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有恃无恐

第六百五十三章 有恃无恐

  午后未时四刻,大约为现代的下午两点左右,奉命去兵部取级的差役终于回来了。

  距离他们出,已经过去近2个小时了。

  级是被保存在两个长约两米宽约半米的黑漆匣子内,黑漆匣子似乎很重,四个差役抬着都很吃力,步履沉重的抬到了公堂上,黑漆匣子外贴着盖有兵部印鉴的封条。

  当黑漆匣子抬进来的时候,刘牧、刘大刀他们的眼睛都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攥紧了拳头,脖颈上的青筋都毕露了出来,如果不是朱平安及时安抚了他们,恐怕他们下一秒就要失控了。

  “孩他娘......小狗子......别急,很快我就能带你们回咱家了。”刘大刀低声念着,眼睛紧紧的盯着黑漆匣子,想到了他被害的妻儿,眼眶里已经湿润了。

  刘牧等其他人也都是紧紧的盯着黑漆匣子,想到了他们的父母家人还有乡亲父老,情难自禁,目光中也都泛着泪光。

  刘牧他们的心情,朱平安能理解。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况且是至亲至爱呢。

  沉重的黑漆匣子被并排放到了公堂上,沉重的匣子,放下时地面都被震动了一下。

  “怎么这么重?”

  “这里面放的就是赵大人斩获的鞑靼级吗?”

  公堂上一阵轻声嗟叹,有人好奇,也有人比较忌讳看到级,众官百态。

  “今日此案,勘验级乃是必经之步。或许会给诸位大人造成不适,但俗话说的好,棺材棺材,升官财。诸位大人,还请多多包涵。来人,启封开馆。”

  公堂上的主审官起身向堂下的诸位大人拱了拱手,然后令人揭下封条,打开黑漆木匣。

  “遵命。”

  两个刑部官吏奉令,来到黑漆木匣前,揭下封条。

  朱平安目光随着两个官吏的动作,一眨也不眨的注视着他们揭下封条,随着他们揭下封条后,朱平安不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封条不对!

  从他们揭下封条的动作来看,这封条不像是数月前粘上去的,而是像几个小时前刚粘上去的。封条揭的很完整,浆糊也并未干透,匣子上还有淡淡的潮痕。

  “回禀大人,封条已查验无误,正是兵部庚戌年九月封印,笔注为百户赵大膺献五十九项。”刑部官吏揭下封条后,核对了封条上的信息后,向公堂回禀。

  “传阅与诸位大人核验。”主审官依次验证后,令人将封条传给众人核验。

  “嗯,没错。”

  “没错,正是赵千户当年所献级,时间日期还有兵部印鉴确定无误。”

  众位官员审阅完封条后,点了点头。

  “下官有一处不解。”

  当封条传到朱平安这里后,朱平安用手摸了摸封条,看了下封条后的浆糊,然后先前一步,举起封条道。

  “嗯?”刑部侍郎王学益将目光看向朱平安。

  “封条日期为庚戌年九月,为何已过数月此封条浆糊尚未干透?”朱平安将封条拿在手中,举在高处晃了晃,目视主审席朗声问道。

  咦,浆糊真的还未干透?

  在朱平安的提醒下,旁听席上的官员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用手捻了下封条,手指上蹭下来一块软软的浆糊。

  一时间

  旁听席上开始议论了起来。

  封条浆糊未干透,岂不是说这封条是刚贴上去的,如果说封条是刚贴上去的那,那这木匣子内的级,可就不能保证是去年赵大膺所献的那批级了。

  完全可能会被动手脚......

  看着公堂下起了质疑的苗头,刑部左侍郎赵虬站了起来,向众人解释道:“这个问题,就由本官来解释一下吧。诸位大人,此黑漆木匣内存放的乃是鞑靼级,大家也都知道,这级放上几天可是会腐烂的。为了保存级,我兵部工匠在木匣内盛满了石粉,此种规格木匣可放级三十具,为了保存级,要定时更换石粉,以防石粉受潮。按制,每次更换石粉时,必有兵部主事三名以上在场,书吏于当场记载更换情形,主事确认无误后签名用印,确保级前后一致。”

  在赵虬说完后,堂下的张捕头也及时从身上取出一份册子,交由书吏由其上呈公堂。

  “回禀大人,如果不是赵大人提醒,卑职差点忘了此事。此册乃半年来兵部更换石粉记录。卑职奉令前去兵部验取级,兵部库部主事王大人担心今日天气炎热,不利级存放,为确保今日验取顺利,王大人令人临时更换了石粉,除卑职等人在场外,兵部主事王大人、刘大人、赵大人均在场,石粉更换后,三位大人依次签名用印。”

  张捕头将册子上呈公堂后,先是高了一声罪,然后半跪在地上大声回禀。

  “不知朱大人可还有其他不解之处,本官顺便一起给朱大人解惑。”赵虬侧瞅了朱平安一眼,冷笑了一声,看似热情实则讽刺道。

  一唱一和

  有恃无恐

  理由充分,证据到位。公堂上方才响起的质疑声,此时已经销声匿迹了。

  看来赵虬早就想想到这一点,并且做好应对了,朱平安见状在心里面微微叹了一口气。

  是的,赵虬准备工作做的很好,解释的也很有说服力。为了保存级,要定时更换石粉;按照规定,更换石粉时要有三名以上主事在场,并且记录在册,签名用印。

  刚刚自己也看了那份更换记录,记录详尽,最后还附有三名主事的签字用印,从形式上看完全找不到一点瑕疵。

  最怕披着制度的外衣耍流氓了。

  无解!拿他没办法!

  “多谢大人,下官没有其他不解。”朱平安目视赵虬,拱手淡淡说了一句。

  此时,赵大膺已经完全把心放到肚子里了,好整以暇的看着朱平安,不屑的撇了撇嘴。

  朱平安,你不是要人头吗,那就给你啊,反正兵部多的是,别说五十九个,就是再多一百也拿得出。呵呵,朱平安,我看你还拿什么跟我斗。弹劾我?呵呵,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