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震撼

第八百九十九章 震撼

  相对于张居正的全神贯注,高拱则漫不经心多了,即便听到朱平安说他的答案也是四个字,高拱也像没有听到似的,兀自在那淡定的品茶。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因为没有期待,所以可以漫不经心。

  高拱一边品茶,一边漫不经心的将目光看向正在对话的朱平安和张居正。

  “哦,不知朱大人之论是何四字,正愿闻其详。”张居正身体微微前倾,一双眼睛专注的看着朱平安。

  “无他,‘改革开放’耳。”

  朱平安微微一笑,伸出手向前一挥,口气一如刚刚的张居正,淡定而自信,手势一如刚刚的高拱,慷慨而有力,阳光照在朱平安脸上,反射的光芒让张居正都有些侧目。

  改革开放!

  虽然朱平安的声音不大,但是“改革开放”这四个字宛若黄钟大吕,在房间内一下子轰然响彻,余音绕梁。

  一时间,似乎整个房间都在回响着这四个字。

  “改革开放?”

  张居正闻言一下子怔住了,这四个字看似简单,可是稍一琢磨,却又觉得这简单的四个字无比的博大精深,不由自主的轻声重复一遍。

  越琢磨,越觉得博大精深。

  虽然一时间琢磨不透这四个字的内涵,但是张居正也可以琢磨出一些。

  “改革”嘛,变革也。

  “改革”这个词来源于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开启了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胡服骑射改革,下令将赵国的骑兵作战军服从中原传统长裙长袖服装改为北方胡人紧凑的短衣长裤,因为胡人的服侍多是用动物皮革所制作的,所以改变军服又被称为“改革”,后来改革一词逐渐延伸为“变革,革新”之意。

  开放?

  张居正第一时间从这个词想到的就是开放海禁。

  开放海禁!

  这个观点跟自己的想法,还有高拱的想法,是不谋而合。张居正深知海禁带来的负面影响,限制了海外贸易,增加了东南沿海居民矛盾......

  两宋孱弱,疆域人口远低于我大明,可是国库收入却远高于我大明。

  为什么呢?

  其中很大一方面就是得益于海外贸易,光是市舶司抽取的关税就是海量的财政收入。

  海禁初期确实有其积极作用,限制了倭寇骚扰,但是也仅限于初期,后面随着海禁的严格,一些利益受损的东南沿海海商、居民和倭寇相勾结,使得倭寇之患越发严重,如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难以剿灭。

  所以,张居正对当今的海禁的态度是否定的,认为应当解除海禁为上。

  张居正知道,高拱也是主张开放海禁的,私底下谈论的时候,高拱已经不止一次指摘过海禁之策了。

  这么看来,如果朱平安的开放指的是开放海禁的话,那跟自己和高拱的主张就不谋而合了。

  初步解读了“改革开放”这四个字后,张居正的脸色越发的严肃了。

  在张居正被朱平安抛出的“改革开放”四个字深深震撼的时候,一旁的高拱也不复之前的漫不经心了。

  此刻。

  原本在品茶的高拱,不知何时就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一双眸子如鹰隼一样看向朱平安,身体也扭了过来,面向朱平安,一副认真的模样。

  改革开放!

  这四个字给高拱的震撼并不比张居正少多少。

  一开始高拱对朱平安的答案并不怎么在意的,因为根本就没报期望,可是“改革开放”这开始简单却又深邃的四个字从没报期望的朱平安口中说出,所带来的震撼的效果是加倍的。

  改革!

  这两个字仿佛在高拱脑海中带了一串电流,让高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其实

  高拱不止一次在心里面想过,若是裕王继位,自己得以主持朝政后,所想做的事情也是改革。

  自己刚刚所提的“以义为利”是目的,而手段就是改革,通过改革实现“以义为利”。

  至于开放,高拱也想到了开放海禁,这跟自己的想法也是不谋而合。

  改革开放!

  朱平安的想法跟自己的想法竟然如此的契合?!

  契合度丝毫不下于张居正!

  这就让高拱对朱平安不得不重新审视了。

  自己跟张居正时常往来,探讨学问、治国之策,交流理想抱负,经常磨合,我们之间契合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

  自己跟朱平安之前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可是朱平安的想法竟然跟自己如此契合。

  这让高拱很是吃惊,双手按着椅手,身体不由前倾,目光灼灼的看着朱平安,心里的轻视变成了重视,面上的漫不经心也变成了全神贯注。

  张居正的脸色,高拱的神情转变,朱平安都收入了眼中,不由微微的勾起了唇角。

  很是满意“改革开放”这一国策带给他们的震撼。

  这在朱平安的意料之中。

  如果“改革开放”这一划时代的国策不能震撼到他们的话,那他们就不配叫高拱和张居正了。

  “何为改革开放,还请朱大人赐教。”数秒之后,回过神的张居正问道。

  “改革开放,简而言之就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朱平安从容不迫,对答如流。

  “改革?如何改革?”高拱微微眯了眯眼睛,敲了敲桌子,看着朱平安问道。

  “以生财理财论,吾以为‘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农业是国家的根本,没有农业则天下不稳;手工业是财富的主导,没有手工业则天下不富;商业是农业和手工业活力的关键,商业串联了农业和手工业,没有商业,农业和手工业也就没有了活力。所以,改革亦应由此着手。”朱平安回道。

  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

  朱平安的这一席话将农、工、商的辩证关系概括的淋漓尽致,再度让张居正和高拱耳目一新,震撼不已。这是张居正和高拱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总结农工商的关系,他们越是回味越是觉得有道理,农工商的关系可不就是这样嘛。

  自然。

  朱平安在心里微微扯了扯嘴角,这是现代八十年代时,人们针对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总结出来的,还能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