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一枪爆头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一枪爆头

  ").src = "//.js?cdnversion=" + ().getHours();

  “借我脑袋?”

  朱老生怒目圆睁:“叶子轩,你有什么资格要我脑袋?”接着又吼出一句:“你怎么能摸到这里?”

  叶子轩淡淡一笑:“你会逃来这里,所以我就先过来等你。【←八【←八【←读【←书,.2↘3.o”

  “该死的废物!”

  艘仇仇科方后学接孤仇察酷

  朱老生马上意识到是朱华润出卖了自己,咬牙切齿地喝道:“我就知道,他对我存着不满,有着仇恨,可是我没有想到,小畜生会跟你勾结一起,对付他的父亲对付他的亲人,早知是今晚局面,我在机场的时候就该一枪爆他脑袋。”

  他的老脸满是悔恨,想不到阴沟里会翻船,还是折在他一直认为无能的儿子手里,如果有可能,他真想把朱华润千刀万剐,随后,朱老板的眼里杀机又跳跃一次:“中村三郎的死,是不是你干的?为的就是挑拨我们跟山口组火拼?”

  “我还以为你老糊涂了。”

  叶子轩无视窗外还在响彻的枪声,目光平和地看着朱老生:“没想到你反应挺快的,没错,中村三郎确实是我杀的,也的确是为了挑起红门和山口组火拼,你们如果不相互残杀,杀个精疲力尽,我今晚哪能轻易摸进来端了你老窝?”

  叶子轩声音低沉而出:“你也没必要怪朱少,是你放弃了他伤害了他,你不仅两次抛弃他的性命,还让他自生自灭,任由中村三郎他们欺负,那一晚,如果不是我出现,朱华润的双手都被东瀛人砍了,你说,你有什么资格怨恨他?”

  “你们父子,谁更对不起谁,你心中有数。”

  朱老生微微语塞,随后恼羞成怒哼道:“我再有不是,也不是他勾结外人弑父的理由,他这是大逆不道。”

  “门主,勾结外敌的不止朱华润一个。”

  这时,司徒白梦幽幽一叹:“他虽然是红门大少,也在这花园住过,但以前吊儿郎当夜夜笙歌,对我们明暗哨卫,完全不感兴趣,也一无所知,软禁的这十几天里,他的行动也都处于我们视线,凭他的能耐,还有这些天的表现、、”

  她很直接地作出判断:“是不可能给叶宫提供如此详细的花园防卫图。”在朱老生身躯一震中,司徒白梦一语中的:“他撑死就是一个带路党,真正带着叶宫杀入花园的,还能让五福将至今不见影子的人,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

  “那就是红门的叛徒,宇文彪。”

  朱老生眼睛迸"shejin"光:“宇文彪?”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脸上划过一抹欣赏:“早就听人说,司徒白梦撑起红门半壁江山,以前还不信,今晚一见,你确实是红门栋梁,我也就明白,为何牛哄哄的山口组耗费这么大力气,却始终无法覆灭红门,原来是你一直顶着。”

  “谢谢叶少赞誉。”

  司徒白梦眼睛眯起,语气带着一抹叹服:“司徒虽然有点能耐,可比起叶少实在相差太远,先是挑拨红门跟山口组火拼,在我们厮杀得苦不堪言耗损不少精锐耗时,你就利用宇文彪和朱华润提供的布防图,雷霆攻击杀入这座花园。”

  “进攻时间,选择谈判前夕,这是我们最放松的时候。”

  结远科科酷孙学所孤秘岗后

  司徒白梦发出一声感慨:“这份拿捏时间的火候,常人难于企及。”

  见到叶子轩没有反驳,朱老生恨恨不已:“宇文彪,这个叛徒,这个混蛋!”接着又瞪向叶子轩:“让他滚出来,我要见一见他,我要亲口问问,我哪里对不起他,他为什么要这样背叛我?他在关二哥面前发的毒誓,都喂狗了吗?”

  “宇文彪没空见你。”

  叶子轩淡淡出声:“他正带着疯子四兄弟,跟五福将他们对话,毕竟朱门主死了,红门需要新的领头人。”

  司徒白梦忍着剧痛,拉住朱老生后开口:“叶子轩,红门大批支援正赶赴这里,园内护卫也正击毙你的人扼守通道,你如果杀了朱门主,你有再多的人都出不去,你要中村狮雄的脑袋,有很多法子可行,未必要拿门主脑袋来算计。”

  在叶子轩笑而不语中,司徒白发又低声开口:“红门跟叶宫虽然有着不少恩怨,可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叶少,大家各退一步如何?只要你今晚放过我们,红门不仅消掉双方恩怨,还愿意帮叶宫在东瀛落脚,更会奉上一笔补偿。”

  “三十个亿,作为我们的献礼如何?”

  在司徒白梦的拉扯中,朱老生嘴角牵动了一下,随后从口袋掏出一把钥匙,当一声丢在叶子轩的面前,脸色阴沉开口:“这是我金库的钥匙,金库就在这栋楼的负二楼,是我这一生的积蓄,只要你放过我和司徒白梦,你全部拿走。”

  “我也不奢求你们退出庄园,我只要你让我们去直升机处,让我们两人离开这里,金库就是你的了。”

  朱老生呼出一口气:“我们离开,你们去搬金库,各取所需,远比杀掉我要好十倍百倍。”

  叶子轩没有去捡地上的钥匙,脸上保持着风轻云淡:“我这人很贪财,可是我做事也很小心,宇文彪曾跟我说过,你是一个阴险狡猾常留后手的人,我很担心,当你们乘着直升机离开,而我们走入金库时,会被炸药炸个尸骨无存。”

  “要不这样,朱门主跟我去一踏金库,里面真有让我动心的钱财,我让朱少给你一条生路。”

  朱老生脸色微变:“叶子轩,你不相信我?这个时候,我还能骗你吗?”

  他还手指一点身边的司徒白梦:“如果你不相信,你派两人在直升机旁边盯着我,你则带司徒白梦一起下去,到时我再通过白梦告诉你入库密码,证实了是毫无危险的金库,再释放她跟我离去,如何?你该不是连这样都不相信吧?”

  “真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杀我吧。”

  司徒白梦眉头一皱,但没有说什么。

  “父亲,你果然是一个人物,撒谎连眼睛都不眨。”

  在叶子轩笑容恬淡的时候,叶子轩身后又涌来四五个人,一个个浑身鲜血,还有不少伤口,但眼里依然保持着旺盛战意,其中一人就是穿着防弹衣的朱华润,他胸前和脸上都是血,防弹衣还有几个弹痕,但此刻的他丝毫不介意这些。

  他眼睛闪烁一抹光亮,站在叶子轩身边出声:“父亲,你做事确实狠绝,只可惜老天这次不帮你,叶少也不是可以随便糊弄的,甚至他比你想得更周到,进攻这座花园前,他就叮嘱我要拿下你最亲信的人之一,问一问关于你的事。”

  “我在杀掉你最信任的钟管家之前,从他嘴里挖出了真假金库的机密。”

  朱华润的精神呈现着亢奋,盯着总算折在手里的父亲喊道:“正如叶少所说,地下金库有着各种机关和炸药,叶少如果真拿着你钥匙下去,而没有你的掌印验证,金库依然可以开启,但机关也会启动,他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朱老生脸色一变,厉声喝道:“逆子!”

  艘远仇远方敌学战阳孤陌阳

  朱华润眼里没有愧疚,没有不安,也没有忌惮,相反挺直了身躯,对着朱老生哼了一声:“这两个字,你没资格用在我的身上,是你抛弃我放弃我,是你让我成为笑柄,更是你踩踏了我的尊严,我今晚所做一切,只不过是讨回来。”

  “今晚过后,没有人敢再笑我朱华润一句。”

  他变得歇斯底里起来:“没有人!”

  朱老生微微一呆,随后喝出一声:“害你这样的,不是我,是叶子轩,是他让你变成这样。”

  后远不仇方敌球由阳方远岗

  朱华润放声狂笑起来:“叶少确实伤害过我,我也恨过他,可他是红门敌人,他玩弄手段,很正常,而你是我亲人,是我父亲,你没有理由这样伤害我,最重要的一点,叶少伤害了我,可他现在正弥补我,甚至还会让我站得更高。”

  “你呢?你有弥补吗?你有愧疚吗?没有,没有!你只想我死,只想我死。”

  朱老生嘴角牵动,但依然倨傲的吼道:“逆子就是逆子!说再多都是掩饰,我现在只后悔,没有早点掐死你。”

  他蛮横无理的斥责朱华润:“再说了,我是你父亲,父要子死,子不得不死,我可以要你死,你却没资格要我死。”

  朱华润冷笑不已,没有说话,握着枪械的手,却无形加重两分。

  “啧啧,朱老生,错了就是错了,就不能认个错?”

  叶子轩捡起地上的钥匙:“还搬出封建那套撑腰?看来你儿子比你朴实多了,事实也是如此,这金库钥匙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摇摇头叹道:“机关算尽太聪明,却反误了卿卿性命。”他手指轻轻一挥:“朱老生,是你浪费机会。”

  司徒白梦喊出一句:“叶少,我可以帮你杀中村。”

  “留一个!”

  叶子轩不咸不淡丢出三字,随后就转身离开这个出口。

  朱华润枪口一偏,对着朱老生的脑袋。

  砰!一枪爆头!

  ps:感谢翱翔天空,逐浪币。

  ad_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