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 第2033章 作诱饵的交手

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 第2033章 作诱饵的交手

  2月11日,星期一,夜,杯户中央病院外。

  科恩、基安蒂各开一辆黑色丰产轿车,伏特加开了辆风田厢车,载着琴酒和贝尔摩德,一行三辆车缓缓停下,停在路灯外,灯光照不到的黑暗处。

  路上,贝尔摩德已经告诉琴酒,水无怜奈现在是植物人,并提出了建议,就是直接向媒体曝光水无怜奈的失踪其实是被调查局软禁起来了。

  不过琴酒的反应,让贝尔摩德头痛。

  琴酒没有说话,但贝尔摩德知道,琴酒在思考,怎么收拾赤井秀一这个叛徒。……

  病院的天台上。

  赤井秀一在看到远处有三辆车减速后,根据车灯发现它们在黑暗中停下的时候,似乎是心灵感应般,直觉那是琴酒到了。

  赤井秀一拉出一个笑脸,终于来了,真是久候多时了。

  赤井秀一一边算计地形情况,一边打电话给詹姆斯,让他通知待命的人员各自准备。

  从放消息的那一刻开始,网就张开了,就等着组织来钻了。

  不过,赤井秀一没有让人出动,现在这个距离,以走路来说太远了。

  那里视野开阔,想不被发现的摸过去,很困难,而且就算去了,人少了是送菜,人多了,对方就开车走了,无法抓住人。

  而以车辆来说,现在是安静的夜里,许多车辆一起出动的时候,声音能传出很远,那会惊走他们。

  但车辆少了,一样也拦不住他们。

  现在就是比运气比耐心的时候了,网已经张开了,只要琴酒踏进来,就是动手的时候,到时候,琴酒就不用回去了。……

  另一边,车上。

  琴酒看着远处的病院,似乎心有灵犀般,脸上拉出一个肃杀的笑容,闻到了危险的气息啊。

  贝尔摩德发现了,“喂喂,琴酒,你可不要乱来,这里是病院,想解决赤井秀一,机会多的是,别给添麻烦。”

  琴酒邪笑道:“就按你说的做。”

  “啊?”贝尔摩德愣了,出乎意料。

  琴酒邪笑道:“再向那些小报放一些诬蔑调查局的消息,说他们趁水无怜奈是植物人的时候对她乱来。”

  “哇哈……”伏特加大笑道,“大哥,您这个主意真是太棒了,真想快点看到他们焦头烂额的样子。”

  “既然赤井秀一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干吗不用起来?我要先让身败名裂。”琴酒得意的冷笑道,“银色子弹?他就是一颗臭弹了。”

  “佩服,”贝尔摩德也忍不住赞叹道,“琴酒,你这一手,真是神了。”

  这时,伏特加接到基安蒂的电话,她等的不耐烦了,“喂,琴酒到底说啊,我快忍不住冲进去了,真是的,要打就打,要走就走,这么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我们走,回去。”琴酒看了眼那在黑暗中冒着光亮的病院,那就像一盏诱使飞蛾扑上去的明火,但他可不是那些没有脑袋的飞蛾。

  赤井秀一,等着吧,很快会有一份大礼送给你。……

  另一边,病院中。

  詹姆斯与赤井秀一通过对讲机商量,要不要追击。

  “你觉得能追上吗?”赤井秀一心中很是犹豫,如果行动,反而会暴露出他们已经知道组织会来。

  赤井秀一担心,那样的话,会不会惊扰到琴酒,因为琴酒这次来了又走,应该是为了查看战场的情况,为抢人做准备。

  也就是说,琴酒非常有可能亲自来抢水无怜奈,而水无怜奈是一个累赘,想把她才病院带出去,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

  这段时间用来收网,绰绰有余了。

  詹姆斯劝说道:“不知道,追追看吧,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好吧。”赤井秀一同意了,他一下子想通了,不管以后会怎么样,确实要抓住眼前这个机会,毕竟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全员出动!”詹姆斯在对讲机里对所有人发布命令。

  赤井秀一发动了车子,因为太想抓住琴酒的关系,他有些患得患失了。

  只是,还没有等调查局的车子追上组织的车子,警察就到了,交通警察。

  众人无奈,只能放低速度,眼睁睁的看着疑似组织的三辆车子消失在黑夜里,否则组织还没有抓到,他们就先被抓了。

  不是说,他们拿出证件说自己是调查局搜查官,正在抓坏人需要超速行驶,警方就要给他们方便的。……

  另一边,伏特加的车上。

  伏特加笑道:“真有你的,贝尔摩德,居然报警说有人飚车,让警方来压阵。”

  贝尔摩德笑道:“因为这里不是美国,他们没有执法权,因为我们不在国际犯罪组织的指定名单上,他们拿不出证据向警方解释我们是国际通缉犯。”

  琴酒冷哼一声,但没有说话。

  琴酒知道贝尔摩德在暗示他,少出手,这令他不满,但他知道贝尔摩德说的对,无话反驳。

  贝尔摩德笑了笑,也没有说话,怕说多了刺激到琴酒,还是点到为止好了。……

  深夜,水无怜奈的病房。

  朱蒂老师匆匆赶了过来,“秀,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琴酒,但来了又走了。”赤井秀一叹了口气,“真是可惜,就差一步了,只要他再靠近一些,说不定就能抓住他了。”

  “既然来了,那就是我们要撤走的消息已经传过去了,”朱蒂老师皱眉问道,“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吗?”

  赤井秀一摇头,“还不知道啊。”

  朱蒂老师追问道:“那会不会这个人通知他们撤退的呢?”

  赤井秀一说道:“头儿正在调查。”

  朱蒂老师懊恼的捶手道:“可恶,早知道琴酒回来就好了,那就可以提前布置了。”

  “有提前布置的。”赤井秀一说道,“我猜想,琴酒会亲自来看看战场,可惜他没有走进网中。”

  “啊?”朱蒂老师挺起了三角眼,“我怎么不知道有张网这一回事?”

  赤井秀一说道:“你现在是明棋,不知道组织有没有安排人在跟着你,如果你留在这里,说不定盯你的人会发现端倪。”

  “所以说,就故意不告诉我的?”朱蒂老师气得牙痒痒,想咬人。

  “没错。”赤井秀一点头道。

  朱蒂老师幽怨的盯着赤井秀一,真是太令人伤心了。

  赤井秀一不说话,视而不见。

  “哦,对了,”朱蒂老师想起件事情,正色道,“你还记得吗?安德雷·卡迈尔在散会后接到个电话,他说是他妻子打给他的,但是我找人帮忙查了一下,他根本没有妻子。”

  赤井秀一说道:“那是我打给他的……”

  “呃……”朱蒂老师顿时吓得挤出了一对小豆眼,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你们两个该不会是那种……”

  “啊?”赤井秀一哭笑不得,“你在想什么呢?那是他随便找的借口。”

  “吓死我了。”朱蒂老师拍着胸口道,“那你打电话给他是?”

  “想试着让组织的人自己跳出来。”赤井秀一说道,“组织通常是单线联系,除了上线,谁也不知道都有谁是同伴。”

  “原来如此。”朱蒂老师恍然道,“让真正的线人感觉,卡迈尔搜查官也是在做同样事情的线人,然后忍不住跟卡迈尔搜查官联系。”

  赤井秀一叹道:“但是很遗憾,一直没有人去找他。”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朱蒂老师开玩笑道,“也许是因为长得太高大严肃吧,你应该换一个,比如我这样的当搭档。”

  “找卡迈尔搜查官是有原因的。”赤井秀一沉声道。

  朱蒂老师追问道:“什么原因?”

  “……”赤井秀一没有说话。

  “真是的。”朱蒂老师气得跺脚。……

  2月12日,星期二,凌晨,水无怜奈的病房。

  詹姆斯拖着疲惫的身体过来了,“没有任何可疑的发现,我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

  “……”赤井秀一没有说话,一时也没有好办法应付眼下的局面,敌暗我明,现在只能等琴酒来了。

  朱蒂老师问道:“那么,撤退,还是按原定计划吗?”

  “对,明天下午走,哦不,”詹姆斯看了看手表,“是今天下午,现在已经是12日了,然后明天把水无怜奈在这里的消息曝露出去。”

  “呼,”赤井秀一叹了口气,“我也去睡一会儿,相信琴酒不至于杀回来。”说着就走了。

  朱蒂老师说道:“头儿,我白天有时间能补觉,这里我来守着吧,你现在也去休息好了,养足精神,明天晚上把琴酒那帮人一网打尽。”

  “也好,那就麻烦你了。”詹姆斯带上门走了。

  朱蒂老师看着一动不动的水无怜奈,也忍不住呼了一口气。

  说的简单,但真要熬起来,这几个小时的夜晚,也不是那么好渡过的。……

  早上。

  赤井秀一开朱蒂老师的车把,那挺着俩黑眼圈,昏昏欲睡的朱蒂老师送回她的公寓洗漱,以免她疲劳驾驶。

  之后,再送她去帝丹高中,中途在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几个大肉包当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