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韩特传(八十二)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韩特传(八十二)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阿夏公主恍恍惚惚,仿佛又回到了六岁时,在鹰之国的皇宫御花园里,险些被毒蛇咬伤的那一天。

  她依稀记得,那是一条晶莹剔透,很漂亮的小红蛇,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甚至还有几分可爱。

  然而,当懵懂无知的她,将手伸过去时,这条小红蛇的整个脑袋就裂开来,形成蟹爪菊般的血盆大口,狠狠朝她的手咬过来。

  她当时胆子很小——她一向胆子都很小,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敢也不能逃,只会尖叫。

  然后,刀光一闪,爸爸就挥刀将毒蛇的脑袋砍飞出去,还顺便将断成两截的尸体踩在脚下。

  阿夏公主记得,鹰之国的国王,她心目中顶天立地,战无不胜,无所不能的英雄,她的爸爸,将她一把搂住,紧紧抱在怀里。

  爸爸毛茸茸的大胡子,带给她温暖的安全感,让她像是舍不得离开巢穴的雏鸟,想在里面蜷缩一辈子。

  “别怕,我的宝贝,它已经死了。”

  鹰之国的国王说,“爸爸杀死了它,爸爸会永远保护你的。”

  “真的吗?”

  阿夏公主记得年幼无知的自己,强忍着惊恐的眼泪,颤声问道,“爸爸真的会永远保护阿夏吗?”

  “哈哈哈哈!”

  国王的笑声就像是夏日午后的雷鸣,强壮的胸膛轻轻震动着,带给公主酥酥麻麻的安全感,“当然,你是我最可爱的女儿,也是整个鹰之国的明珠,无论我还是鹰之国的子民,都会保护你,宠爱你,让你无忧无虑,永远幸福下去的,我发誓!”

  阿夏公主记得,听到爸爸这么说,她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

  从此以后,她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愁,什么都不做,就乖乖听爸爸的话,去“无忧无虑,永远幸福”了。

  然而,下一幕出现在脑海中的记忆画面,就是爸爸倒在血泊中,身上还插着叔叔的长剑。

  他兀自没有死去,却是瞪大了悔恨交加的大眼睛,看着藏匿在角落里的女儿。

  不知临死前的刹那,他是否曾经后悔过,将太多宠爱都一股脑儿倾泻到女儿身上,将女儿培养成了笼中的金丝雀,以至于当灾祸降临时,女儿除了眼睁睁看他流尽最后一滴血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阿夏公主记得自己跌跌撞撞地跑出皇宫,大脑一片空白,除了极度恐惧和迷茫之外,竟然激不起半点对叔叔的仇恨——就像被猫儿吞噬的老鼠,恐怕也不敢激起半分对猫儿的仇恨。

  她仿佛听到叔叔杀死爸爸,搜索自己无果之后,在皇宫中哈哈大笑:“跑啊,快跑啊,我亲爱的阿夏,反正,你能做到的仅此而已!”

  “爸爸,您错了,您真的错了。”

  阿夏公主泪水滂沱,“除了我自己,没人能永远保护我,您不行,鹰之国的子民也不行,传说中的诸神和恶魔都不行,只有我自己,我自己……”

  剧痛将眼泪蒸发,阿夏公主回到现实。

  她正被黑杰克的触须死死缠绕着脖子,眼前一阵红一阵黑,周遭世界极度扭曲,令她快要窒息。

  四周躺满了鲜血淋漓的尸体,那是不信邪的魔人们,凝聚起了最后的勇气,对黑杰克发动新一轮的进攻——然后,他们就变成了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的残骸。

  龙女赫拉、女佣兵团长娜塔莎、精灵薇拉和猫女可儿他们,仍旧处于黑杰克的控制中,尽管阿夏公主能感应到他们悲伤的灵魂,正在发出微弱的涟漪,仿佛回应着自己的呼唤。

  但他们已经丧失自我太久太久,黑杰克的力量又太强太强,光靠阿夏公主的力量,根本无法将他们唤醒。

  “现在,你还相信希望吗?”

  黑杰克依靠几根触须的支撑,缓缓漂浮到了阿夏公主面前,微笑看着她,同时,挥舞着一根稍微细一些的触须,伸向阿夏公主的眉心,“亦或者,在吃够苦头之后,幡然醒悟,回心转意,不再自讨苦吃,而是回到我的怀抱?”

  阿夏公主看着他,忽然觉得这家伙挺可笑的。

  真奇怪,过去的自己,怎么会看上这种小丑一样的家伙,真是瞎了眼啊!

  “呸。”

  阿夏公主像是市井街坊里最粗鲁的妇人们那样,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黑杰克眯起眼睛,“唰”,触须末端如蟹爪菊般分裂,化作一张血盆大口。

  一切都像是回到了阿夏公主六岁的时候。

  不,不一样。

  六岁的她,只会尖叫。

  现在的她,却学会了微笑。

  而且,她还紧握着碎裂的战刀。

  “来吧,你嚣张不了太久,我拖延了足够的时间,韩特和翡翠已经回去求援了,来自盘古宇宙的舰队,一定会将你彻底消灭的!”阿夏公主默默想着。

  或者说,她这样希望。

  “嘶!”

  布满獠牙的血盆大口,好似蛇头张开,朝她狠狠咬了过来。

  而她也压榨出灵魂深处的最后一滴力量,挥舞着支离破碎的战刀,朝着血盆大口后面的触须,狠狠撩了过去。

  黑杰克的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狞笑。

  四周尚未死去的魔人们,看着即将惨死的阿夏公主,脸上纷纷流露出敬佩和惋惜的双重表情。

  然而,下一秒钟——

  白芒闪烁,触须膨胀形成的蛇头高高飞起,鲜血狂喷,断裂的触须疯狂舞动,黑杰克发出了惊愕和痛楚交加的惨叫。

  “放开那个女孩,你的对手是我!”

  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如闪电般钻进阿夏公主的耳朵里,令她不敢相信地瞪大了满是晶莹的眼睛。

  紧接着,阿夏公主感觉浑身压力大减,原本缠绕着她的那些触须,统统发出漏气般的“嘶嘶”声,乱舞着缩了回去。

  她失去束缚,从半空中跌落,却落入另一个温暖而柔软的怀抱,看到了那双曾经激起她生而为人的骄傲,仿佛蕴藏着诸天星辰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韩……特……特蕾莎!”

  阿夏公主又惊又喜,刚才对战黑杰克时,无论多么疼痛她都没哭,但现在她根本控制不住滚滚热泪恣意流淌,“你,你没走,你还,你还变回来了?”

  “是的,我没走。”

  特蕾莎怀抱佳人,微微一笑,“我们曾经说过,要并肩作战的,不是吗?”

  “是,可是——”

  阿夏公主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从特蕾莎的胸肌一路下滑到腹肌,“你,你的气息变得好强大,难道你真的,呃……”

  “没错,我做出了选择。”

  特蕾莎沉声道,“别为我担心,区区小伤,何足挂齿,慢慢也就习惯了,再说,也不是没有好处。

  “……有什么好处?”阿夏公主忍不住问道。

  特蕾莎沉默了很久。

  “这样比较凉快。”

  她幽幽道。

  然后,将阿夏公主轻轻放在地上,缓缓直起纤细而笔直的腰杆,用整个宇宙最炙热,最痛恨,最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黑杰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