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偷香邪医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对他放心得很!

第六百一十三章 对他放心得很!

  林逸一下子沉默了,他没想到,从仙罗那儿,竟然得到这个结果。

  仙魂镯器灵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记得不怎么太清,但是,仙祖的死我还是记得的。当初若不是因为仙祖拼命抵御域外强敌,并且救了神祖那家伙一命,神祖怎么会活下来?”

  “其实你说得太武断了一些,神祖也救了仙祖的命,仙祖之所以后来出手救神祖,恐怕也是为了还神祖的恩情而已。而且,他知道,只有神祖活着,一切才有希望,否则一切只会变得更糟。不过,神祖比仙祖还要杯具,最后竟然栽在自己最看重的儿子手里,因为那次大战,这个世界也被打得残破不堪,想想这应该就是天意吧。”仙罗轻叹一声,语气之中充满了无奈。

  林逸抬起头来,目光与其交汇,低声道:“我明白了,既然这样的话,这个任务,我接下就是。不过,我想知道,我将要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我真的不好说,而且,现在说了也没用。因为,觊觎这个位面的人很多,仙祖只是用生命为代价,将这个位面暂时掩盖起来。待掩盖的期限结束,恐怕你遇到的敌人会很多。”仙罗的语气深沉了许多,林逸闻言,长长呼了一口气。

  “看来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丢给我一个烂摊子,让我去收拾,难道我上辈子欠他们的不成?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第三件灵宝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又是仙祖的什么东西?”林逸十分无力地说道,得到的却是仙罗的摇头。

  “仙祖有三件宝贝,除了我们俩之外,那柄开天仙剑已经被毁,所以,那第三件灵宝,应该不是仙祖的宝贝。至于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必须要你自己去看。好了,说了这么多,想必你也明白了,那我们就进行认主过程吧。”仙罗的速度倒是快得很,不一会儿,就完成了认主过程。

  林逸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仙罗就已经消失在他体内,他再怎么呼喊,那家伙都不出现。

  “我擦,这在玩个毛啊!简直是强买强卖啊,我啥时候说要你认主了?喂,你快出来啊!”林逸大喊大叫,好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道:“算了算了,老头子就是我的克星,我不知遇到多少了。邪刀,镯子,我们走啦!”

  “喊我仙魂,叫什么镯子,难听死了。”仙魂镯不满哼哼道。

  “魂你妹夫,你不是镯子,难道还是项链啊!别废话,老子已经够头疼了。”林逸没好气地说道,仙魂镯竟然没反驳,乖乖融入林逸体内。

  神兵武库入口处,李元修的脸色再次一变,惊呼道:“竟然连那么厉害的家伙都收服了,这小子的实力,实在恐怖至极啊!”

  龙百川终于忍不住问道:“李老哥,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你老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心脏不好啊!”

  “那小子真的得到第二件至宝了,那件东西,就算是我,也要征得它的同意才能靠近,竟然被林逸收服了。你说说,真难道不值得惊讶吗?”李元修的双眼都在发光,虽然他之前这么猜侧过,但事情真正发生后,他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龙百川实在好奇得很,是什么样的宝贝,会让李元修有如此反应?

  众女从中得到的一些宝贝都已经让龙百川感到惊羡,若还有比这些宝贝还要珍贵的东西,龙百川实在不敢想象了。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好奇地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那些宝贝被林逸得到了呢?你没离开这,也没人告诉你……”

  “废话!你难道忘了这里是谁管的?这点小事,我怎么会不知道!”李元修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白冰冰轻咦一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堵闪着各色光点的墙,疑惑道:“奇怪,为什么那堵墙上又少了一个很大的光点?刚才就已经少了一个了。”

  白冰冰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李元修十分尴尬地笑了笑,道:“这丫头,眼睛可真尖,这都被她发现了。没错,那堵墙上的光点,对应的就是这儿所有的宝贝。光点越大,代表宝贝的等级越高。等级越高,宝贝越珍贵,危险性也越大。若是我猜的没错,林逸能得到那两件宝贝,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什么?去拿个东西,竟然会有危险,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得到这些东西,好像也没什么危险啊!”陆晓云惊呼道,立刻担心起来。

  李元修微笑摇头,道:“你们得到的东西虽然也珍贵,但是,它们都没诞生器灵,没器灵的宝贝,怎会有攻击性?”

  李元修如此一说,众女都心中了然,目光齐齐看向最大的那个光点上。

  “照您的意思,神兵武库最危险的就是那个最大的光点,小逸哥下一个目标就是它,对吧?”叶灵沉声问道,神色十分冷峻。

  李元修叹了一口气,道:“你们问我,我也不知道,这要看林逸自己。不过,现在的情况想必你们都清楚,林逸既然已经得到那两件灵宝,以他的脾气,绝对不会放过最后一个。这一点,想必你们比我还要清楚。”

  “糟糕,我们快去阻止他!绝对不能让小逸哥有危险!”陆晓云十分紧张地喊道,她的胆子最小,在知道林逸可能有大危险,她怎可能淡定下来?

  陆晓云开了个头,苏菲儿,何月如她们都淡定不下来,一个个都想过去阻止林逸。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刑彩鸢忽然哼了一声,混乱的众女立刻安静下来。

  “你们一个个都怎么了?难道你们对小逸就这么没信心吗?你们别忘了,小逸经历过多少次生死战斗,和多么可怕的敌人战斗过!那些敌人都被小逸打败,难道一件死物,也能打败小逸,打败你们的男人!你们这样子,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刑彩鸢说话掷地有声,一时之间,众女的脸上都露出一丝愧色,一个个低下头来。

  “说的对,彩鸢妹子说得太好了!那小子可是我龙百川最得意的弟子,怎会连这点难关都过不去?嘿嘿,除了没我年轻时帅,他的才能都不在我之下,我对他放心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