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韩特传(七十四)受惊的阿夏公主

韩特传(七十四)受惊的阿夏公主

  金属花蕾还未完全绽放,从花蕊深处就传来一阵十分魔性的笑声。

  “哈哈哈哈,噫哈哈哈哈,嚯哈哈哈哈,哇呀呀呀呀,回来了,我棱角分明的脸庞,我健硕有力的胸肌,还有,哎呀呀,我硕大无朋的家伙事儿,终于,你们都回来了,好像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还比过去更强壮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略显低沉和沙哑的声音,却因为兴奋被扯到了极高的调子,令阿夏公主毛骨悚然。

  因为她分明听出,这是一道不折不扣的男中音,绝不是特蕾莎那么可爱的女孩子,那样婉转娇柔的嗓音,可以发出来的。

  怎么回事,特蕾莎,她,她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翡翠包裹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在阿夏公主惊骇欲绝的目光凝视之下,银白色的花蕾冉冉绽放,先是露出一张青年男子兴奋到面红耳赤的脸庞,紧接着,是平坦的胸膛、宽阔的肩膀以及瘦削的腰腹部,整个上半身呈现猎豹也似的倒三角形,雄性荷尔蒙仿佛高压蒸汽般从三万六千个毛孔中激射而出,再加上矫健有力的修长四肢,就算瞎子都能看出,这赫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阿夏公主的眼珠几乎要夺眶而出。

  她不敢相信地捂住了嘴,倒退两步,只觉得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攥住,紧张到无法呼吸。

  这个手舞足蹈,不断在自己的胸膛和裤裆上揉捏,一边揉,一边狂笑的男人……

  好吧,论五官,还算端正,眉眼间的野性气息配上爽朗的笑容,是那种很容易招惹女孩子的模样,和黑杰克是一个品种,更准确说,是黑杰克的低配版本。

  只是气质略显轻浮,看他满脸陶醉,摸索自身要害的样子,甚至说,有些猥琐。

  更重要的是……

  这个男人身上,还穿着特蕾莎的衣服。

  两片带着弧形钢片,高高隆起的胸甲,下面是皮条编织而成,利于战斗的轻便短裙,再加上附魔的头饰和女式战靴,穿在特蕾莎身上,称得上英姿飒爽,可穿在一个男人身上,还被他膨胀的体型微微撕裂,仿佛裙子随时都会变成两半,露出光溜溜的屁股蛋子,这就有点,呃,变态了。

  这个面目全非的男人,使劲挠着裤裆,仿佛有什么东西硌着他的要害一样。

  随后,这个男人把、把特蕾莎的封魔兜抽了出来,狠狠甩在地上。

  “去你的!”

  这个男人冲封魔兜十分粗鲁地啐了一口唾沫,长舒一口气,又仰天长啸,泪流满面,“这种每个月都要流血的日子,简直是地狱般的折磨,幸好,我终于变回来了,谢天谢地,老天保佑,哈哈哈哈,我变回来了,我重新变成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了,爽,爽,爽,哇哈哈哈哈哈!”

  阿夏公主看看地上的封魔兜,再看看欣喜若狂,放浪形骸的男人,只觉得脑海中有一万道雷霆同时炸开。

  她只能做出所有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做出的动作。

  阿夏公主深吸一口气,然后扯着嗓门,用尽最大的力量尖叫起来。

  “啊——”

  她一边叫一边哭,想要冲上来打这个男人,但看他不停挠裤裆的动作,又恶心又害怕,生怕这个男人再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动作,只能哭喊道,“你,你是什么人,你把特蕾莎怎么了,我的特蕾莎!”

  “呃……”

  兴奋到不知所以的男人,这才反应过来,阿夏公主还在旁边目睹了他变身的全过程,他停止了抓挠,有些尴尬道,“别,别叫,也别做傻事,阿夏姐姐,我可以解释一切,但你先冷静一下,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也绝不是黑杰克那种变态!”

  阿夏公主停止了尖叫。

  却依旧充满警惕地死死盯着这个穿着特蕾莎胸甲和短裙的男人。

  该死,他头上竟然还别着自己前几天摘花给特蕾莎编的头饰,他怎么可以这样!

  阿夏公主看看透明舱壁外面的黑杰克。

  再看看自己身边这个穿女装,挠裤裆的男人。

  她不得不同意这个男人的说法——他和黑杰克,的确不是一个品种的变态。

  “阿夏姐姐,你听我解释……”

  男人见她冷静了一下,稍稍松一口气,上前半步,朝她伸手。

  阿夏公主又开始尖叫,半截战刀乱舞,徒劳地阻挡男人前进。

  “别叫,也别冲动,听我说!”

  男人无奈了,“都说了我绝不是变态,更不会对你怎么样,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我当然不信,你就是个变态,比黑杰克还要变态一百倍,啊,啊啊啊啊!”

  阿夏公主像是发怒的猫儿般又叫又挠,“谁是你‘姐姐’,真恶心,我看到你的样子就想吐,你为什么穿着特蕾莎的衣服?好吧,我知道很多邪恶贵族都有这样古怪的癖好,这只是最主流的变态而已,但是,你竟然还用特蕾莎的封魔兜,简直是超级无敌大变态!你把特蕾莎怎么了,你把特蕾莎还给我!”

  “好,还给你,你来拿啊!”

  男人张开双臂,把胸膛一挺,“难道你还没发现吗,我就是特蕾莎!”

  处在歇斯底里中的阿夏公主,根本没听清楚男人说什么,仍旧疯狂挥舞着断刀,过了大约十几秒钟,挥舞的速度才越来越慢。

  她脸上流露出困惑和惊讶混合的表情,又过了十几秒钟,断刀连同双臂才彻底凝固。

  “你,你说什么?”

  阿夏公主上下打量着男人,结结巴巴道,“你,你是谁?”

  “人家是特蕾莎,你的好妹妹啊!”

  男人穿着特蕾莎的短裙,踮起脚尖,轻盈转了个圈,然后又用特蕾莎的惯用小表情,冲阿夏公主挤眉弄眼,嫣然一笑,“阿夏姐姐,难道你认不出人家了吗,嘤嘤嘤,好伤心哦!”

  “……”

  阿夏公主沉默了三秒钟。

  然后,她弯下腰,大声干呕起来,一边呕吐一边往角落里缩,同时用惊恐交加的目光盯着男人,仿佛男人随时会变身成比吞噬兽更可怕的恶魔,把她扑倒,为所欲为的。

  “该死,为什么明明变回来了,语言习惯还是这样!”

  男人似乎比阿夏公主更恶心自己的说话方式,使劲挠着自己的头发,挠到了阿夏公主送给特蕾莎的头饰,想都不想,一把扯下来,气呼呼地掼在地上,正欲一脚踩碎,想了想,又捡起来,吹了吹,小心翼翼塞进怀里。

  “翡翠,翡翠!”

  男人顿足捶胸,扯着嗓子叫起来,“场面快控制不住了,快出来帮我解释一下,我,我是清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