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龙旗震苍穹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 助 我 也!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 助 我 也!

  有的人不禁要问了,陕西山西两镇与被龙旗军夺占的宁夏甘肃两镇几乎近在咫尺,为何这些义军不向龙旗军投诚或者接受他们的赈灾呢?

  这就是局外人的看法了,要知道龙旗军与朝廷的关系虽然比以往有所改善,在一些战场上还曾经并肩作战,但双方的戒心依旧存在;有的地方还时不时起一些小冲突,商贸交往还存在很大的阻力。

  在此情景下、若要双方平和交往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朝廷知道大明的饥民对那边的情况无比的向往,千方百计也要到那边去。

  所以在听到有大量的饥民已经越界抵达龙旗军地域后,立刻收紧了边墙的管控;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么做平白让对方得了大量的人口、也就是让龙旗军越来越难于驾驭了!

  就比如这一次的农民起义,当朝廷得知情况后立即下令、各镇无论情况如何、即刻加强边墙的管控,坚决不能让流寇越界逃往对方的区域生存,也不能让龙旗军伸出援手。

  致使在重兵的威胁下,原本打算一起义后就往西部退却的义军、只好在原地与官军缠斗或者往东边发展;龙旗军失去了一次重大发展的机遇。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呀,历史以其固有的发展轨迹、又顽强的回到了始发点!

  “我说首领,官军防守成这样、王旭的队伍能行吗?”

  黑暗中、张献忠的声音传了过来。

  沉默了一会儿,某个角落传来王嘉胤的声音。

  “吾相信他!”

  队伍又沉默下去,也许是太过沉闷、又或许天上的风诡异的停了,过了不久黑暗中又传来窃窃私语。

  “王旭不是龙旗军的人吗?为何不让他跟那边联系联系啊,也好让咱们填饱一下肚子!”

  “是啊,俺现在正饿得慌呢!”

  “俗语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俺都前胸贴后背啦!”

  “说实话大兄弟,你还有没有吃的?我都顶不住了!”

  “就一窝窝头,没了!”

  “这么着吧、大兄弟,你把这窝窝头让给我,我拿他去给……”

  “哎哎别抢别抢、是老爹先拿的啊!干嘛呀你!”

  “老爹个屁,谁拿谁先得!哎、你妈的敢抢我的馍馍!”

  “俺的馍馍!”

  ……

  就是为了一个馍馍发生了你争我夺,慢慢骚动发生了,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禁声!”

  明军游击将军一听对面有动静,立马趴到篱笆上倾听,手下人也做好战斗准备。

  ‘这群蠢货、连战前静谧都做不到,惊动明军就难办了!希望首领能快刀斩乱麻吧!’

  王旭恼火地看向背后、那处骚动的方向。

  当骚动发生时,王嘉胤也意识到不对,第一时间抽出佩刀、目露精光扑向前去。

  王自用一愣,他还从未见过王嘉胤如此发怒,随即抄起兵器跟上去。

  王嘉胤一到那里,混乱已经大面积扩散,有几个家伙还站起来高声对骂对打。

  “完了、这些可恶的蠢驴!”

  王嘉胤动作迅速,跃至对打人的身边手起刀落、一刀一个、一刀一个,连续剁掉四个蠢驴的脑袋,王自用也剁掉一个;这才使那些人惊惧,慌忙丢掉刀具趴到地上。

  随后赶来的张献忠、李自成等人不由得愣住。

  “还有没有人了?有的话就站出来、吾再剁!”

  ……

  “哼哼,这些个蠢驴,还声东击西、胆敢前来偷袭,吹号、战斗准备!”

  随着明军军号响起,王嘉胤知道还是暴露了,怒从心起、立即命人将方才参与争夺的人全部杀掉,再重新规定各自归属的首领的队伍。

  做完这一切,王嘉胤才抬头看向王旭的方向眼睛中流露出了忧郁。

  “都给吾警醒了,上来一个杀一个、不可使其漏网了!”

  “喏!”

  沉沉的黑夜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你即使听到声响、却无法确定具体的位置,虽然确定是偷袭了、却看不见人在哪儿,篝火也照不到那么远;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轰隆隆!’

  无边的黑夜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打雷,这让毫无准备的双方人员都吓了一大跳,没等大伙儿有所反应、又一声打雷响切天际;紧随着、一滴滴豆大的雨点突如其来打在众人的脸上。

  一会儿功夫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将众人淋成了个落汤鸡,地面上到处都是积水。

  ‘天助我也!’

  王旭顿时眼睛一亮,他所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立刻吩咐手下做好准备。

  而明军这边则是糟透了,淋了满身湿漉漉的不说,前面的篝火早就全灭、那些靠火药发射的火铳全成了摆设,这下子双方又要靠冷兵器战斗了;这场雨来的真是时候!

  “他娘的、这雨来的不是时候啊!大家警醒一点,别让流寇钻了空子!”

  “启禀大人,火铳、那些火铳都入水了,怎么打呀?”

  “没火铳你不会拿棍棒刀枪吗?操!”

  “火炮也不响了!”

  “没火炮用拳头砸、拿匕首捅!”

  “可是大人、俺没学过拳术!”

  “卧槽!难道你没学过用嘴巴咬人吗?!啊!你妈了个蠢驴、大酱缸!”

  雨越下越大,四处都是黑夜加白茫茫一片,看样子这个地方很快就要成为泽国了,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成败在此一举,兄弟们、跟我上!”

  王旭一把抹掉雨水、带好毡帽,端起双手横刀,大踏步踩着雨水往前就走。

  前锋营的战士见此也从潜伏地冒出来,端着兵器义无反顾跟着王旭往前行进。

  “这雨下的、眼睛都睁不开呀!啥都看不见了!”

  “他娘的、前面是不是有人啊?!”

  “待吾瞧瞧,俺的眼可是不怕…呃!”

  “快看呐,你妈的是不是…呃!”

  “流寇上…唔!”

  “流寇上来了!”

  ……

  一直到王旭剁掉第六个明军,官军这才发现并示警;这时已经来不及了。

  与此同时,大批前锋营战士纷纷爬上或推倒篱笆墙、冲上来与明军进行短兵相接肉搏。

  别看义军平时缺乏训练,但别忘了、冲在第一线的、包括北面、南面的均为前锋营战士朱光时、朱清的部队叫剣锐营,他们可都是被王旭、朱光时、朱清训练过的农民起义军,实打实的精锐!

  对付这些从浙江调来的客军,不说一触即溃、最起码夺占临时搭建的篱笆关隘,则一点困难都没有!

  很快、关隘被夺占,收到信号的王嘉胤、立即率领大队匆匆整理一下,便急忙越过关隘、消失于暴雨之中。

  没多久,一场山洪将所有的痕迹毁灭得干干净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