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3058章 崛起之路

第3058章 崛起之路

  李耀眼前,出现一副虽然光怪陆离,却是其乐融融的画面。

  在小行星带稀薄的人造薄膜氧气层,那幽暗而寒冷的矿洞深处,一个眼底闪烁着金芒的孩子,和一群半人半妖,或者半人半机械,半妖半机械的孩子厮混在一起。

  他们和成年矿工一样,过早肩负起了生活的重担,任由皮鞭和枷锁深深嵌入自己的皮肉之中,在呵斥、鞭挞和死亡的威胁中,像杂草和蟑螂一样顽强生长。

  而在难得的闲暇中,这个眼底闪烁着金芒的孩子渐渐成为所有孩子的首领,他带领孩子们搜集矿洞深处支离破碎的采矿法宝残骸,修复和改造成各种稀奇古怪的新型法宝,又带着孩子们采用各种方法和监工以及矿场主周旋,不择手段地多争取一些食物和休息时间。

  这个少年的眼眸深处,闪耀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甚至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过于成熟的光芒。

  他用老掉牙的法宝残骸炼制出来的新型法宝,甚至远远超出了“采矿法宝”的范畴,即便监工搭乘的晶石战车,都可以轻而易举凿穿。

  渐渐的,当他和小伙伴都从孩子变成了少年,又从少年向青年转变时,他们不再是一盘散沙,而是被他彻底聚拢成了一枚铁拳,一柄战刀,一支军队,一群满腔怒火,无法无天,愿意和诸天星辰同归于尽的暴徒!

  “当我在小行星矿场中渐渐成长时,反抗的风暴也从星海中央席卷到了妖族统治下的每一个世界,就连我们的小行星矿场中也出现了抵抗组织和义军只不过,这时候的抵抗组织和义军还处在非常低级的水平,与其说他们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倒不如说是忍无可忍才发出怒吼,但怒吼过后却又不知所措的平民。”

  守墓人呈现出来的画面,逐渐沾染了一抹抹浓烈的血色,“和别的矿工一样,我的养父母也加入了抵抗组织,参与了一次规模浩大的罢工当时的抵抗组织,缺乏明确的目标和理念,也根本没想过要用暴力手段来推翻妖族的统治,只希望和矿场主谈判,将天文数字的采矿额度降低一些,同时改善矿工的工作和生活环境,降低死亡率,仅此而已。

  “我那天真的养父母和叔叔伯伯们满心以为,这样并不过分的条件一定会被答应,至少有讨价还价的空间。

  “但他们却远远低估了统治者的卑劣、残忍和无耻,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在风起云涌的反抗大潮面前,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统治者,究竟有多么神经过敏和穷凶极恶。

  “面对矿工们的谈判要求,采矿主先是假意答应,只说需要时间来逐条磋商,将矿工们暂时安抚下来,但这却是缓兵之计,当全副武装的大军赶到小行星矿场之后,矿场主当即翻脸,展开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包括我的养父母在内,一大半矿工都惨遭屠戮。

  “我和小伙伴们也加入了抵抗的行列,但是在训练有素的专业战士以及火力凶猛的武库舰面前,光靠我尚未觉醒的半吊子能力,以及我那些小伙伴乱七八糟的天赋神通,根本无济于事。

  “我记得我赤手空拳,一口气撕碎了几十头生化战兽,就因为神魂过度透支,大脑几乎自燃,自动触发了身体的保护机制,昏死过去了。”

  李耀眼前,呈现出一副热血到不可思议的画面。

  那名拥有淡金色眼眸的少年,嘴唇上已经长出了一层短短的绒毛,面孔也渐渐展露出棱角,虎背熊腰的骨架,也初步垒砌出来。

  而他怒发冲冠,血脉贲张时周身高高隆起的肌肉,更是比晶铠的反应装甲都要夸张,真像是在正常的身体之外,加挂了一层血肉炼制而成的战甲。

  他满头钢针般高高竖起的头发狂乱舞动,在小行星表面上蹿下跳,暴跳如雷,到处搜索着生化战兽和妖族强者的踪迹,即便弹幕如瓢泼大雨一般朝他倾泻,他都满不在乎,以快若闪电的身形在子弹的缝隙间腾转挪移,朝敌人步步逼近。

  李耀亲眼看到他赤手空拳,活生生打爆了一头十几米高的生化战兽最坚固的骨甲。

  又看到他抡着一头妖兽至少几十吨重的庞大身躯,好似一柄天然的流星锤般左突右冲,把躲闪不及的妖族统统砸成肉饼。

  直到战场上所有的妖族都把他当成怪物,击中全部火力朝他狂轰滥炸,他依旧顶着密集的火力冲出几十步,才被打了个趔趄,仰面栽倒在地,而他蕴藏着淡金色光泽的鲜血,早已濡湿了整颗小行星。

  “我很幸运。”

  守墓人道,“如果是‘三万年大黑暗时代’中间的一万年,妖族的统治如日中天,社会结构相对稳定的年代,如我这样的怪物早就被送到最先进的生化实验室里切片研究去了。

  “但是到了大黑暗时代的末期,妖族的统治早已分崩离析,妖皇和妖神们各自为政,只为自己的眼前利益打算。

  “我们那位矿场主在这场镇压起义的屠戮中损失了大约一半矿工,采矿基地更是被打得一片狼藉,不知何时才能恢复生产,每天的经济损失都是天文数字,心疼得他痛不欲生。

  “我在战斗中呈现出来的惊人能力令他眼前一亮,自以为奇货可居,非但没有杀死我,反而帮我精心治疗和补充营养,当然,他也没忘记在我的体内,植入几十道他以为‘万无一失’的禁制。

  “经过一番运作,我和幸存下来的小伙伴们,被他以一个高到不可思议的价钱,打包卖给了一处角斗场。

  “那是一处名叫‘死亡谷’的地方,或许是三万年大黑暗时代中,最血腥、黑暗和腐臭的所在。

  “我在‘死亡谷’里和各种梦魇凶兽搏斗,又参与一项项残忍和变态的比赛,在刀光剑影、尸山血海的磨砺中,渐渐回想起了很多东西,包括修炼和制造战争机器的方法,指挥地面部队和舰队的战术,如何鼓舞士气和运营天文数字的资源……总之,每次身受重伤,神魂严重透支之后,我的大脑中就会莫名其妙冒出一些东西,一些帮助我脱胎换骨、突飞猛进的东西。

  “除了昔日的小伙伴之外,我还结识了许许多多的角斗士,并且在连续数年的连续胜利之后,成为所有角斗士中的无冕之王他们和我拥有相似的身世,全都和妖族统治者结下血仇,是不共戴天的死敌。

  “再一次,我重建了自己的军队。

  “这一次,我决不允许自己再失败,绝不会!”

  李耀眼前,出现了几十幅闪烁不定的画面。

  画面中眼底蕴藏着金芒的少年,身披狰狞的凶兽皮甲,手持血迹斑斑的锯齿战刀,面对一头头穷凶极恶的巨兽或者钢筋铁骨的战争机器,都是无畏无惧地高高跃起,重重斩落,在残肢断臂乱飞、火焰和电弧四溅的华丽场面中,渐渐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青年。

  每一次痛快淋漓的斩击过后,当金色眼眸的青年落地时,站在他背后的角斗士就越来越多,到最后,真有一支杀气腾腾的大军,聚拢在了他的身边。

  “我将自己在恍惚间觉醒的智慧和神通传授给了身边的角斗士,根据他们的特点一一点拨和改进,又利用身边一切法宝残骸,秘密打造我们自己的武装,在‘死亡谷’的主人尚未发现之前,一支数万年都没有出现过的人类强兵,已经成形。”

  守墓人的声音,带着浓烈的讥讽之意,“当‘死亡谷’的主人发现,足足几十道封印都无法压制我的力量时,已经太迟了我直接出现在了他的床边,趁着他还来不及从床上一跃而起,就一拳打爆了他的脑袋。

  “接下去的事情,恐怕你都知道了。

  “我以一支角斗士大军起家,百战百胜,击溃了所有赶来剿灭我们的妖族舰队,渐渐统合了所有的义军和抵抗组织,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义军首领,在短短百年之内,就完成了推翻妖族统治,彻底撕碎‘三万年大黑暗时代’,重新统一整片星海的霸业!”

  李耀眼前,出现一片片波澜壮阔的辉煌战场,帝皇短短百年的崛起,被浓缩到了更加短暂的半分钟之内。

  半分钟内,他亲眼看到了帝皇手下的角斗士大军是怎么夺取敌人的军火库,怎么占领一座又一座的晶石矿场,怎么研发和炼制第一批晶铠,怎么精心打造专属于人类修炼者的星海战舰,又是怎么赢得了一场场酣畅淋漓,摧枯拉朽的胜利。

  义军不是没遇到过山穷水尽和十面埋伏的绝境,但每次都被帝皇以不可思议的手段力挽狂澜,绝地反击,反而杀得胜券在握的敌人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好多次胜利,都看得李耀目瞪口呆,啧啧称奇,无论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那简直不是“如有神助”,而是帝皇就是神,就是盘古宇宙的“真命天子”,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他的崛起和前进!

  李耀曾经以为,自己的奇迹崛起,就堪称是一段“传奇”。

  看到了帝皇的崛起全过程,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传奇”,而自己的崛起,只能说相当低调和保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