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三百零五章 考官也疯狂

第三百零五章 考官也疯狂

  徐阶不温不火的回复,完全在鄢懋卿的意料之中,如果徐阶轻易的点头答应将这份会试试卷点为草元,鄢懋卿反而会觉的奇怪。

  这徐阶自从被提拔为尚书,得到圣上多次西苑召见后,就有些不安分了,不仅妄想入阁,还向天借了胆子隐隐有挑衅严阁老权威的小动作。

  严阁老是何许人也,也是你这小小的尚书可以挑衅的,当年你老师夏言夏首辅多牛多厉害的人啊,就那还都不是严阁老的对手,更何况是连师都没出的你了。

  这不,前些时日,严阁老只是轻轻打了一个喷嚏,徐阶这老小子便在圣上面前栽了一个大跟头。

  栽的重了,怕是应该的,不过一个跟头怎么也不会将呲牙的狗摔成温顺的猫。所以,徐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取中”这份试卷说的过去,但是直接点为草元是不现实的。

  不过,鄢懋卿相信,相信自己能让徐阶取中这份试卷,就能让他将这份试卷点为草元

  。自己要把这事办的妥妥的,在严阁老面前也好有进身之阶。听说两浙、两淮、长芦、河东的盐政出了不小的篓子,户部正为这事头大呢。这可是个好机会,自古以来,盐铁便是暴利,哪家哪户哪人可以离得了盐,自己盯着盐政这块肥差太久了,只是苦于没有下口的机会,这可是天赐良机啊。相信只要自己把这件事办妥了,暖了严阁老的心,不出多久,自己就能去盐政走马赴任。若是得为总理两浙、两淮、长芦、河东四盐,那天下利柄可就尽握自己手中了。

  “徐大人所言极是,是下官看到这等锦绣文章。见猎心喜,有些情不自禁了。阅卷,阅卷......”

  鄢懋卿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向徐阶拱了拱手,然后便再次投入到了阅卷的工作之中。

  “鄢大人精力真是旺盛啊.....”

  徐阶看着鄢懋卿呵呵一笑。别有深意的感慨了一句,然后也投入到了阅卷之中。

  至公堂内,阅卷气氛一片和谐。

  连续奋战数个昼夜,某位同考官阅卷太疲劳了,满眼都是红色的朱笔,头脑也有些不清晰了,尤其是自己手中这份试卷八股文写的太过差劲,更是让这位同考官身心疲惫。朕不知道这种水平的考生是如何有资格参加会试的。

  水平太差,落,不取,不荐。

  再阅一卷,我就喝杯茶歇息,歇息......

  这位同考官这样安慰自己,然后用力的揉了下苦涩的双眼,再次取过下一份朱卷。

  将这份朱卷打开,同考官强撑着疲惫不堪的精神,微眯着眼睛将目光落在这份朱卷上。

  嗯。这是头场试卷,第一题的题目,同考官都能倒背如流了:晋有冯妇者。冯妇攘臂下车。

  没有什么问题

  同考官强撑着精神,眯着眼睛往下看。

  “晋人始则改行以从善,终则侚人而失己也。”

  单是看了破题这一句,疲惫不堪的同考官宛如饮了一杯葡萄美酒,一股清流从双目灌入大脑,醇香甘甜在脑海中轰然炸开,疲惫不堪的精神瞬间去除了大半。

  这句破题怎一个赞字了得,高度还原了孟圣原话的主旨,又可以引发下文。

  看完这个破题。同考官心里很矛盾,一方面很想继续往下看。看看能写出这句破题的考生又将会展开怎样精彩的论述;可是另一方面却又担心这个考生接下来写的论述,会将这句妙不可言的破题给写毁。担心狗尾续貂。

  不过再矛盾也得往下看,毕竟自己身为考官,不阅卷怎么行呢。

  “夫改过贵于有终也,冯妇既已为善士矣,而犹搏虎焉,何其不知止哉?孟子盖以为发裳喻也!”

  这位同考官再往下看了这一承题,矛盾之心顿消,承题部分写的也是绝佳,不错,不错。

  同考官看到这,便不由的自言自语的,摸着下巴轻声说了两句“不错,不错”。

  自言自语的声音虽小,不过临近的人还是能听得到。

  在同考官附近阅卷的两位同考闻言,微微抬头看了下这位同考官,见其阅卷起兴而为,声音又小,便都善意的笑了笑,低下头继续阅卷。

  这位同考官越往下看,眼睛睁的越大,连呼吸都不敢喘,如果说刚开始那句破题如饮美酒的话,那此时这位同考官感觉自己几乎都是置身于酒池肉林中了

  。

  该生一反常态,不用对仗议论,而是调动叙述、描写、议论等多种手法按照八股顺序一一展开,情节组织严密,情景设置生动,语言流畅活泼。

  将绝路老虎摆出凶猛攻势,众人山穷水尽、张皇失措的场景,刻画的淋漓尽致。

  “当此之时,人与虎相抗也,其势诚急;而其求助于有力者,其情诚切也。”

  一个急,一个切,真可谓画龙点睛之笔,轻轻一点,蛟龙便嗷然于冰窟翔于九天。

  此时此情此景,冯妇怎么办?他“攘臂下车”,撸起袖子,露出胳膊,跳下车,再次搏虎。

  最后结语又回扣题目,纵览全文,将冯妇前后行为的变化,与众人要孟子再次劝齐王开仓放粮救济灾民联系在一起。

  文不加点,一蹴而就。

  通读此文,这位同考官仿佛在酒池肉林中喝高了、玩high了,脸红脖子粗,一股热流自丹田生起,情不自禁的大喘一口气,右手重重的拍在了桌上,击案而起,一个好字脱口而出:

  “好!”

  这一声可不是刚才那小声的自言自语了,至公堂都被这一嗓子给震动了,在这位同考官附近阅卷的两位同考官,几乎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给吓尿了,有一位同考官手中的毛笔都给吓的扔到地上去了。

  同考官们被震的目瞪口呆,半天没从这一嗓子里反应过来。

  尼玛,刚才你自言自语也就罢了,这还蹬鼻子上脸了,直接来吼的了!阅卷是辛苦,可是也不是你蹬鼻子上脸的理由!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同阅卷的考官有几位忍不住,起身撸起袖子就要对这位蹬鼻子上脸的同考官,口诛笔伐一顿。

  可是才站起来,就发现那吼了一嗓子的同考官,像是疯了一样,拿起桌上的卷子就冲两位主考官开口道。

  “高荐,我要高荐此卷。”

  高荐!这可是本次会试头一份。

  同考官们将自认为够资格高举的卷子,写明推荐理由,交给边上的书吏,由其转呈给上首的主副考官,如果有特别出色的,还会‘高荐’,也就是强烈推荐。

  其余同考官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疯了一样的同考官。

  然后,疯了一样的同考官才走了两步便被在至公堂充作监事官的锦衣卫给拦住了,毕竟同考官也都是进士出身的官员,锦衣卫还是比较客气的,

  “至公堂内,不的喧哗。这位大人,请您坐好了。”

  锦衣卫面笑皮不笑的将这位主考官重新拦回他的座位,至公堂阅卷自有至公堂的纪律,内监不会干涉考官阅卷,但是交头接耳、大声喧哗等影响阅卷的情况,还是要管的。

  “肃静!写明理由,交由一旁书吏呈上来。若有下次,严惩不贷。”

  徐阶挥了挥手,将因为这位同考官举动引发的骚动压了下去,看了那位同考官一眼,命其按规矩荐卷。

  其实,徐阶心里也好奇,什么样的试卷,竟能让素来沉稳的一位同考官激动成这副模样,自己可得好好看看。

  旁边的鄢懋卿也是一样,眼神一直盯着那位同考官不放,好奇的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