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有爹自远方来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有爹自远方来

  大伯等人蛋疼心伤无处话凄凉,不过当听到远方那嗓子嘹亮的哭声自远处传来时,心里略微有了平衡感,看,那胖子也一样,吾道不孤也。[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胖子薛驰嘹亮的嗓门,肥硕的身躯,从人群中排山倒海而来,哭的那叫一个桑心。

  大伯等人从人群中挤出一个位置,留给跟自己等人同样悲惨遭遇的胖子。

  “嗷嗷......我的案首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的张晶给抢了......嗷嗷嗷......”

  胖子一过来,就是嗷一嗓子,哭的那叫一个桑心。

  不过大伯等人闻言,却是更觉蛋疼,尼玛,只是府案首被抢了而已,哭个毛线,我们连榜都没上,还没哭呢。

  “不就是一个案首嘛,至于嘛,那你第几啊?”大伯朱守仁酸酸的问道。

  胖子闻言,哭声更嘹亮了,“我不知道我第几啊,榜上没我。”

  榜上没你!早说啊,大伯等人蛋疼的表情终于有一丝的舒展,七手八脚的将胖子拉到众人群中聊两句,都是天涯落榜人啊。

  朱平安也是无语,刚才听胖子说凤阳府的案首被一个叫张晶的给抢了,还以为胖子是第二呢,正奇怪呢,听到胖子说榜上没他,不由一阵无语。能不能不要把话说的这样有歧义啊。

  大伯等人久久不能接受院试榜单现实,在榜单下沉默了许久,知道榜单下人群稀疏了很多了,才黯然神伤的转身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只听两声呼唤从不远处传来。

  “小驰啊......”

  “有你这么当娘的吗,叫什么小驰,要叫翻身。”

  听到声音,本来风收雨歇的胖子猛地一个哆嗦,转身就想跑,可是却被人叫住了。

  “混小子,你给我站住。”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将胖子的企图打的粉碎。

  朱平安等人抬头便看见数位丫鬟、仆从簇拥着两位年约四十余岁的中年夫妇走了过来。

  四十余岁的男的穿着一件圆领大袖衫,一看就知道是用上等玉色布绢做的,宽袖皂缘,皂条软巾垂带。模样和胖子薛驰有七八分相似,只是要瘦的多。女的则是穿着两边镶以金线的月华裙,头上首饰非金即玉,保养的倒也不错。

  看样子,这就是胖子薛驰的爸妈了。胖子的父亲看上去严肃很多,他母亲则是截然相反,一看就知道是个能惯孩子的。

  “你小子,这次考的怎么样?”胖子的父亲将胖子叫到身前问道。

  说是问,可是那一脸的暴风雨就知道,胖爹是看过榜的。

  胖子薛驰看到他爹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一脸害怕的低着头,站在他老子面前,浑身的胖肉都害怕的有点发抖。

  “爹,娘。这次,这次......”胖子支支吾吾。

  “嗯,落榜了是吧?”胖爹语气出奇的平静。

  “嗯。”胖子头低的更低了,身上的肉颤抖的更厉害了。

  胖爹抚摸着胖子的脑袋,语气特别平静,“孩子,你长大了,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因为你犯了错误、事没做好就那般骂你了.....”

  胖子闻言猛地抬起了头,感动的胖子都想掉眼泪了,我爹竟然想通了。竟然这么善解人意了,竟然这么通情达理了,真是让人感动啊,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

  胖子还没感动完呢,就听他老爹又慢斯条理、语气平静的接着说道:

  “你长大了,也应该常常挨打的滋味了!”

  胖子一脸的感动,还没来得及枯萎,就吓得魂飞魄散了,嗷一嗓子。撒腿就跑。

  只见他老爹话音刚落,就从身后某个仆人手里抢下一根粗棍子,眼瞅着就要往胖子身上落啊。

  “哎呀,老爷你干嘛呢,我家小驰都够用功的了,你看都瘦一圈了......”胖娘赶紧拦着啊。

  “慈母多败儿,这都是你惯的,这次也该我管管了。”胖爹拿着大棒子不管胖娘的阻拦,愣是要把胖子这个不肖子教训一顿不可。

  “老子,仆人不让你带,丫鬟不让你带,用心良苦就是为了让你用心读书,结果,结果你这不肖子......”胖爹气的不轻,将袍角掖到腰带间,提着棍子就追胖子去了。

  “老爷,你干嘛呢,别打坏了我家小驰你......”胖子的娘追着过去,不让打。

  于是乎,夫子庙前放榜处,上演了一场闹剧。

  一个胖子嗷嗷叫着左突右跑,后面一个穿着生员服的中年男子将袍角塞在腰带上,提着一根棍子紧追不舍,身后还有一位贵妇大呼小叫着阻拦,最后面还追着一群丫鬟仆人......

  朱平安看着鸡飞狗跳的胖子一家,有些蛋疼。

  大伯朱守仁等人失落的很,站了一会就要离去了,听他们话的意思是去秦淮河对岸,估计也只有某些女人才能服抚平他们的心伤吧,也或许是大伯等人在那里能找到自信和满足吧。

  这种行为与鸵鸟埋沙何异,失败了不想着找原因,不想着奋斗,只会躲避,焉能有成功之时。

  “大伯,诸位叔伯,归期何日啊?”朱平安尽管对大伯他们失望,但面子活还是要做的。

  “归期?三日后吧。安哥儿且先休息些许几日,到时我们再叫你。”大伯尚未开口,便有一位乡人主动说了,语气也比往日多了几分熟络。

  “那就麻烦诸位叔伯了。”朱平安拱了拱手道谢。

  “哪里,平安郎太过客气了。”乡人摇了摇头,唏嘘不已。

  大伯朱守仁似乎还是没有从落榜中回过神来,仅是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便跟着几位乡人往秦淮河对岸走去。

  在大伯等人走后,胖子一家战火也终于熄灭了。胖子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领着他爹娘往朱平安这边走来。

  “爹,娘,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在院试期间认的好哥们,安庆府下河村的朱平安。”胖子给他爹娘介绍朱平安。

  “伯父好,伯母好。”朱平安两手合抱,深深拱了一礼道。

  “好孩子。”胖子娘倒是客气的很。

  “我可不敢当,翻身,以后别把你的狐朋狗友介绍给我和你娘,吃喝嫖赌,都是些什么人呢!”

  不过胖子爹可就不是了,错开身体,避开朱平安这一礼不接受,捋着胡须,满脸都是脾气。

  “爹,朱兄不是那种人,人家是今年安庆府的案首。”胖子不满道。

  胖子的爹闻言,捋着胡须的手身不由己的拽下好几根来,看了一眼安庆府的榜单,对朱平安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恩,好,我家翻身总算交到好朋友了,好,好,好。”胖子爹老怀大慰,看着朱平安连说了三个好。(未完待续。)

  四更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