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五十章 子厚你来评评理

第九百五十章 子厚你来评评理

  “如此的人间仙酒、琼浆玉液,卿何不让寡人享用呢?”

  嘉靖帝的这一道手谕乍看上去很是莫名其妙,让人一头雾水,但朱平安看到后,心却蓦地一跳,一段现代的记忆如闪电一样,刺入了朱平安的脑海,朱平安知道自己遇到一个历史节点了——赵文华进献百花酒!!!

  这一段历史,朱平安在史书和野史上都看到过,写的内容大同小异。

  赵文华生性趋炎附势、投机钻营,出入官场就深谙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于是认严嵩为义父,以严嵩为靠山,得以步步高升,直至今日。

  不过,有严嵩做靠山后,赵文华并不满足。他觉得屁股底下的位置已经好久没挪动了,而且接触嘉靖帝的机会多了,他的心也不甘于现状了。

  他想要有一个更大的靠山——嘉靖帝。

  如果能获得嘉靖帝的恩宠,那他赵文华岂不是更可以平步青云了,甚至入阁也不无可能啊。

  另外,在赵文华看来,他义父严嵩的年纪真的很大了,所以赵文华的心思也就更加活泛了......

  经过深思熟虑后,赵文华想要找这个世上最大的靠山——嘉靖帝。

  为此,赵文华诸多考察和谋划,从嘉靖帝修道求长生为切入点,最终选择了以百花酒为敲门砖,在向嘉靖帝鼓吹百花酒效果时,还把严嵩当做了一个活广告,献酒时对嘉靖帝强调了一句,“臣师严嵩,服之而长寿。”

  皇上啊,我这百花酒喝了真的能延年益寿,而且效果好的很,我的老师严嵩,他很高寿吧?他就是因为服用了我这百花酒,才能活的如此高寿的。

  赵文华的这一个活广告举的好,嘉靖帝对百花酒一下子感了兴趣,于是着内侍给自己倒了一杯百花酒,品尝了一番。

  嗯

  喝完一杯百花酒后,嘉靖帝觉的效果确实不错,不仅浑身发热,有点像是服食仙丹后的那种飘飘然感,除此外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有一种想要临幸宫嫔的冲动,并且自信能发挥的很好。

  这是好酒啊。

  嘉靖帝深以为然,然后又想到了赵文华说的臣师严嵩服之而长寿这句话,这么说来,这么好的酒,严嵩在早前就已经喝过了啊,哼,枉这个老东西常常在朕面前表忠心,如此好的酒,喝过了,竟然不上报献于朕。

  于是乎,嘉靖帝便写了这么一道手谕,让内侍带到严府,交给严嵩。

  手谕里,责备感满满。

  所以,才有了今日这一幕。

  严嵩将嘉靖帝的手谕摔到赵文华脸上后,下一秒就一脸的后悔莫及。

  当然

  不是因为摔赵文华的脸。

  而是因为,这可是嘉靖帝的手谕啊,怎么可以拿来摔人呢,这可是大不敬啊。

  “老臣惶恐,一时糊涂,还请陛下恕罪。”

  严嵩口中称罪,诚惶诚恐的对着掉落在地上的嘉靖帝的手谕,行起大礼来。

  因为手谕就在朱平安跟前了,严嵩对手谕行跪礼,就跟向朱平安行跪礼似的。

  朱平安赶紧后撤,右移两步,避开了严嵩的大礼。

  啧啧啧

  严嵩不愧是严嵩,能得到嘉靖帝青睐,绝无侥幸一说。

  朱平安看着严嵩诚惶诚恐的对着嘉靖帝的手谕行大礼跪拜告罪,不由得感慨不已。

  行大礼告罪完毕,严嵩毕恭毕敬的双手捧起嘉靖帝的手谕,恭敬的放入书房内特制祭桌上。

  “梅村,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脸说误会?!”

  做完这些后,严嵩再度转身走出书房,站在门口,看向赵文华的眼神更加的愤怒了。

  “父亲。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正巧这会子厚来了,不如让子厚来评评理,如何?”

  这个时候,一旁的严世蕃挺着大肚腩,伸出一只熊掌似的大手,指着朱平安,向严嵩提议道。

  严嵩闻言,似乎眼睛一亮,点了点头,“东楼小儿言之有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哼,也省的某些翅膀硬了的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人......”

  “子厚,你且来与老夫评评理。”严嵩说完后,伸出手向朱平安招了招。

  “回阁老、严大人,平安刚刚酒醒,恐头脑尚不清醒......”朱平安小心翼翼的回道。

  清官难断家务事。

  况且,严嵩和赵文华两人对于自己来说,一个是大boss,一个是boss,两人下场交手切磋,自己一个刚进新手村的人,哪里能当两人的裁判呢。

  “酒醒就足够了。”严嵩意味深长的说道。

  严嵩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朱平安又能说什么呢,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来了。

  “今日休沐,老夫难得一起清闲。可是万万没想到祸从天降,一个时辰前圣上遣内侍给老夫送来了一张手谕,责嵩尝了仙酒为何不献于圣上。”

  严嵩说到这,以手扶额,重重的摇了摇头,“人间仙酒?琼酿玉液?老夫收到圣上手谕后,开始是一头雾水,不知圣上何意?!老夫何时尝过仙酒?还是颁发手谕的内侍提醒老夫说是某人进献了百花酒,不然老夫至死都还被蒙在鼓里呢。”

  “哼!老夫月前就注意到某人怀中鼓鼓的,当时未当回事,哼,现在想来,想必那个时候某人就将百花酒揣在怀里,时刻准备着向圣上进献了吧?!”

  严嵩说着,怒目瞪了跪在脚下的赵文华一眼,鼻音很重的哼了一声。

  这跟自己在史书和野史上看的记载,几乎如出一辙,朱平安听完后,心中如此想到。

  可是,如何评理呢?

  朱平安大脑如计算机一样,高速的运转了起来,努力思索起对策来。

  “义父,儿子都是一时糊涂......”赵文华再度以头抵地,哭求了起来。

  “一时糊涂?呸!你还有脸说一时糊涂。你司直西苑时,怀里揣着百花酒揣了一个多月,你现在给我说一时糊涂?我看你是深思熟虑,蓄谋已久!”

  严嵩气的吹胡子瞪眼,重重的吐了赵文华一口浓痰,怒斥赵文华不已。

  “子厚,你来给老夫评评理,看看老夫是不是冤枉了这个孽畜。”严嵩怒斥完赵文华,转头看向朱平安,语气明显和缓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