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七十一章 言而有信

第一千七十一章 言而有信

  “《静夜思》”孟冲应旨跪在地上,从题目开始朗声诵读朱平安修改后的《静夜思》。

  嘉靖帝坐在草坪上专心致志的撸猫,一心讨猫主子的欢心,半点注意力也没有分出,似乎只是把孟冲的朗读当成了撸猫的背景音乐而已。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孟冲朗读出了朱平安修改后的前两句。

  专心致志撸猫的嘉靖帝,听了孟冲朗读的这两句,手上撸猫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虎斑肥猫低声的咕噜了起来,用脑袋蹭了两下嘉靖帝的手,催促嘉靖帝继续。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孟冲接着将最后两句也朗读了出来。

  嘉靖帝听后,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似有感触,彻底忘记撸猫了。

  在嘉靖帝脑海中,陆洲兴王府的一砖一瓦开始慢慢的浮现了出来,曾经生活经历的一幕幕场景,也开始在脑海中一鳞半爪的闪现了起来......

  “喵喵~”

  虎斑肥猫见嘉靖帝冷落了自己,不由不满的喵喵了起来,不住的用脑袋蹭嘉靖帝的手。

  “呵呵,朕的龙虎大将军吃醋了。”嘉靖帝回过神来呵呵笑了笑,轻轻摸了摸虎斑肥猫的脑袋逗弄了起来,“改日若是有机会,朕带龙虎大将军去朕的老家陆洲兴王府转转,那儿没这儿大,但是有一片假山,洞穴诸多,大将军定会喜欢。”

  跪在地上低着头候旨的孟冲听了嘉靖帝的话,心中波荡起伏了起来,这是圣上听了小朱大人修改的《静夜思》,触景生情,想念起龙潜时的陆洲兴王府了。

  “抄录数份,传至无逸殿,客观评点,报与朕听。”

  嘉靖帝逗弄了片刻虎斑肥猫后,淡淡的对跪地候旨的孟冲吩咐了一句。

  “奴才遵旨。”

  孟冲以头触地,领旨起身,低着头倒退着离开。

  很快,孟冲就抄录了数份《静夜思》,送至无逸殿,请众值臣评点。

  “嗯?竟然是改写了诗仙李太白的《静夜思》。敢问孟公公,这份《静夜思》出自何人之手?”

  在开始评点前,有值臣问孟冲,这份修改版的《静夜思》出自何人之手。

  “这份《静夜思》出自......”

  孟冲正要开口告之众值臣这份《静夜思》出自朱平安之手,但刚张开嘴巴,脑海中蓦地想到嘉靖帝吩咐的那句“客观评点”,客观评点呢,若是众值臣知道了作者是小朱大人,点评时岂不是容易会带上对小朱大人的个人主观色彩。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做则多错,少做则少错,不做则不错。

  杂家可不能办杂了圣上的差事。

  想到这孟冲闭上了嘴巴,呵呵的笑了笑,向诸位值臣说道:“呵呵,诸位大人且容杂家卖个关子,等到诸位大人点评完,杂家再告诉诸位大人。”

  虽然不知道作者是谁,但是知道这份《静夜思》是嘉靖帝让他们点评的啊。基于这一点,众值臣在点评的时候,大都是以褒扬语言居多。

  “嗯,竟然改写了诗仙的《静夜思》?真是艺高人胆大啊,这第一句‘床前看月光’改写为‘床前明月光’,读起来更加的朗朗上口了。”有值臣迫不及待的如此点评道。

  “不止如此,仔细品读起来,这个‘看’字去掉的很有道理。之前流传的版本为‘床前看月光’,这月光是无形之物,不好特意来‘看’,而且如果特意去‘看’的话,也不容易将‘月光’误认为‘疑是地上霜’吧。而改为‘床前明月光’,则是‘月光’在不经意间映入眼中,引出下句的‘疑是地上霜’,读起来让人感觉自然的多,可谓浑然天成。”袁炜一向积极热衷于这种事情,可以一展胸中所长,于是他接过上一位值臣的话,更进一步的阐释,深挖更改字词背后的考量,为修改版本大唱赞歌,“尤其是‘抬头’改为‘举头’,更可谓是此诗的点睛之笔,抬头总给人一种轻松感觉,而举头则显得沉重,更能凸显思乡之重。”

  “然也,袁大人所言甚是。其实严格说起来,《静夜思》流传下来的版本有数十之多,当今流行的也只是宋人搜集刊印的版本而已,与诗仙李太白的原作是否有出入,谁也说不准。这一修改后的《静夜思》,比之宋版本更朗朗上口、通俗易懂。《静夜思》是蒙学之作,如此改后更适于蒙学传诵,乃我大明蒙童之福音,应大力推广传诵......”

  ......

  无逸殿中众值臣争相发言,如此这样褒扬修改版《静夜思》的评论声,不绝于耳。

  当然,也不是没有批评之声,说这篇《静夜思》是“篡改”诗仙大作,有“亵渎”诗仙大作之嫌,还有原作的“山月”更具文气,而修改后的“明月”则俗气的多,不过很快这些声音就被批判,继而淹没于人声之中了,与褒扬的浪潮相比,也就是一点小波纹而已,连浪花都翻不起来。

  众人在点评的时候,孟冲与数位小太监在一旁记录,尤其是着重记录了袁炜的点评,等到众人点评完之后,孟冲履行了点评前的承诺,将《静夜思》的修改者朱平安告之了众人,然后就去向嘉靖帝复命去了。

  听到《静夜思》是朱平安所作之后,之前唱赞歌唱的最起劲的袁炜顿时呆住了,嘴巴张的像是吞了一只耗子一样,难受、膈应、后悔等各种情绪纷至沓来,若是早知道这首《静夜思》是朱平安这杀千刀改的,我还给他唱赞歌好评,我呸,我不给他黑出翔来我都不姓袁......袁炜的肠子都悔青了。

  可惜,没有如果,时光难回,覆水难收。

  御花园中,孟冲将无逸殿众值臣的评点,如实的回复给了撸猫的嘉靖帝。

  “既是如此,那朕也要言而有信才是,你说对不对啊,朕的龙虎大将军。”

  嘉靖帝双手将虎斑肥猫举了起来,举着它的两个胖爪在空中做翱翔状,逗弄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