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零一章 鹤年书斋

第六百零一章 鹤年书斋

  一顿早饭,连带那碗面,总共花了二十七文钱。

  朱平安付过账,拍了下暖洋洋的肚子,出了烧饼早餐铺子。在店外忙活帮忙打烧饼的店伙计,看朱平安吃完走出店门,吆喝着相送“爷您慢走,爱吃,您明儿再来。”

  “这个可以有。”朱平安笑着回了句,步入热闹的街上。

  “这位客官说话有点怪怪的......”店伙计揉了揉脑门,对朱平安带着二十一世纪色彩的口头语,有些不明觉厉。

  出了店铺,沿着店铺前大街直走了十多分钟,左拐进入大道,又经过两个胡同,就到了西长安街。

  一进西长安街,远远的就看到了巍峨的严府,峻宇高墙,朱红大门......

  是的

  朱平安今日就是来拜谒严嵩的。

  无论是临淮侯老夫人的叮嘱,亦或者座师徐阶的暗示,以及张四维、王世贞的建议,拜谒严嵩都是不可避免的。

  虽然自己有把握解决当下的问题,但若是拜谒一次,就能了了奏折一事的话,朱平安也不拒绝。

  严府门前,车水马龙,前来投帖送礼的人络绎不绝。

  朱平安来的早些,排在了队伍的前面,提了一包茶叶,跟前后重金厚礼的人形成了鲜明对比,惹得前后频频侧目,不过朱平安倒是泰然自若。

  “嗨,你是头次来吧?”后面一位肥头大耳的官员,用手里的扇子推了推朱平安的后腰,龇着牙颇有优越感的问道。

  呃

  你来的多啊。

  不过,这有什么好骄傲啊!

  朱平安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虽然自己不是第一次来严府了,但若是拜谒的话,应该还算是第一次。

  “嗨,不懂了吧,你来拜谒严阁老,你得先买扇子,扇子,懂不懂?”肥头大耳的官员晃了晃胖爪子里的扇子,颇为懂行的指点道。

  “扇子?”朱平安看了眼胖官员手里的扇子,一脸懵逼。拜谒严嵩跟买扇子有毛关系?没听说严嵩有收藏扇子的癖好啊?

  “看出门道了吗?”看着朱平安懵逼的表情,肥头大耳的官员颇有优越感的乐了,显摆的打开扇子在朱平安跟前晃了晃,跟显摆勋章似的。

  朱平安摇头,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门道,不就一把普通扇子吗,扇骨也不是多名贵的木材,扇面也只是普通的缎面。

  “你还真是初生牛犊,瞧瞧这儿,这印戳,看到了吗?”肥头大耳的官员展开扇子,伸出胖乎乎的爪子,指了指扇面右下角不起眼的一个小印戳。

  在胖子指点下,朱平安才发现这个小印戳,红色的印戳,印戳上有四个字“鹤年书斋”,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忽略掉这个小印戳。

  看到“鹤年书斋”这四个字,朱平安不由想到了菜市口的“西鹤年堂”药铺。不知道二者有什么联系?总感觉似乎有什么联系似的。

  “过来....”肥头大耳的胖子官员向着朱平安招了招手,示意朱平安附耳过来。

  胖子这么神秘,搞的朱平安好奇心大涨,按胖子说的附耳过去。

  “我给你说啊,这扇子可不是一般的扇子,这可是鹤年先生开的‘鹤年书斋’里的扇子。”肥头大耳的胖子官员神神秘秘的凑近朱平安耳边夸张的说道。

  “‘鹤年书斋’?什么鬼?”朱平安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都来严府拜谒了,连这都不懂?”胖子官员翻了一个白眼,看向朱平安的眼神,大致也就是这样了。

  “还请前辈指教。”朱平安虚心的拱手请教。

  朱平安的态度,大大的满足了胖子的虚荣心,在朱平安请教过后,胖子马上就好为人师的点破了其中奥妙。

  “你知道严府的大管家是谁么,正是这‘鹤年书斋’的主人,鹤年先生。”胖子官员说到鹤年先生的时候,一张胖脸上满是尊敬的神色,‘鹤年先生’这四个字都是胖子官员躬着身拱着手着说。

  接着,从胖子官员口中,朱平安拼凑出了严府门前的一条潜规则。

  严府的大管家是严年,严年字“鹤年”。他在这条街,也就是西长安街的街尾,开了一家小小的笔墨纸砚铺子“鹤年书斋”,书斋很不起眼,占地也就二三十米左右,如果没有熟人介绍的话,可能都找不到这家书斋。

  占地不大,里面装修也简单。

  不过,这可是个日进斗金的铺子。

  买扇子,就是拜谒严府的潜规则,也就是说你来拜谒严府前,得先来这个店铺买一把扇子,然后携带者扇子过来拜谒。带扇子前来拜谒的人,会受到优待。

  “多少钱一把?”

  听胖子官员说完,朱平安好奇的问了一句。

  “多少钱?”胖子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咧着嘴嘲讽的笑了。

  “无价。”

  嘲讽笑过之后,胖子官员正色的回道。

  “无价?”朱平安愕然。真是怀疑智商了,这里面的道道怎么这么多。

  “对,就是无价,它没有价格。每一把扇子都不标注价格,由买主定价格,你觉的值多少钱,你就可以付多少钱,书斋的伙计也不管你。不过,你付过钱后,书斋的伙计会在你的名帖后注明价格,随即一并转交给严府。”胖子眉飞色舞的说道。

  靠!

  鹤年书斋这么搞,谁还特么敢少付钱啊。付的少了,你能进得去严府?

  这严府的大管家挺会拢钱呀,脑子够好使的啊,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你知道我这把扇子付了多少钱吗?”胖子官员再一次晃了晃手里的扇子,颇为骄傲的问道。

  “多少钱?”朱平安问道

  “你猜猜看。”胖子官员卖关子道。

  朱平安试探的伸出了三根手指头,看向了胖子官员,想了想又将蜷起的两根手指头都伸了出来,最终伸出了一把手。

  “行啊,小兄弟,还是有慧根的。一下子就被你猜出来了,没错,这把扇子我就是花了五百两。”胖子官员拍了下拍朱平安的肩膀,赞赏的说道。

  咳咳咳

  朱平安闻言不由咳嗽了起来,一脸便秘的样子。

  行你妹啊,慧根个毛啊,谁一下子猜出来了?!

  自己刚刚猜的是五十两好不好......这破扇子,若论实际价格的话,一两银子都能买十把好不好,五百两银子,这他么都溢价五千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