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十七章 连贬三级

第一千二十七章 连贬三级

  看到史朝宾在结案词上备注的话,王学益瞬间脸黑如锅底,扭曲到狰狞,牙齿咬的“格格”直响,拳头攥的青筋直露,眼睛里迸射着无法遏制逇怒火。

  “史朝宾,你罪该万死!”

  王学益如此狰狞的瞪了史朝宾足足三秒钟,咬牙切齿的伸出气的颤抖的手,用力的点了史朝宾三下,然后气咻咻拿起结案词,转身向着公衙里堂而去。

  顷刻,朱平安隐约听到里堂传来一阵愤怒的斥骂声,还有王学益惶恐解释的声音,再往后就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了。

  过了大约一盏茶时间,王学益倒退着从里堂出来。

  回到公衙后,王学益径直来到史朝宾跟前,从怀里摸出一份新鲜出炉的公文,像是喂狗一样丢给史朝宾,冷笑了一声,表情很是解恨的说道,“史大人,你不是左一口律,右一口法吗,恭喜你,你有施展拳脚的舞台了!泰州通判!”

  泰州通判!

  这是一口气连贬了三级啊!

  立贬!!才得罪严党,这就立马被贬官了!真是神速啊!

  严党,真是得罪不起啊!

  众人一片哗然。

  严党之恶,无法无天!史大人,对不起......朱平安对严党痛恨不已,对史朝宾愧疚不已。虽然朱平安也知道,即便没有自己的建议,史朝宾也难逃此劫......

  “哈哈哈,好,有汝等存在,如此蝇营狗苟、沆瀣一气、败法乱纪之地,我史朝宾早就待不下去!泰州,儒风之盛,素冠淮南,吾心向往之,一刻也不想耽搁,告辞......”

  史朝宾爽朗大笑,背负起双手,潇洒洒脱的向着公衙外,大步离去。

  呵呵

  只是被贬泰州通判而已。

  史朝宾甩着袖子,大笑着大步离去。

  围观朝审的群众,自发的给这位坚持正义的朝审官员让开了道路,给与崇敬的目光。

  看到史朝宾大笑着潇洒离去的身影,朱平安心中的内疚稍稍减轻了几分。

  “死鸭子嘴硬!肠子都悔青了吧!”

  王学益看着史朝宾的背影,恶狠狠的唾弃了一口,恨恨的骂了一声。

  结案词是改不了了。一来时间来不及了,二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结案词也不能重新起草。

  王学益只好将史朝宾备注了的结案词送呈西苑,不过在送呈之前,王学益又请主审官刑部尚书何鳌在结案词上,以主审官的身份备注了一席话。

  内容自然无外乎是杨继盛所犯讹传令旨等罪,证据确凿等等所云。

  放在之前的话,何鳌还会犹豫,但有了史朝宾被立贬三级的前车之鉴,何鳌对王学益的要求,一点都没有拒绝。

  何鳌在结案词上备注之后,结案词便被快马加鞭送呈西苑,请嘉靖帝预览。

  在等待嘉靖帝御批的时候,结案词的内容已经传遍朝审现场每一个角落了。

  听到朝审判定杨继盛犯讹传令旨、欺君罔上、诬陷上官等罪,围观群众登时义愤起来。

  “凭什么判决杨大人讹传令旨!杨大人哪里讹传令旨了?讹传什么令旨了?”

  “枉法裁判!冤枉好人!”

  “怎么不查杨大人弹劾的内容呢?”

  “凭什么只审杨大人一人,被弹劾的严嵩呢,为什么不审他?他才该审!”

  “不公平!放着罪大恶极的严嵩不审,却冤枉好人!这是什么世道啊。”

  “严党恶贯满盈,只手遮天,上蒙蔽圣上,下恶事做尽。老天爷怎么不降道雷,劈死这群恶人呢......”

  围观群众人多势众,也不怕被算账,你一句,我一句,汇成了一股又一股义愤的海啸,席卷了整个朝审现场。

  王学益都坐不住了,不时严令刑部官吏差役下去维持秩序,制止围观群众。

  但是,外面的围观群众人山人海,这些差役下去,连一个浪花都翻不起来,又何谈制止了。而且,这些差役越是制止,群众越是义愤,海啸愈发汹涌。

  人心所向,人言可畏。

  义愤的海啸都传到了公衙内堂,在内的严嵩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些个愚民百姓,他们懂什么!王学益是干什么吃的,也不管管!”

  鄢懋卿皱起了眉头,起身欲往外走。

  “景卿,坐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堵不如疏,等到圣上圣旨下了,这些愚民百姓自然也就知道杨继盛的真面目了。”

  严嵩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

  “难啊,便是圣旨下了,怕这些愚民百姓也只会说是阁老蒙蔽了圣上。”

  一个白发苍苍的官员开口说道。

  这是国子监司业王材,其实他本不应在这里的,他只是旁听官员,应该在外面坐的。不过,王老大人年纪大了,外面有风,又嘈杂,他体弱不胜,便请求进里堂来了。他是国子监司业,属于副校长了,资历又老,门口的人不敢拦他。

  “王老先生有何高见?!”严嵩见王材似乎话里有话,便抬头问道。

  “阁老,您听听......众口铄金,人言可畏啊。以老朽愚见,阁老何不网开一面,放杨继盛一马。否则,因为杨继盛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害的阁老遗臭万年的话,多不值啊。”

  王材颤颤巍巍的起身,拱起手对严嵩建议道。

  听了王材的建议,又听了听外面群众的义愤之言,严嵩微微闭上了眼睛,思索了起来,继而叹了一口气,“王老先生所言有理,杨继盛虽然死劾与老夫。但是,老夫也可怜他对圣上对大明的一番忠诚,老夫也有心替他在圣上面前求求情,请圣上念在他愚忠的份上,宽恕他这一遭......”

  “父亲,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无规则则不可成方圆。父亲身为我大明首辅,又岂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干涉国法呢。父亲万万不可有此私念。否则,父亲就真成了杨继盛奏疏中弄权的权奸了......”严世蕃见严嵩有松动的意思,不由的摇了摇头,慷慨陈词阻止道,如此慷慨说完后,凑近严嵩耳边,微不可闻的耳语道,“杨继盛一日不死,则父亲一日无宁日。”

  听了严世蕃的阻止,严嵩一下子清醒了,幽幽的看了王材一眼,决口再也不提放杨继盛一马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