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六十八章 静夜思

第一千六十八章 静夜思

  “小朱大人,杂家废话就不多说了,圣上还等着杂家回话呢。咱们这就言归正传,开始问询吧。”

  孟冲笑眯眯的看向朱平安。

  “请。”

  朱平安向孟冲拱了拱手,然后面向西苑的方向行大礼参拜,三呼万岁。

  “小朱大人,圣上问你,杨继盛上奏前,汝是否看了奏疏,提了意见?”

  孟冲避开了朱平安的正前方,站在斜一步的地方,看着朱平安问道。

  “是。”

  朱平安诚实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心里清楚东窗事已发,否认也没用,当日知道此事的,除了周方正还有杨师兄的儿子在,另外杨府的下人也可以作为旁证,甚至自己早晨自己从临淮侯府去杨师兄府上所遇到的路人、店铺等等都可以作为旁证,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蹲诏狱的这些日子,不,甚至是周方正揭发检举的那一日,嘉靖帝估计早就查清真相了。现在来问自己,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如果自己否认的话,必然会落下不好的印象,还不如索性光棍的承认,还能在圣上那留下一个敢作敢当的好印象。

  “呵呵,小朱大人实诚。来前,圣上交代了,若是小朱大人承认了,就让我接着往下问,若是小朱大人否认了,那杂家就不必往下问了。”

  孟冲笑眯眯的看着朱平安说道。

  孟冲说的话,让朱平安后背瞬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刚刚真的是好险。

  不必往下问......

  这话什么意思,就不用多说了吧。幸亏自己刚刚理智,没有故作聪明,不然,运气好的话,自己怕是要把诏狱坐穿,运气不好的话,自己怕是已经凉了。

  “小朱大人,圣上问你,缘何建议杨继盛删除‘或问二王’?”孟冲再度问道。

  “因为我觉的杨继盛奏疏中,这一点错了。”朱平安轻声回道。

  “你说‘或问二王’错了,所以建议删除。那奏疏中弹劾严嵩的地方并未建议删除,岂不是说杨继盛弹劾严嵩,并无错了?”孟冲紧接着又问道。

  “不是。只是,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罪臣入仕裕王府,了解裕王事项,深知裕王谨遵大明祖制,一不干涉朝政,二不接触外臣,所以罪臣知道杨继盛奏疏中‘或问二王’错了。另外,罪臣最先是劝阻杨继盛上奏的,既然当时周方正大人就在杨继盛卧室中,那么这一点周方正大人一定很清楚。”

  朱平安轻声回道,最后半是认真半是讽刺的将周方正拉出来为自己作证。

  “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孟冲看着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张宣纸。

  朱平安见状有些好奇,孟冲代圣上闻讯,这会取宣纸出来是做什么?!

  “小朱大人,圣上说你不是喜欢修改建议吗,李太白的这首诗,你与朕改改看,若是改的好,朕可以对你从轻发落,若是改的不好,那你就留在诏狱与杨继盛作伴吧。”

  孟冲笑眯眯的传达了嘉靖帝的最后一个问询,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有些同情。

  别看孟冲在尚膳监任职,其实他精通文墨,是内廷内书堂毕业的高材生。

  修改李太白的大作!

  在他看来,圣上的这最后一个问询,其实是有点,不,是蛮刁难的。

  李太白是谁啊,李白啊,大名鼎鼎的“诗仙”啊,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啊!苏轼有言“李太白、杜子美以英玮绝世之姿,凌跨百代,古今诗人尽废”,李白就是古诗届的泰斗传奇,制霸古诗,无人能及。他所做的诗,谁能改?还要改的好?!

  而且。

  圣上让朱平安修改的这首诗,可是李白的代表之作、扛鼎之作,传诵前年之作。

  所以,孟冲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有些同情。

  至于孟冲身旁的大红飞鱼服锦衣卫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就像是豺狼看奄奄一息的猎物似的,在他眼中,朱平安已经完了,彻底凉凉歇菜了。

  其实,朱平安听到孟冲传达的最后一个问询时,心里面也是不由咯噔了一下。

  修改李白的古诗?!还要改的好?!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若是说其他人的古诗,朱平安还有几分把握,可是李白的古诗,朱平安还真没有把握。

  “小朱大人请吧。因为圣上还等着回话,杂家只能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孟冲同情的看向朱平安,将手里的宣纸徐徐展开,弯下腰将其展示给朱平安看。

  《静夜思》

  ………………

  朱平安抬头看向宣纸,宣纸上李白的古诗跃入眼中,然后朱平安眼睛不由的瞪大了,嘴角也忍不住抽搐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傻了一样。

  “小朱大人......”

  孟冲看到朱平安目瞪嘴抽的模样,还以为朱平安是绝望痛苦所致,不由得更是同情。这可是李白的《静夜思》啊,从小启蒙开始就接触的李白的经典代表作,已经流传赞颂近千年了,经典就是经典,谁能改动的了呢。

  “哼,呵……”

  大红飞鱼服锦衣卫见状,不由得幸灾乐祸的哼了一声,嘴角也勾了起来,在他眼中,朱平安这条奄奄一息的猎物,此刻已经在呼最后一口气了。

  “来人,快些点香。”大红飞鱼服锦衣卫催促手下将计时的香点上。

  看着燃着的香,大红飞鱼服锦衣卫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宛若屠夫看向砧板上的肥猪一样。

  然而,却不知被他视为砧板肥猪的朱平安,他的目瞪嘴抽并非绝望痛苦,而是大喜过望的激动。

  如果是李白的其他大作,朱平安还真没有把握,但这首《静夜思》,朱平安不能再有把握了。因为,孟冲所展示给朱平安的《静夜思》是宋版本,与现代流传的版本不一样。现代流传的版本是经过明朝赵宦光、黄习远修改,以及清朝修订后形成的版本,修行后的《静夜思》更朗朗上口,意境更美,在民间及文学界也更受欢迎,这是长久以来集体的选择。

  而此时,赵宦光、黄习远还没有出生呢。

  朱平安看着孟冲展示的这篇《静夜思》,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

  《静夜思》

  床前看明月,疑是地上霜。

  抬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