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三十二章 子不教,父之过

第九百三十二章 子不教,父之过

  一夜桃花雨,染湿吴绫衾。天明复又起,再湿枕上巾。

  清晨,天色微亮。

  主卧门口,包子小丫鬟画儿一脸通红的拦住了想要进去服侍李姝起床的琴儿。

  “啊?”

  琴儿怔住了,不明白画儿为什么拦住自己,小姐昨晚还说今早要早起给老妇人请安呢。

  就在这时,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从卧室里溢了出来,声音微不可闻,可是却极具穿透性。

  啊?!

  琴儿吃惊的张大了小嘴,差点叫出声来,连忙伸手捂住了小嘴,俏脸蛋一下子变的通红,连耳垂都红透了,红的像是要滴血了似的,抬头看向画儿。

  包子小丫鬟画儿满脸通红的点了点头。

  煦日东升,金辉普照,朱平安斜挎着一个布包出了门,走路的时候腿还有些哆嗦……

  琴儿和画儿终于可以进入卧室服侍李姝起床了,鬓发缭乱的李姝整个人如同被春雨滋润的花朵一样,娇艳欲滴,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小姐,真漂亮……”

  “小姐的皮肤又变好了呢。”

  画儿和琴儿服侍李姝梳洗的时候,娇呼不已,像两只叽叽喳喳的喜鹊似的。

  朱平安出门后,按照惯例找了一处僻静的运河边练字晨读,随身佩戴了驱虫的香囊,可以不用担心蚊虫的叮扰。

  坐在河边台阶上,就着河水,朱平安全神贯注的练了半个小时毛笔字,之后舒缓了一下手腕,又从斜跨的布包里掏出了《孙子兵法》,饶有兴致的研读了起来。

  如今北虏南倭,华夏民族屡受马蹄和倭刀的摧残,百姓屡受蹂躏,苦不堪言。

  熟知历史的朱平安知道,如今的东南倭患只是前戏,明年开始倭患将如火如荼!明年,倭寇如蝗虫一样,将大规模、大频率的肆虐、劫掠东南沿海,害得江南生灵涂炭。

  时间再远一些,白山黑水间更大的危机正在酝酿......

  大明多灾多难。

  学好兵法有备无患。

  朱平安花了半个小时左右研读完《孙子兵法》中的兵势篇,抬头看了下日头,觉得时间不早了,便将书籍、竹筒和毛笔小心的收到了布包里,准备去朱记吃个早餐。

  起身,正要离开时,朱平安只见眼前一个黑影紧贴着面颊划过,继而噗通一声,便看到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块被丢入了自己脚下的河中,一大片水花溅到了衣服上……

  “哈哈,还以为是个傻的呢。”

  岸上有个顽童瞅着朱平安狼狈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真是个熊孩子……

  听到顽童乐不可支、毫不知错的声音,朱平安无语至极,低头看了一眼被水流冲的翻滚的石头,一阵后怕,这么一块石头,若是砸着了,岂不是要被砸的头破血流?!

  这种行为太危险了!

  朱平安抬起头正要教训一下熊孩子,却见熊孩子身边跟着一个妇人。只是,那妇人不仅不指责熊孩子,反而一把搂住了熊孩子,心肝一样检查了一遍熊孩子的手,反过来、正过来检查了两遍,一边检查一边问有没有被石头划到手,熊孩子得意的摇了摇头。

  “没有就好,石头那么脏,待会怎么拿东西吃,快擦擦……”

  妇人确信熊孩子没有被石头划到手后,松了一口气,掏出手帕仔细的给熊孩子擦起了手。

  总之,妇人对熊孩子危险乱扔石头的行为,不闻不问;对于差点受伤的朱平安,也是视若无睹。

  “这位大嫂,劳烦好生管教一下令郎,乱扔石头……”朱平安抬起头,远远的拱了一手,朗声对那妇人说道。

  不过,朱平安的话尚未说完,就被岸上的那妇人一脸不耐烦的给打断了。

  “你这不是没事吗!亏你还是个读书人,什么素质嘛,孩子还小不懂事,你都老大不小了,跟个孩子较什么真,真是不嫌臊的慌,了不起赔你件衣服,喊什么喊……就你这样的,还看什么书,活该一辈子中不了科举……”

  那妇人又不耐烦又蛮横,不仅打断了朱平安的话,还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一边伸手护着熊孩子,一边远远的指着朱平安的鼻子,夹枪带棍的搡了朱平安一顿。

  呃......

  一时间,朱平安被那妇人的言语搡懵逼了。

  这什么情况?!

  遇到这种事情,家长正常的做法,不是应该制止并教育熊孩子说乱扔石头不对,然后让孩子给人说对不起道歉吗?!

  这怎么反倒指责、羞辱起受害者来了?!孩子不懂事,家长也不懂事吗?!更何况,很多时候孩子的不懂事,更是家长教养缺失的表现。

  子不教,父之过!

  这么简单的道理,很难懂吗?!

  朱平安愣住了,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孩子小不是理由,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善恶随人作,祸福自己招,若是小时候不注意对孩子的教育,长大了……”

  还是跟刚刚如出一辙,朱平安仍旧是话没说完,就又被那妇人给蛮横的打断了,“不是说了吗,我家孩子小不懂事,嚷什么嚷!吓到我儿子,你吃罪的起吗?!”

  之后,那妇人兀自不满,撂下一句话,“祸祸祸,祸什么祸,你说话注意点,我儿子的一根汗毛都比你金贵多了……”

  呵

  这是碰上不讲理的了。

  “孩子小不懂事,家长也不懂事吗?退一步讲,我可以原谅孩子的不懂事,但是家长没教养,抱歉……”朱平安生气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你说谁没教养呢,你知道我儿子他爹是谁吗?!”

  那妇人用力的朝着朱平安啐了一口,双手叉着腰冲朱平安喊了起来,脾气比朱平安还大一百倍不止。

  怎么,遇到古代版的严书记?!

  朱平安顿时气乐了,“你儿子他爹是谁,这不是应该问你吗?”

  “什么意思?”

  那妇人先是一怔,继而恼羞成怒,再次冲朱平安啐了一口,“呸,你还敢讽刺老娘,呵呵,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信不信,我官人一句话,就能让你掉了脑袋?!”

  “不信。”

  朱平安一甩袖子,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