,又为何要孕育我,制造我,刺激我?

  “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但她的父亲,实验室以及‘制造人类项目’的负责人,却十分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和我这颗古怪的肉球单独待在一起,自从有一次,她在非研究时间偷偷摸摸溜进实验室来找我,被父亲发现之后,她就被迫离开了这个项目,而针对我的‘封印’和‘惩罚’也加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