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施恩赵文华

第九百五十二章 施恩赵文华

  在赵文华被逐出严府的时候,朱平安也趁机向严世蕃提出了请辞。严世蕃此刻第一要务是协助严嵩回复嘉靖帝的手谕,朱平安的请辞自然非常顺利。

  才走出严府,朱平安就瞧见了在大门外,长跪不起、涕泪四流的赵文华。

  “赵大人。”

  朱平安客气的拱手打了一个照面,转身准备离去。

  “子厚……”

  朱平安才转过身,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赵文华的声音,叫住了自己。

  于是,朱平安停住脚步,转身看向赵文华。

  “刚才多谢了。”

  赵文华抬头目视朱平安,哑着嗓子,轻声说了一句。

  “赵大人客气了,平安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轻声回道。

  “唉,悔不当初啊……”

  赵文华叹了一口气,此时此刻很是后悔当初约过义父严嵩向嘉靖帝进献百花就的举动。本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没想到最后落了个鸡飞蛋打,不仅嘉靖帝的大腿没报上,连义父严嵩的大腿也丢了,真是得不偿失啊。

  前途无亮!漆黑一片!

  往日意气风发的严府红人赵文华,此刻一脸的颓废,整个人狼狈不堪。

  “天无绝人之路……赵大人还请振作。”

  朱平安立在赵文华身旁,听赵文华哀叹了半天后,轻声的劝慰了一句。

  “哎,天无绝人之路,可是义父这的路却是已经绝了。”赵文华用力的摇了摇头,一脸愁云惨淡,所谓哀莫大于心死也就是如此吧,深吸了一口气,绝望的嗟叹了一声,“我跟随义父身边十余年了,义父的脾气我再清楚不过了,一旦有所决断,必如磐石难移,义父逐我出门,已经是断无更改之可能了。”

  听到赵文华这一腔哀莫大于心死的话,朱平安忽地心中一动,意识到一个唾手可得的施恩机会,就摆在眼前了。

  赵文华现在是绝望的,他跟随严嵩多年,深知严嵩的脾性,这一次是他约过严嵩讨好嘉靖帝的行径,犯了严嵩的忌讳,掀了严嵩的逆鳞,他深知,今天严嵩说要跟他恩断义绝,那绝对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赵文华觉得已经是覆水难收,完全没戏了。

  不过

  朱平安可是知道,并非如此。

  根据历史记载,赵文华在被严嵩愤而逐出严府、恩断义绝之后,没过几日,赵文华便找机会去了严嵩夫人跟前哭诉,泪如雨下的向义母求助,又以给义妹添些体己嫁妆的名义,给严夫人献上了一份很厚很厚的厚礼。

  赵文华平日里对严夫人就恭敬孝顺有加,现在哭的这么可怜,再加上那份厚礼,严夫人当时就心软了,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约过老头子给皇上献了一坛酒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啊,这老头子也忒小气了。

  在严夫人的枕边风、斡旋之下,一场危机就此消除了,严嵩也不计前嫌,视赵文华为心腹,如初。

  另外,赵文华的百花酒也没有白献,嘉靖帝也由此开始注意起了赵文华……

  不过

  从现在来看,赵文华还没有想到通过他义母这一条路,续接严嵩这条断头路的办法。

  那自己岂不是可以做个顺水人情,反正这个办法赵文华早晚也都会想到,还不如自己提前拿来做个人情。

  日后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呢。

  决定了之后,朱平安便微微勾了勾唇角,蹲在赵文华身旁,轻声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赵大人又何必如此绝望呢。”

  “子厚,你不懂。”赵文华摇了摇头,一脸绝望,“义父与我恩断义绝之心,坚如磐石,断无可能了。”

  “坚如磐石,也怕柔情似水啊。”朱平安轻声道。

  “柔情似水?”赵文华闻言,自嘲的苦笑道,“子厚,你也看到了,我跪在义父脚下哭也哭了,求也求了,没用的……”

  “咳咳……”

  朱平安闻言,不由咳嗽了起来,一脸无语,你柔情似水管个屁啊。

  “子厚,你是说……”

  赵文华见状,嘴角抽搐了一下,继而用力的摇了摇头,“不行的,若是东楼还好,义父那是行不通的,义父为人并不好色,房内止有义母一人,未曾纳过任何一个妾室。以前也有官员送美女上门,但都被义父臭骂一顿,毫不犹豫的拒绝、退回去了。”

  晕。

  真是当局者迷,谁让你给严嵩送美女了!

  朱平安无语的往下扯了扯嘴角,摇头苦笑不已,“赵大人,阁老廉洁自律的大名,早就闻名天下了,我岂会明知故犯。”

  “那你的意思是?”赵文华不解。

  朱平安没有直接回答赵文华的问题,而是编造了一个莫须有的小时候的故事,“赵大人,我小时候调皮,有一次贪玩打碎了父亲心爱的茶壶,我当时以为天都塌了,肯定逃不了父亲的一顿揍。担惊受怕,见着母亲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母亲还以为我怎么了,担心不已,知道事情后,松了一口气,安慰我有她呢莫哭。父亲回来后,有母亲给我求情,父亲不仅没有打我,还给了我一文钱,让我去买糖果压压惊……”

  赵文华听了朱平安讲的小时候的故事后,心中一动,眼睛不由的亮了,眉宇间的阴霾顿去大半,宛如迷途中的羔羊看到了牧场的灯火一样,“你是说……”

  “赵大人,我听说你认严夫人为义母,侍奉义母极恭极孝,严夫人也视你如亲生,关心有加,待你极厚。阁老对你心如磐石,可是对严夫人呢?阁老身居首辅之位,位高权重,可是对严夫人仍然情比金坚,其他官员都是三妻四妾,可是阁老却不纳妾,不收通房,始终只爱严夫人一人,坚定不移。如果赵大人能够求得严夫人在阁老面前为你说情的话……”

  朱平安与赵文华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的建议道了出来。

  是啊,有道理!

  我可以向义母求情啊,义母最是心软了,另外……我想想,对了,义母最是疼爱二小姐了,二小姐眼看着定亲在即,义母最近在忙着给二小姐准备嫁妆,我可以以义兄的名义给二小姐添一份厚实的嫁妆呀,想必义母不会拒绝的……

  顷刻间赵文华心思百转,眉宇间的阴霾一扫而空,越想越觉得行得通。

  “子厚,多谢了!”

  赵文华越想越是激动不已,不由抬头看向朱平安,郑重其事的道谢。

  “赵大人客气了。”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然后起身拱手与赵文华道别,“谨祝大人心想事成,平安就不打搅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