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韩特传(七十六)谢谢您,韩特先生

韩特传(七十六)谢谢您,韩特先生

  “那,那——”

  韩特结巴了半天,也想不出反驳的话,他知道阿夏公主是对的,既然黑杰克已经暴露出最丑陋的真面目,便绝不可能再容许看到这副面目的人活下去。

  而且,从他刚才的话来分析,“重建吞噬帝国”,一定需要消耗亿万人的生命,充当祭品和燃料的。

  “可是,就算我们留下来,又有什么用呢?”

  韩特只能干巴巴地说,“翡翠都分析过了,我们打赢黑杰克的概率不足10%……”

  “是1%,不足1%。”翡翠眼底,银光闪烁,根据黑杰克的形态和气场变化,给出了最新的分析结果。

  “不会吧,刚才还有10%的!”韩特叫起来。

  “‘不足1%’,也是‘不足10%’的一种,甚至可以说是‘不足100%’的一种。”翡翠一板一眼地说。

  “……”

  韩特深吸一口气,忍住扑上去掐死这个人工智能的冲动,对阿夏公主道,“看,我们的胜率不超过1%,冲出去就是自寻死路,除了给你的姐妹们陪葬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不要感情用事,也不要磨磨蹭蹭浪费时间了,赶紧和我们一起逃出去吧!”

  韩特无比真诚地朝阿夏公主伸出双手。

  听到翡翠的最新分析数据,看到姐妹们在黑杰克的触手缠绕和压榨之下,脸色惨白,形如骷髅,生不如死的惨状,阿夏公主沉默了很久。

  “我明白了。”

  她长舒一口气,像是卸下了一副重担,又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整个人轻松不少,“那就走吧,韩特先生,感谢您为我,为姐妹们还有翡翠大陆所做的一切,您说的没错,这里的确太危险了,留下来战斗是死路一条,根本毫无意义。

  “所以,趁着黑杰克还没攻进这里,请您赶快离开吧,去您的世界搬救兵,回来帮我们消灭黑杰克,拯救这个美好的世界,拜托了!”

  韩特大喜过望,但笑容刚刚浮现,就有些凝固,他看着阿夏公主越来越坚定的双眸,迟疑道:“你,你什么意思,阿夏姐姐,你让我快走……你不和我一起走?”

  “搬救兵,只要一个人就够了,不是吗?”

  阿夏公主平静道,“你和翡翠一起走,我留下来帮你们抵挡黑杰克一阵,就这么决定了。”

  哧啦——

  说着,她从战斗短裙上撕下来一大块血染的布条,将满头散乱的长发扎在一起,又用牙齿拽着布条一端,狠狠拉紧。

  随后,阿夏公主将断刀上的血迹,慢慢在身上擦拭干净,将断刀别回腰间,满脸从容,直面仍旧在外面咆哮冲撞的黑杰克。

  她的气质,就像是一团平静的乌云。

  最危险的暴风雨,正在平静下面飞快孕育和凝结。

  韩特从没在阿夏公主身上,看到过这样的气质,这种令人不敢直视的气质……

  他呆滞了很久,才提高声音,叫了起来:“阿夏姐姐,你究竟在说什么啊,明明可以一起逃走的,为什么非要留下来送死呢?”

  “没错,您应该走的,韩特先生。”

  阿夏公主笑了笑,道,“这不是您的世界,外面那些也不是您的姐妹,您只是无意间卷入其中的过路人,还以一个十分糟糕的身份,承受不了很多不必要的痛苦,既然现在能抽身而去,您的确没有任何理由继续留在这里。

  “如果您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您真能从盘古宇宙搬来救兵,将翡翠大陆从黑杰克的魔掌中解救出来,这真是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大恩大德,包括光辉人间和血战魔界在内,翡翠大陆的所有人都会深深感激您的。

  “所以,别迟疑也别磨蹭了,快走吧!”

  “那你呢?”韩特急道。

  “我和你不同。”

  阿夏公主眼里闪着光,一字一顿道,“这是我的世界,这是我的祖先征战沙场,建功立业,缔造鹰之国的地方,也是我的父亲鲜血流淌,尸骨埋葬的地方,我吃过的每一顿饭,我喝过的每一瓢水,我走过的每一里路,我看到过所有的笑容,我听到过所有的哭声,全都来自这里。

  “这里曾经有我的家,这里有我全部的回忆和希望,这里有我深深恨着,还没来得及斩下头颅的仇人,这里有我最好的姐妹,而我的好姐妹现在正落入一个魔王的魔掌。

  “所以,韩特先生,您可以走,但我不行,我必须留下来去面对这一切,从魔王的魔掌下面拯救我的姐妹,去杀死我的叔叔,那个弑君篡位的卑鄙小人,去重建鹰之国,恢复父亲和祖先的荣耀,甚至是洗刷千万年前的远祖,奎克大副那些人留下的耻辱。

  “这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命运,不是吗?”

  韩特愣住。

  大脑空白了半天,结结巴巴道,“你在开玩笑,你不可能办到的!”

  “韩特先生,就在前几天,您刚刚教过我一招号称‘连飓风都能斩杀’的刀法,您说,这套‘烈风雷杀刀’,是天底下最霸道无匹的无敌刀法,没什么固定招式,只有一个秘诀,那就是,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不管自己能不能打赢,也不管这一刀斩落之后,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反正,凝聚全部的热血,意志,灵魂,一切的一切,朝着敌人最坚硬的地方,狠狠斩下去就对了!”

  阿夏公主微笑着,纤纤素手握着血染的刀柄,怎么都不愿意放开,“是您教会了我怎么把握战刀以及自己的命运,现在,我已经握住了刀,您又要让我放手吗?

  “在您还是特蕾莎的时候,您不是说过,您觉得我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战士,甚至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女王,有朝一日,我一定能回到鹰之国,夺回属于我的一切——现在,您从‘特蕾莎’变回了‘韩特先生’,难道这些话,也全都随风而逝了吗?”

  “当然,当然不是。”

  韩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道,“我没骗你,你真的很有潜力,问题是潜力也要留着小命才能爆发,现在的黑杰克实在太强大了,你这样冲出去,会死的!”

  “是的,我会死。”

  阿夏公主道,“但谁又不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