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出淤泥的白莲花

第四百二十七章 出淤泥的白莲花

  宴席过后,严世蕃接了老板娘回了严府,肯定又要折腾一番**了。

  听说严世蕃堪称古代的冠希哥,不过鉴于技术有限,严世蕃为了统计自己到底玩了多少女人,这哥们就专门差江南织造局的人制作了一批二尺左右的白色稠巾,御女时就将这白色稠巾铺在床上,每御一女就留一块稠巾,将稠巾丢到床底。

  而且严世蕃有一个小妾专门负责统计床底稠巾数量,据说一年下来,这床底的稠巾都能积攒到九百多条,也就是说严世蕃差不多平均每天玩三个女人了。

  不过听张四维那家伙说,当然他也是听别人说的,说严世蕃的作案工具似乎颇为细小。

  咳咳

  话说怎么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句诗呢,好污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李白......

  朱平安带着三分醉意送别了众人,然后拿着严世蕃开的通行纸条,一路往临淮侯府而去。朝廷有人就是不一样,有了严世蕃的手书,一路畅通无阻,无人敢拦。

  此时也是夜色浓郁,回到临淮侯府的时候,临淮侯府的众人都睡了。

  不过人虽然都睡了,庆贺朱平安升官的贺礼也都由小厮送到了朱平安的客房。朱平安回到客房就看到了府里各路人马送来的贺礼,朱平安将贺礼收拾了一下放在了房间的角落,准备等离开的时候就直接留到侯府。

  自己跟李姝的关系,本就是虚假的,没有理由收人家李家的贺礼。

  简单梳洗后,便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了,淡淡的酒意蒸腾着睡意。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朱平安起的格外早,外面无数星辰仍旧镶嵌在黑暗天空中,朱平安便已经洗漱穿戴完毕了。

  “咯咯......恭喜姑爷官升一级。小姐特意吩咐后厨给姑爷加菜了呢。”包子小丫鬟今日来的也特别早,比往常早来了近一个小时。抱着食盒推开了朱平安的房门,一张包子脸笑的很甜。

  包子小丫鬟说着,便邀功的将食盒抱在胸前,跟只等待表扬的小猫似的。

  “那替我谢谢你家小姐了。”朱平安见状不由得笑了。

  “死丫头你瞎说什么呢,谁特意吩咐后厨加菜了,只是不想买来的菜浪费了罢了。”

  李姝的声音非常及时,就在朱平安话音刚落,李姝百灵鸟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进了房间后。李姝用力的瞪了包子小丫鬟一眼,将包子小丫鬟瞪的快变成小鹌鹑了。

  李姝一身飘逸的汉服精巧的设计成了天鹅装,很是吸引人的眼球,粉墨勾勒了天鹅的羽翅效果,再配上李姝娇美的脸蛋和白皙的肤色,简直美的不像话。

  朱平安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李姝见状漆黑如墨眸子里的喜色一闪而逝,面上却是故意堆起来嗔怒,用力的挖了朱平安一眼。

  “朱平安,你升官了胆子也变大了呀,再看。信不信我让人挖了你的眼睛。”李姝娇嗔一声,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果然,人长得再美。任性劲儿上来,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朱平安摇了摇头,然后忽地发现李姝鼻尖上似乎多了一个黑痣,不对,仔细看了看发现那黑点不是黑痣,怎么看上去倒像是锅底灰似的呢。

  朱平安小时候常常帮母亲陈氏烧火,对锅底灰不能再熟悉了。

  李姝鼻尖上的看着就像是锅底灰一样,这就有些奇怪了,李姝这堂堂的大小姐鼻尖上怎么会有锅底灰呢。若是包子小丫鬟鼻尖上有锅底灰倒也正常。虽说包子小丫鬟是贴身大丫鬟,但是偶尔去厨房帮下忙倒也正常。只是。这李姝鼻尖上怎么会有锅底灰呢?

  “呀,你怎么还看。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朱平安一直在盯着李姝看,身为当事人的李姝对此自然清楚。心里面有些暗喜,不过面上却是撅着小嘴,娇嗔连连。

  “你是不是觉得你很美?”朱平安看着李姝娇嗔时随着鼻尖晃动的黑点,忍不住轻声笑着问道。

  “哼,你说呢?”李姝娇嗔一声,傲娇的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我觉得你像出淤泥的白莲花。”朱平安轻声笑道。

  出淤泥的白莲花?李姝听了这话,嘴角浮现了一抹喜色,听了朱平安的话,李姝第一时间就像到了宋代周敦颐《爱莲说》中的那句“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这呆子是说我出淤泥而不染,圣洁又美丽呢。

  还有“予独爱莲......”是我就喜欢莲花的意思,这呆子又说我像白莲花,那岂不是说“我就喜欢你......”这呆子是想向我表白吗?

  别乱想了李姝,这呆子怎么会想那么多呢,表白什么的肯定是自己多想了,这呆子就是随口说下我圣洁美丽罢了,他这书呆子才不会像那么多呢。

  就这么眨眼间,李姝的脑海里便有了无数的念头。

  “你,哼,别以为你说好话我就能原谅你。”李姝俏脸蛋微红,嗔怪道。

  “呃,你想多了吧。”朱平安摇了摇头笑了笑,“我是说你臭美呢。”

  你这个呆子,去屎吧!竟然说我臭美!

  闻言,李姝简直恨不得将朱平安咬成碎片!这个坏人又来欺负我,出淤泥的白莲花,淤泥臭,莲花美,“出淤泥的白莲花”合在一起便是臭美。坏人,这个坏人!又来戏耍自己!

  “朱平安......”李姝眼瞅着就要发飙了。

  “你鼻尖上有灰。”朱平安在李姝的小宇宙快爆发的时候,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朱平安的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一样,瞬间就熄灭了李姝的火气。

  “灰?”李姝一怔,然后快步走到了朱平安房间里的铜镜呢,看了起来。

  “才不是灰。”李姝说着便对着镜子用手拭去了鼻尖上的灰,然后微红着脸急声说道,“那是我早上描眉时,墨笔不小心落在鼻尖上的。”

  哦,原来这样,我说李姝鼻尖上怎么会有锅底灰呢,原来是化妆时眉笔不小心落在了鼻尖上,朱平安点了点头,认同了李姝的解释。(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