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那晚那金蟾

第一百四十九章 那晚那金蟾

  当朱老爷子换好还湿漉的青布直缀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外面报喜的官差已经吹吹打打的走近了。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

  门外响起了炮仗声。

  “快快,朱大叔快些,准备起来,外面在放炮仗了......”乡人听着外面官差的逼近,不由急忙催促道。

  然后,乡里乡亲的忙帮着在院子里收拾了起来,打扫洒水,布置桌椅,有人从家里端来的水果花生瓜子,摆了一桌子,但等着报喜的官差进门来。

  “快快,老三家的,你去老二家那里取些钱过来给人家准备好红包,家里钱都给老大寄去了。”朱老太太准备喜钱的时候,发现钱不够包红包的了,不由急着催促老三家的去朱平安家取些钱来应些急。

  “老姐姐呐,人家都到门口了,时间那够,我这还有些,你先用着。”

  “我这也有。”

  “还有我......”

  乡人七手八脚的把身上带的钱抢着递给了朱老太太,让她包红包给人打赏用。

  刚刚准备妥当,就听的为在院子里的人让开了一条路,穿着黑红衣服的衙役吹吹打打的进了朱家老宅。

  “恭喜,恭喜贵府朱老爷高中童子试案首,提学官大人钦点了朱老爷廪生......”

  “恭喜贵府朱老爷高中第一名,日后定会连中三元、捷报频传......”

  “恭喜恭喜,恭喜老爷子老太太,家有贵子,富贵临门。”

  来报喜的衙役都是有眼色好口才的,进了朱家老宅,只是两眼便认出了谁是朱老爷的家人,凑上前满脸笑容的恭贺恭喜。

  听着报喜衙役的话,下河村的人纷纷佩服不已,这些个差爷怪不得能在县里当职,瞧人家这话说的。咱怎么就不会呢。

  “同喜同喜......”朱老爷子乐的跟喝了半斤老酒似的,拱着手回礼,已经语无伦次了,“老婆子。快,快,把喜钱给人家送上,人家大老远的赶来不容易。”

  朱老太太都仿佛年轻了十多岁,满脸笑的将备好的红包递给报喜的差役。

  “呵呵。谢谢老爷子,老太太,不急,不急,等我们把喜报给宣读了,您呢也好把喜报收起来,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手持红纸的衙役也不急着收红包,想要先宣读了喜报在收红包也不迟。

  “好好好......在理在理......”朱老爷子连连点头,笑的合不拢嘴。

  “恭喜贵府朱平安朱老爷,今蒙提督南直隶学政。取中为安庆府院试第一名秀才,特点为怀宁县学廪生,乡试连捷。”

  手持红纸的衙役展开红纸喜报,声情并茂的宣读了起来。

  读完,衙役吃惊的发现整个院子忽地寂静了,对面笑得合不拢嘴的老爷子此时也闭上了嘴,不知道在喃喃自语什么。

  咋地了

  这家人怎么反射弧这么长

  刚才还好好的

  怎么读完喜报,却好像是欢喜的傻了。哦,也是,可能是听到提学官大人震到了吧。也可能是廪生这个意外惊喜让他太过于惊喜了吧,毕竟廪生每年光是银两,衙门都给四两呢更不用说米面油等福利了。

  报喜的衙役怎么知道朱老爷子心里的一万头草泥马在呼啸,还以为这秀才老爷的老爹欢喜的傻了呢。

  院子里安静了数秒。才听到有人颤巍巍的说了一句。

  “弄错了......”

  弄错了?

  闻言,宣读红纸喜报的衙役忙低头看了一遍喜报,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一遍,没读错任何一个字啊,怎么会错呢,在路上自己还练习了好几遍呢。

  “错了。弄错了啊。”

  院子里的声音此起彼伏......

  衙役涨红了脸,又看了一遍喜报,没错啊!呃,不会是大家一起合伙和我们开玩笑吧......这下河村人也太有意思了吧......

  “错了啊,他们分家了啊,这是朱守仁家啊,朱平安是他侄子,朱平安家刚才我们路过了啊.....”

  啊?

  衙役愕然,走错门了?

  其实也不怪他们,想想应天府驿卒换了三匹快马连夜到的怀宁县,时间仓促,而且怀宁县距离下河村又远,负责签发的官吏也没想到朱平安会是个少年郎啊。

  如果是镇上来报喜的话就不会弄错了,县上来人难免会有些失误,而且也有受到村人的误导,等等一系列因素下,才出现了这么一个错误。

  此时朱平安家门口,陈氏远远看了看热闹的老宅,失落的拿着鞋垫进家门,眼不见心不烦......

  他大伯......

  老天肯定是迷瞪了一会眼,才让这种人钻了空子......

  陈氏心里不得劲,进了院子也没有继续纳鞋底的心情了,准备回房间休息一会再说。

  陈氏这边刚进房间,才坐到床上,便听到外面吹吹打**仗声响了起来。

  还有完没完了!

  于是乎,陈氏不由的再次皱起了眉。

  显摆个什么劲啊!

  只是让陈氏更郁闷的是,吹吹打打的声音似乎进了院子,就连鞭炮都感觉是在大门外放的。

  老宅这是要干什么,显摆也没必要这样吧,是大嫂的主意吧?

  这是嫌自己没去老宅恭贺了,想了想自己那口子的德行,陈氏咬了咬牙从床头数了一百文,用手帕包里,准备随个贺礼,省的让人堵着门!

  陈氏这边才从里屋出门,便看到院子里来了很多人。

  “哎呀,二嫂,恭喜了,我就说嘛彘儿赶考那天我就做了一个梦,说是一个金蟾蹦蹦跳跳的去了你们家呢,让人算了一卦,就说彘儿指定高中呢,果不其然,彘儿就是争气,这不,高中了呢,还是第一名呢。”

  小四婶抢先拉着陈氏的手,开口恭喜道,一副好妯娌的模样。

  另一边被众人裹挟来的大伯母看着小四婶,脸都有些变形了:做人的基本信用呢,不是说金蟾蹦蹦跳跳进我那屋的吗......

  “恭喜平安他娘......”

  “恭喜老二家的,你们平安真争气。”

  “打小我就看出你家平安不是一般人......”

  陈氏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了,这是,这是刚才弄错了,高中的是自家二小,不是他大伯......

  于是乎,陈氏皱着的眉一下子舒展了,心里的不得劲也一下子舒爽了,脸上的失落也一下子变的笑容灿烂美美哒了。

  “哪里哪里,我家老二也就是运气好点罢了......”

  陈氏说的很谦虚,可是那股骄傲劲可是怎么掩都掩不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