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十三章 交锋

第一千二十三章 交锋

  杨继盛接连两次的辩解都很到位,这让何鳌很是意外,原本觉的杨继盛为人耿直、嫉恶如仇的性格,可以抓到漏洞,没想到杨继盛竟然不上套!

  不过,何鳌可是在官场修炼几十年的老狐狸了,一不行,二不成,那就来个三。

  “杨继盛,你可想好了......如果你这么说的话,那你就是假借亲王名义诬陷上官了?!你这可是诈传亲王令旨啊!这可是死罪!你可要想清楚了?!”

  何鳌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接着目光悲悯的看向杨继盛,缓缓开口道,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威胁。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尚书,你是要效仿秦桧了吗?!”杨继盛抬头与何鳌对视。

  “我非秦桧,你也非岳武穆。你没有与二王沟通,却说二王可以为你作证,你这不是诈传亲王令旨是什么?!”何鳌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冷笑着问道。

  “我方才已经说了,二位亲王殿下不惧严嵩,敢在圣上面前说真话!这就是我在奏疏中言‘或问二王’的原因!没有私下交通二王,更没有诈传亲王令旨!”

  面对何鳌的污蔑,杨继盛脖颈上的青筋都鼓出来了,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齿回道。

  “杨继盛,诈传亲王令旨这可是死罪。念在你十年寒窗、科举不易,老夫给你个机会,若是你交代出主使或者同党,老夫可以在圣上面前为你求情。”

  何鳌敲了敲审判席,将身体向前倾了些许,目光灼灼的盯着杨继盛,语气和缓了几分,引诱杨继盛攀咬。

  “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尚书,省省口水吧。弹劾严贼乃我一人所为,没有主使,没有同党。何尚书,说实话,年轻时的您,是我学习消防的楷模,您谏阻武宗南巡被杖,声名大著,嘉靖年初,您议“大礼“,逆旨,被廷杖几死.....怎么老了,反倒越活越倒退了?!廉颇老矣,尚能饭!曹操老骥,志千里!黄忠七十,定军山!可是您老,不,是你,现在你可当不起‘您’了,你老了老了,反倒成了奸贼的鹰犬,助纣为虐......呵呵,树要皮人要脸,没脸没皮是何东西?!何尚书,逢年过节,你还有颜面祭拜贵祖贵宗吗?!!你不觉的羞愧吗?!”

  对于何鳌的引诱威胁,杨继盛冷笑了一声,对其嗤之以鼻,讥讽他越老越没种,年轻时直谏两任皇上连死都不怕,老了老了却成了严嵩的鹰犬。

  杨继盛说罢,堂下尤其是公衙外围观群众那里便爆发出一阵阵哄声。

  当众被揭破老底,又听着下面嗡嗡非议声,何鳌的一张老脸都不知何处安放了。

  “杨继盛!!!辱骂主审!藐视公堂!视朝审为儿戏,若是再不罚你,置我朝律法于何地!”

  一旁的王学益用力的一拍桌子,阴沉着一张脸,恶狠狠的对杨继盛说道。

  说着,王学益便从签筒里摸出了一根黑色的令签。

  何鳌乐见其成。

  之前阻止过一次的郎中史朝宾朝王学益看了过来。

  “史大人,之前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罚他。你之前也有言在先,若是再犯,再打不迟。现在,你也看见了,杨继盛这已经是第二次辱骂审官了!须知,法行无亲,令行无故......”

  王学益注意到史朝宾的目光,扯了扯嘴角,阴沉着一张脸幽幽的说道。

  史朝宾嘴唇微动,终是没有说出话来。

  王学益满意的扯了扯嘴角,然后将手里的令签重重的投掷向杨继盛,冲堂下的刑部衙役恶狠狠的吩咐道,“杨继盛辱骂审官,藐视公堂,冥顽不灵,与我狠狠的打!”

  “遵命。”

  四个长相凶悍的衙役应声而出,拎着杀威棒直奔杨继盛,二话不说便将杨继盛按趴在地上。

  杨继盛被按趴在地上,身体狼狈不堪,不过脸上却是带着讽刺的笑容,目光蔑视的盯着公堂上的王学益、何鳌等人,用力的大笑了三声,“真是笑话,我杨继盛实话实话,却成了辱骂?!怎滴,自己做人鹰犬,却不许人说了!”

  “给我着实打!”王学益恼羞成怒。

  “要打便打,岂有怕打的杨继盛。”杨继盛丝毫不惧,谈笑自若。

  领命的凶悍差役,二话不说便将手里的刑杖重重的挥向杨继盛的臀部。

  一杖下去,击打声响彻公衙。

  杨继盛额头冷汗直冒,咬紧了牙齿,目光直勾勾的射向主审席,“汝等名为审官,实为严贼鹰犬,助纣为虐,终将有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打,给我重重的打!”王学益见状,更是恼怒。

  凶悍差役更是用力。

  一下接着一下,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杨继盛额头冷汗如雨,忍痛将嘴唇都咬破了,血液透过嘴角流了下来。

  不过,杨继盛始终未发出一声喊疼之声。

  朱平安看着杨继盛在公堂之上受刑,不由得将拳头攥的紧紧的,胸膛剧烈起伏,深呼吸了数十次方才控制住自己心中熊熊燃烧的不平火焰。

  刑杖打完之后,何鳌再一次审问杨继盛,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杨继盛,你是老夫看着一步步成长的,看你受刑,老夫也是于心不忍。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是如实招了吧。究竟是谁指使你弹劾诬陷上官?你为何要牵涉二王?”

  杨继盛此刻已经被刑杖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了。

  听到何鳌的审问,杨继盛抬起头,晃了一下头,将遮住他视线的乱发甩开,嘴唇翕动,吐出一口血水,“呵呵,何尚书是不是当狗当惯了,听不懂人话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说一遍,无人指使!我言‘或问二王’,是因为二位亲王殿下不惧严贼,可以讲真话,我希望圣上可以从二位亲王殿下那里了解事情真相,看破严贼祸国殃民的丑陋面目!”

  何鳌面色铁青!

  “伶牙俐齿,冥顽不灵!”何鳌摇了摇头,“那你就是讹传亲王令旨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杨继盛冷笑。

  “冥顽不灵......无妨,这一篇暂且翻过,本官等着你招认。”何鳌哼了一声,接着又审问道,“杨继盛,除了诬陷上官外,你在奏疏中还道陛下任人唯亲,失明失察,理政不躬,包庇偏护,此欺君罔上之罪,汝有何话说?”

  杨继盛抬头,“我非责备圣上,只是提醒圣上,莫再优容姑待严贼!我这是尽忠臣子本分,报答皇恩。”

  “满口胡言!汝奏疏在此,证据确凿,岂容你狡辩!”何鳌冷笑一声,将杨继盛奏疏的抄本丢到杨继盛跟前,上面将杨继盛涉嫌指责嘉靖帝的话,都一一标注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