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六十五章 臣虽愚鲁,不敢奉诏(一)

第一千六十五章 臣虽愚鲁,不敢奉诏(一)

  “圣上见了我的奏疏,勃然大怒......”倔老头捋着胡须叹息了一声。

  废话,你这样上疏,圣上不勃然大怒才怪呢,都多少年没有人敢在圣上面前臧否修玄了。你这样都算是命大的了,命小点的,早就被处死了。

  朱平安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接下来的两天,朱平安就在诏狱里度过了。诏狱方面以案情重大、事关机密为由,禁止任何人前来探望,不过好在有杨老做邻居,倒也不孤单。

  朱平安和杨老已经混熟了,两人隔着栅栏画了一张棋盘,用草芥、小泥块、碎石子作为象棋棋子,下下象棋;或是探讨四书五经,在诏狱的这两日,朱平安从杨老这学到了不少学问。

  精神层面很丰富,但物质方面就乏善可陈了。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牢房位于地下,又潮湿又阴冷,朱平安还好,年轻人火气大,扛得住,杨老就不好挨了,虽然朱平安从自己牢房里给杨老抱去了很多干草,可是晚上的时候,杨老仍是不好过,尤其是老寒腿发作的时候,更是度日如年。

  伙食嘛,诏狱里一日三餐能按时供应就不错了,色香味什么的,就不要考虑了。

  第一日朱平安还不习惯,对诏狱供应的馊粥和生有霉点的馒头,难以下咽,但第二日的时候,朱平安虽不能吃的津津有味,但一点饭粒都没剩下。

  第三日中午,朱平安和杨老正下棋下的难解难分的时候,牢房过道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有人来了?还不少?”

  朱平安听到这一串脚步声后,很是好奇的抬头看去,只见过道里走来了一行二十多人,有锦衣卫,有内侍太监,衣着华丽,看上去来头不小。

  杨老大人此时也放下来手里的石子卒,抬头看向走来的一行人。

  找谁的?

  朱平安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杨老,不知道这一行人是冲谁来的。

  得是找自己的吧?

  自己进诏狱三天了,还从没有被审问、过堂过,就像是被遗忘了似的。

  这是终于想起自己了?!

  朱平安起身,活动了活动手脚,打起了一百分的精神,准备迎接来人。

  很快,过道一行人就来到了牢房跟前,停住了脚步。打头的是一位头戴高冠,身着大红蟒袍,风凰补子的宦官,手捧佛尘,一脸尖酸刻薄之相。朱平安并不认识此人,不过认识陪在这位宦官身边的人,他是锦衣卫同知拓海,上次与赵大膺刑部陈情的时候,拓海就是主审官之一。

  朱平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可是没想到一行人走到隔壁杨老大人那就停住脚步了。

  “杨老头,圣上派杂家来看你。”

  大红蟒袍宦官停在了杨最牢房前,似乎受不了诏狱的腐臭味道,伸手掏出一个绣帕捂着了鼻子,另一手掐了一个兰花指点向杨最,尖着嗓子喊话道。

  “臣杨最拜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最从地上起身,拍了拍囚服上粘的草芥,向着西苑的方向下跪行大礼。

  礼毕,杨最起身,腰杆笔直,仰着下巴,看向大红蟒袍宦官和锦衣卫同知拓海。

  这个老东西!

  大红蟒袍宦官皱了皱眉,对杨最的态度很是不满,尖着嗓子道,“杨老头,圣上念在你年老不易,特地给了你一次机会,圣上问你,你可知道错了?!若是你写上一份认罪奏疏,圣上可念在你为大明奉献的大半辈子的份上,饶了你这次。”

  朱平安在一旁听清楚了,嘉靖帝这是要杨老认错,再写一封检讨书,就可以放了杨老。

  这个可以啊。

  杨老一把年纪了,这几日被诏狱的阴寒折腾惨了,能出去再好不过了,朱平安由衷的为杨老感动高兴。

  不过

  朱平安又担心起来了,依杨老的脾气,要他让错,再写一封检讨书,这太难了.......

  果然

  朱平安抬头看向杨老,正好看到杨老对大红蟒袍宦官嗤之以鼻的模样。

  “老夫多谢圣上一番拳拳爱护之心,可是老夫愚鲁,实不知自己哪里错了。”

  杨老头仰起下巴,哼了一声,拒绝认错。

  “你!!!你这个不识好歹的老......老头!!!”大红蟒袍宦官气急,差点把老东西给骂出来了,临到嘴边换成了老头,伸出兰花指,愤愤不平的指向杨最,“你一个养马管马政的老头,好好的鼓捣你的马政不好,以你的年纪,再熬一年半载,就可以告老还乡了,到时候好歹也是个三品京官,回家岂不光宗耀祖,这是你们杨家祖坟冒青烟才修来的福气。你倒好,竟敢对圣上指手画脚,现如今天下承平,百姓安居乐业,这不都是圣上龙御天下的功劳,圣上抽时间修仙炼丹怎么了,又不是放手不管了,那有你指手画脚的道理。现如今,圣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念在你年老不易的份上,特意给了你一次机会,你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修仙炼丹乃山栖澡练者所为,岂有高居黄屋紫闼,兖衣玉食,而能白日翀举者?且如今北虏南倭,水旱之灾不绝,如何能言天下承平?!若圣上弃修炼,专注于朝政,我大明江山社稷幸甚,我大明百姓幸甚。”

  杨最吹胡子瞪眼,伸手抓着栅栏,手背青筋毕露,气势比大红蟒袍宦官更胜一筹。

  修仙炼丹是在山中隐居的人所做的事,哪里有居住在豪华的宫殿里,穿着华丽的衣服,吃着精美的食物,却能在白天飞上天的呢?且现在,北方的鞑靼和南方的倭寇为祸不断,水灾旱灾连绵不绝,怎么能称得上天下承平呢。如果圣上可以放弃修仙炼丹,专注于朝政的话,我大明才更幸甚。

  杨最这是当面开怼,丝毫不留情面。

  “你!杨老头,再给你一次机会。圣上口谕,若汝知错,知错能改,则善莫大焉。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大红蟒袍宦官掐着兰花指,指着杨最,阴沉的脸上乌云密布,咬着牙齿道。

  “臣虽愚鲁,不敢奉诏。”

  杨最毫不犹豫的仰起下巴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