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九十章 请诛贼臣疏

第九百九十章 请诛贼臣疏

  “盛,前些时日,作了一篇八股文章,子厚若是有暇,不妨帮盛斧正一二。”

  早膳用到一半,朱平安还在想怎么开口提奏疏的时候,杨继盛从他怀里拿出了一篇折叠的宣纸,口称是他所作的八股文,请朱平安帮他斧正。

  八股文?

  朱平安闻言楞了一下,继而心蓦地一跳,这个所谓的“八股”应该就是杨师兄的奏疏了。

  果然。

  等朱平安接过杨继盛递来的“八股”,打开一看,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样。

  “请诛贼臣疏”

  封面开头这五个铁画银钩的大字,宛若铁骨铮铮的脊梁一样,扑面而来。

  朱平安览后抬头看向杨继盛,杨继盛微微笑了笑,示意朱平安继续往下看。

  于是,朱平安翻看正文,继续往下看:

  “兵部武选清吏司署员外郎事主事臣杨继盛谨奏:为感激天恩、舍身图报,乞赐圣断早诛奸险巧佞、专权贼臣以清朝政,以绝边患事。臣前任兵部车驾司员外郎,谏阻马市,言不及时,本内脱字,罪应下狱,被逆鸾威属问官,将臣手指拶折、胫骨夹出,必欲置之于死。荷蒙皇上圣恩,薄罚降谪。不二年间,复升今职。夫以孤直罪臣,不死逆鸾之手,已为万幸,而又迁转如此之速,则自今已往之年,皆皇上再生之身;自今已往之官,皆皇上钦赐之职也。臣蒙此莫大之恩,则凡事有益于国家,可以仰报万一者,虽死有所不顾,而日夜只惧思所以舍身图报之道,又未有急于请诛贼臣者也。况臣官居兵曹,以讨贼为职,然贼不专于外患,凡有害于社稷人民者,均谓之贼……”

  这是朱平安第一次看到杨继盛原版的《请诛贼臣疏》,朱平安在现代并没有看过杨继盛的奏疏原文,只是知道奏疏大意,以及一些关键地方。

  朱平安看的很认真,字斟句酌,研究奏疏中除了“或问二王”这一忌讳外,还有无其他忌讳之处。

  这第一段是交代背景,并无不妥之处。

  朱平安继续往下看第二段:“臣观大学士严嵩,盗权窃柄,误国殃民,其天下之第一大贼乎!方今在外之贼惟边境为急,在内之贼惟严嵩为最。贼寇者,边境之盗,疮疥之疾也;贼嵩者,门庭之寇,心腹之害也。贼有内外,攻宜有先后,未有内贼不去而可以除外贼者,故臣请诛贼嵩,当在剿绝贼寇之先。且嵩之罪恶贯盈,神人共愤,徐学诗、沈炼、王宗茂等常劾之矣,然止皆言嵩贪污之小而未尝发嵩僭窃之罪。”

  杨继盛在这第二段切入正题,痛批严嵩之罪,言徐学诗、沈炼、王宗茂等人弹劾严嵩都只弹劾了严嵩贪污这些皮毛小罪,没有弹劾到严嵩僭越的大罪。

  这一段虽然带着杨师兄的个人情绪,但是总体来说,也并无不妥之处。

  朱平安继续往下看,然后就到了正题了。

  杨继盛呕心沥血、披肝沥胆了三千余字揭露了严嵩专政叛君之十大罪五大奸。

  朱平安一边看一边总结了一下,杨继盛在奏疏中揭露了严嵩如下十大罪:

  一大罪:我朝太祖皇帝见宰相专权之祸,遂罢丞相、设阁臣,备顾问,而贼臣严嵩挟皇上之权,侵百司之事,处处以丞相自居,虽无丞相之名却窃有丞相之实,权势滔滔,官员每每升迁,未及谢皇恩,必先拜谢贼嵩,盖因他们知事权出自贼嵩,只知畏惧奉承贼嵩而已。此坏祖宗之成法也。

  二大罪:圣上贼臣严嵩票拟。圣上每用一人,贼嵩便四处炫说这人是我票拟本上推荐的;圣上每罢免一人,贼嵩便说此人不勤附于我,所以我才在票拟本上罢免他;圣上每宽大一人,贼嵩则说是他票拟本所救;圣上每罚一人,贼嵩就四处向人扬言说这人得罪了他,他才在票拟本上报复的。贼嵩处处时时借助圣上的喜怒恣肆威福,所以群臣感嵩之惠甚于感皇上之恩,畏嵩之威甚于畏皇上之罚。用舍赏罚之权既归于嵩,大小臣工又尽附于嵩,嵩之心胆将不日大且肆乎?窃君上之大权。

  三大罪:陛下每有善政,贼嵩皆言此出自他的建言,他这是抢夺、磨灭圣上之功。

  四大罪:贼嵩纵子僭窃皇权,委重权于其子严世番,故京师有“大丞相、小丞相”之谣。

  五大罪:贼嵩公器私用,大肆对其亲人、私党加官进爵,冒朝廷军功。

  六大罪:贼嵩大肆接受贿赂,引用诸如赵大膺、高博泰之奸臣,祸害天下。

  七大罪:外寇入侵,贼嵩惧怕作战,误国家军机。

  八大罪:贼嵩把持朝政大权,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九大罪:文武官员升迁,但论贿金多少,致使贪污削剥盛行于世,大失天下人心。

  十大罪:自贼嵩主事以来,朝野贿赂成风,官风不正,官员以投机取巧为能事,败坏风俗,乌烟瘴气。

  朱平安逐字逐句研读十大罪之后,发现这十大罪之中的第六大罪,举的例子提到了自己曾经弹劾的赵大膺、高博泰等人,将他们作为了严嵩接受贿赂的例子。

  这大约是自己蝴蝶翅膀煽动的影响之一吧。

  这十大罪虽有些许夸大,但都是事实,杨继盛撕开了所有的遮羞布,直指严嵩的深重罪孽,尤其是前三罪,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怪不得历史上,严嵩看到杨继盛的奏疏后,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研读完十大罪,朱平安隐隐的还有一种感觉,觉的杨师兄弹劾严嵩的这十大罪,有些把皇上也给兜进去的感觉......

  在杨师兄的奏折中,严嵩俨然成为了一代权奸,都有点像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了。

  自古昏君出奸臣。

  权奸更甚。

  只有懦弱的昏君才能出权奸。

  若是明君,又如何被臣子蒙蔽到如此地步?如是强势的君主,又如何会被臣子僭越?

  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或者说是自己的错觉,因为自己知道历史上杨继盛因为这篇奏疏惹了圣怒,所以带着这种先入为主的认知来看这篇奏疏的话,可能会有这种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