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帝是怎样养成的> 第1543章 青雀死, 龙皇降临

天帝是怎样养成的 第1543章 青雀死, 龙皇降临

  神能,只要进阶造化境,都能拥有。

  不过根据进阶的实力不同,神能也不尽相同。

  但整体而言,一名造化境最多拥有两种神能。

  一者,来自肉身。

  一者,来自法则。

  比如说他敖烈,就是法则神能。

  虽然神能最多只有两种,但却会根据进阶时你的力量的属性而演化。

  比如说你拥有两种以上的至极之力,进阶后虽然会融合成一种神能,但却带有两种极属。

  如西龙王他就是三属法则。

  名为金光神能,拥有灭,碎,磨三种极力,一旦动用对方就会受到三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所冲击,具有极强的破坏性。

  虽然说他眼前的杨小开是四属,仅仅只比他多了一属而已,可即便如此对于西龙王而言,依旧是如同梦魇般的景象。

  三属,为帝。

  四属,近神。

  一个属的差距,所差的不是某个属性,而是帝级天赋与近神天赋的距离。

  在无量宫,帝境天骄享受什么待遇?难以想象,那么近神天骄呢?其的十倍。待遇如此,可见这种差距有多大了。

  简单点来说吧。

  成就造化境之后,可以无限修行极力。

  也就是说造化境之下,你是三极,进阶造化境后你可以修行到四极,五极,十级,百极。

  但不论你怎么修行,极力都将永远是极力,成不了神能。

  能够成为神能的,唯有肉身或者规则方面有三属神能。

  简单点来说,他西龙王规则神能金光蕴涵着极灭,极碎,极磨,到肉身方面同样也能将这三属修行成神能,但其他的就不行了。

  也就是说,造化境之后,帝境天赋就将永远是帝境,而近神天赋则永远是近神,同阶之下,帝境永远打不过近神。

  而放眼整个西龙域,帝境血脉一共也就两个半。

  西龙皇,西龙王。

  吞噬了冷霜血脉的青雀,只能算半个。

  这也是为什么西龙皇在意识到冷霜知道他们的目的后,没有将其囚禁起来等待其突破后,在让青雀谋夺血脉,而是直接下手。

  很简单,因为镇压不住。

  一个属性的差距,意味着同境高阶杀不死。

  一个属性的差距,意味着高境无法镇压,只能杀死。

  没错,冷霜就是整个西龙域千万头龙族之中,唯一一个近神血脉。

  因此近神血脉,便是放眼偌大的无量地域,一只手也能数得过来。

  凰族有一个,剩下的四族生灵加起来不超过八个,上四族情况不明,即便说血统高贵,百数应该就是极限。

  毕竟近神血脉突破造化境,比之帝境,难了太多。

  深深的吸一口气,西龙王情绪彻底转变了。

  不管所见是否真实,不管眼前之人是否真为近神,如今的局面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

  受创之前倒也罢了,受创之后很显然了。

  再拼下去,死的人就是他了。

  没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拥有四属神能下,西龙王很清楚自己先前的攻击实在太过傲慢,也太过大意了。

  “金光!”

  眼眸微微一闪,西龙王甚至于都没有去自疗自己的身体,此刻此时的目的只有一个。

  脱,尽可能的脱。

  面对四属神能,即便说青雀被杀,西龙皇也不会说什么。

  他,已经尽力了。

  轰隆!

  念头落下,金光爆裂。

  不在动用招数,全力发动神能之下,可怕金光顿如汪洋,一泻千里。

  灭、碎、磨三种极力融合一体,金光神能瞬间冲刷到了杨小开的身体之上,将其轰退千里之距。

  轰隆隆!

  面对金光冲刷,杨小开眉头微微一皱。

  同样神能,虽然不惧对方力量冲刷,可很显然眼前力量却是如同潮水一般,永无止息的呼啸而来,一时间即便说是他,也只能生生被这股力量给压得不断退后。

  规则性神能吗?

  虽然无法与肉身神能的破坏性相提并论,但论量上,肉身神能就要差的多了。

  不过...。

  仅以神能抵抗者对方的神能,杨小开没有立刻爆发,只是不断的承受,然后顶着对方金光的冲刷,一点点的向前进,极源神能将极速与极域神能吸纳全部补充到极力神能之中,形成三属对三属。

  毫无疑问,只是三属神能的金光可以说完全无法奈何他,事实上杨小开若是爆发自己两个神能其中一个,都可以无惧对方,瞬间突破其的神能。

  但他都没有。

  不是没有,而是不需要。

  即便说低估了自己神能的力量,也高估了西龙王的实力,杨小开却很清楚,以现如今的他想要杀掉西龙王的的可能性依旧不足百分之一。

  别看如今西龙王被他打的大半个身体崩灭,可事实上他的生命力仅仅削弱了一层都不到,单个细胞的生机依旧无比浓郁。

  因此哪怕如此重创下,对方依旧生龙活虎。

  始终,杨小开进阶造化境的时间太过短暂了,即便说力压了西龙王,这也仅仅只是说他的神能超乎想像,而不是他的实力超乎想像。

  不然,憾神击足以灭杀西龙王了。

  不过,通过这边的战斗,却是让杨小开明白了几件事情。

  首先是自身实力的定位,然后是这种偏远地带的实力定位。

  西龙皇姑且不提,西龙王完全可说不值一提,不仅仅是他的神能,更重要的是他不会绝学这一点。

  造化境,拥有绝学与没有绝学,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为什么杨小开敢于去硬抗龙王令,很简单,只是一眼他就明白了对方的龙王令只不过是招式,一种能够将自身不灭力与法理完全结合且发挥出来的招式而已。

  这种力量别说三千倍增幅了,就是三万倍也最多打伤他的身体而已。

  这才是杨小开最严重错估的地方,没有绝学的造化境,强弱完全可说一目了然,都不用比别的,比天赋就行了。

  想到这里,杨小开眼眸微微一闪,绝学无疑很难得,无量宫都不多。但那指的是顶级绝学,如三击这种。普通绝学就不一样了,虽然说不上泛滥,但绝对不少。

  西龙王,西龙域的二把手,却连普通绝学都不会,这就很稀奇了。

  看来西龙皇不仅镇压了西龙域,就算是西龙王也被防了一手。

  不然的话此刻西龙王绝不会选着拖延时间这种行为,绝学的伤若然不能立刻治疗,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得根深蒂固,难以痊愈的。

  快了,就快了。

  一边一点点的接近西龙王,杨小开一边计算时间。

  之前的那一脚,他可不是白踢的。

  明明动用绝学,根本就不需要第二击之下,那一脚的真正目的自然不是简单的为了打断西龙王施展龙腾之术,而是为了绝封的布置。

  白龙他们所准备的东西,才是他真正的杀手锏。

  ********

  轰隆隆!

  就在这边大战同时,另一边,第一层中央所在,战斗之声渐渐开始平息。

  此刻,白龙五人身边,赫见全身骨头都被打碎的青雀,满脸狰狞,满脸怨毒的倒在他们中间。

  很显然,即便说吞噬了青龙之力,值得至圣境实力的他,那里是五名造化境的对手?

  不过短短数秒,就被镇压了。

  很显然,虽然被镇压了,青雀此刻脸上却是没有半点惧色,有的只是愤怒,只是怨毒。

  “好胆,你们好胆。”

  “你们死定了,你们全部都死定了。”

  “等皇爷爷回来,我必然要将你们抽筋扒皮,你们一个都逃不掉,全部都逃不掉,我会找到你们所在乎的一切,然后一点点的当着你们的面将之撕碎,让你们这群混血杂种...。”

  从出生开始就可说含着金钥匙的青雀,那里受过这等痛苦?这等待遇?

  也因此,这一刻他内心之中的怨毒也可想而知,他这种人,对于仇恨之人,很显然不存在放过一类的话语,有的只会是惨绝人寰的报复。

  就在青雀看不清局势破口大骂怨毒诅咒的时候,白龙等人却是对视一眼后,“开始吧!”

  “之前还觉得应该争分夺秒,直接干掉这个混蛋,现在却发现若是让这个混蛋简单死了,才真他妈浪费了。”

  “是啊,这种杂碎,怎么能让他简单死掉?”

  完全没有理会青雀的谩骂,白龙五人眼神里有的只是冰冷与杀意,毫无疑问此刻的他们非常乐意,炼了眼前这个大叫着报复的杂碎。

  五人点了点头,直接将青雀围住,强大力量随即发出。

  感受着五人的动作,青雀怨毒的脸一怔,本以为抬出皇爷爷眼前五个混血杂种应该就会畏惧,却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有畏惧,看着他的眼神里有的只是无限的杀机。

  本能的一慌,青雀就想要说什么:“你们...。”

  “炼!”五人根本就不理会对方,直接开口出声,法力瞬间化作烈焰,将青雀覆盖进去,化作丹炉。

  “不!...啊!啊!啊!”

  火焰腾起一瞬,青雀立刻明白是个什么情况,这种事情他也干过,且不止一次,而很显然用这种方式杀人,是最符合他胃口的三种杀人方式之一,特别是炼出来的血气,更是大补。

  但看着人哀嚎而死,和自己变成被炼的对象,那完全是两回事。

  刹那间恐惧就剥夺了青雀的心智,当火焰燃起一瞬,可怕的剧痛,一秒都没能坚持的他直接大声的惨嚎了起来。

  心中想要威胁,心中想要求饶。

  奈何青雀显然不是什么硬骨头,巨大的痛苦,让他除了心头有那么一点点念头之外,其它的全备剧痛所眼掩埋。

  短短数分钟不到,曾经不可一世,曾经以虐杀为乐的青雀,就那么一点点的被白龙五人生生炼成了血气。

  “成了,走!”

  五人吸一口气,没有任何犹豫,白龙收起血气,五人身形一闪直径消失不见。

  现在剩下的就是,杨小开那边了。

  只要西龙王一死,他们的计划,基本上是成功了。

  *********

  轰!轰!轰!

  而在此刻,西龙域第七层。

  伴随着阵阵巨大轰鸣之下,破裂的节点随着西龙皇无上龙力以着超乎想像的速度开始恢复过来。

  在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的全力修复下,西龙域大阵再度恢复如初。

  愈合了,但很显然破裂过的东西,即便说龙皇也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将之修复。

  损失的东西姑且不提,毫无疑问这个阵法再也无法达到完美程度。

  面对这个结果,将阵法修复的西龙皇此刻龙眸之中有的是死一般的寂静,不再是以往的金黄,而是变成了灰白之色。

  伴随着腰间佩戴的玉佩一颤碎裂,西龙皇本就可怖的脸庞,直接扭曲了起来。

  额头之上,数十道青筋被血液冲的鼓胀而起,全身上下但凡露出来的地方都可见弯曲的青筋不断跳动。

  只是站在那里,大气在这一刻都在颤动,可怕的杀意换若实质压下,直径将一切物质磨灭。

  呼!

  西龙皇身影消失。

  再度出现,已然到了第一层之上。

  霎那间,第一层之上,所有人脸色大变,特别是白龙等人一张脸,直接就灰了。

  完了!!!

  “咕咕,咕咕咕。”

  闷沉如雷般的笑声从喉咙中响起,灰白色的瞳孔可见的血丝充数,西龙皇缓缓的抬起了头,嘴角裂开道了一个夸张的程度,笑着。

  “好啊,真是好啊。”

  “百万年的心血,百万年的心血,咕咕,咕哈哈哈哈哈...。”

  “一群杂碎,瞧瞧你们干的好事,瞧瞧你们干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