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八十二章 徐府再会

第九百八十二章 徐府再会

  下午,朱平安才吃完未来李太后送的肉包子,窗外就开始滴滴答答下起了小雨,继而东风渐起,席卷雨滴敲打窗棱,接着雨就越下越大,腾云似涌烟,密雨乱如麻。

  大雨之中,朱平安收到了一份请柬,这是座师徐阶差人送到裕王府的。

  “斯日设帨佳辰,婺焕中天”

  徐师差人送来的请帖,朱平安收到请帖后,好奇的打开,观看了起来。

  人到半百,备酒祝寿。

  今日是徐阶夫人五十岁的生日,邀请自己等一众门生前往府邸吃寿面。

  师娘五十岁生日,当然要去祝寿了。

  朱平安看完请帖后,将请帖恭敬的收到了袖子里,对送请帖的人说道,“烦请回禀徐师,学生放衙后准时前往,还望徐师不要嫌学生叨扰。”

  “小的一定把大人的话带到。”

  送请帖的人恭敬的回道,然后告辞离去,他还要去给翰林院的张居正等人送请帖。

  放衙时,外面的大雨也丝毫未减,密雨如麻,将天地交织在了一起。朱平安穿着蓑衣,在刘大刀的陪同下,骑马来到了座师徐阶的府上。

  “哈哈,子厚你今天可来的有点晚哦,人家仲芳(杨继盛字仲芳)和叔大(张居正字叔大)可是早就到了。”

  徐府的大公子徐璠在门前迎客,看到朱平安后,哈哈笑着迎了上来,打趣道。

  “呵呵,世兄。平安来晚了,待会一定自罚三杯。”朱平安笑着回道。

  “好,这个是你说的,待会我可是要检查的。”徐璠笑着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把朱平安往院里推了一把,“老头子让我在这迎客,我就不送你了,反正家里你也熟了。”

  徐璠将朱平安推进院子后,转身对刘大刀笑道,“大刀,客院里备了酒席,你也进去吧。”

  客院的酒席是专门为刘大刀这样的扈从准备的。

  “谢谢大少爷。”

  刘大刀跟朱平安来过好几次,跟徐璠也算熟了,自然也就不客气了,笑着向徐璠道了一声谢,然后将马交给徐府的下人,跟着进了徐府。

  朱平安进了宴席现场后,发现自己来的确实算晚了,很多人都已经到了,比如说杨继盛和张居正等人。

  徐府的寿宴是按照古礼布置的,采用的分餐制。正中间摆着两张桌椅,供徐阶和他夫人坐,两侧各一溜摆开了十五张桌子。座上已经坐了八成了。

  “子厚,这里,这里。”

  “子厚这里。”

  朱平安才进现场就听到了两声熟悉的呼唤,抬头就看到了张四维、王世贞两人向着朱平安招手。两人坐在了后面位置,刚好被柱子挡住了,所以朱平安没能第一时间看到,这会两人起身招手,朱平安才看到两人。

  两人已经给朱平安占好座了,就在两人前面的位置。

  “子维,文生。”朱平安笑着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两人占好的位置上。

  “你们怎么没叫我一起来。”朱平安落座后问道。

  “我们不是听说你被圣上召到西苑斋醮了吗,还以为你今天会随老师一起回来呢。”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笑着解释道,“不然,我们早就去裕王府找你了。”

  “好吧,原谅你们了。”朱平安笑道。

  “子厚,打住。你原谅我们了,我们还没原谅你呢,既然你早就从西苑回了,怎么不顺路去找我们。”张四维敲了敲朱平安的桌子,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呃,头有点痛”朱平安摸着额头,表情痛苦。

  “怎么了,子厚?”王世贞关心的问道。

  “中午发生了什么,我好像失仪了,大脑一片空白,想的有点头痛”朱平安一脸无辜的说道。

  “噗子厚,你这借口也太硬了”王世贞忍不住笑了出来。

  张四维一脸无语的看向朱平安,哭笑不得。

  “好了,我认错了,待会自罚三杯赔罪。”朱平安嬉皮笑脸的告罪道。

  “得了,你有这个心就够了。就你那酒量,三杯酒下肚,估计就得我跟文生抬着你回家了。”张四维翻了一个白眼,对朱平安的酒量一点也不乐观。

  “就是,子厚你的酒量现在可是众人皆知。你要真心赔罪,不如写两副对联送给我和子维。”王世贞接着说道。

  “哎,不错,文生这个提议好,子厚你今天斋醮时的对联青词,我们可是听说了。你赔罪写给我们的对联,只能有过之而不能有不及。”

  张四维举双手赞同王世贞的提议,并要求朱平安的对联要比斋醮写给嘉靖帝的那副对联更好才可以。

  “遵命。”

  朱平安笑着应了下来,有着领先数百年历史积淀的他,表示毫无压力。

  在朱平安和张四维、王世贞笑谈的时候,前排就坐的张居正也在与杨继盛聊天。两人都是同一批的进士,坐的位置都比较靠前,一前一后紧挨着。

  此刻,两人正在聊天。

  不过,相对于张居正的笑意连连,杨继盛则冷淡很多,确切的说是不冷不热的,不爱搭理张居正。

  “久闻年兄与南京吏部尚书韩邦奇韩大人学习乐律,深得其中精髓,更是亲手制了十二律,吹奏时声音均极和美。今日适逢师母寿辰,不知居正是否有幸听闻年兄天籁之奏。”张居正身体微倾,笑着对杨继盛说道。

  “不巧,盛正斋戒,不得娱乐。”杨继盛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断然拒绝。

  “哦,那是居正没有耳福了。”

  张居正对于杨继盛的拒绝一点也不惊讶,他知道昨天杨继盛拜访之后,对自己很失望,觉的自己是一个胆小怕事、苟且偷生的软蛋,与他不是一路人,所以对自己冷嘲热讽再正常不过了。

  “况且,音律一途,小道也,叔大,国器也,国器之才岂可耽于小道,岂不有损国器之名,有污国器之躯。叔大年兄,当自为国珍重,避祸避此小道为上。”

  杨继盛言语之中透着浓浓的嘲讽,说完之后,自顾自的端起茶杯饮茶,不再搭理张居正。

  端茶送客。

  嘲讽与疏离如此明显,一时间,张居正竟无言以对,气氛有些尴尬。

  不过

  内心里

  张居正是高兴的,杨继盛太过危险了,他正好想与杨继盛划清界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