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七十六章 计划

第一千七十六章 计划

  朱平安出狱,李姝怀孕,这两件事对于敬享园来说可谓是过年娶媳妇双喜临门。

  而且,朱平安从诏狱平安归来,让李姝心中的担忧焦虑烟消云散,病根顿时不药而愈,晚膳也跟着朱平安多吃了一碗饭,一张俏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红润了起来。琴儿、画儿她们忍不住开玩笑说姑爷是小姐的灵丹妙药。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朱平安虽然平安出狱了,但是却被贬谪了靖南知县。

  “靖南是哪里啊?环境怎么样,偏不偏啊?不会是蛮荒不毛之地吧?画儿、琴儿,你们从明儿起开始归置东西,清点金银细软,装好箱奁,趁我们还在京城,派人出府多采买一些布匹、药材和一些紧俏的日用,省的我们到了靖南棘手......”

  晚膳过后,李姝一边娇声问朱平安,一边轻声吩咐画儿、琴儿做好启程的准备。

  “靖南大致在江浙一带吧,或许再东南一些,好像是个沿海县城,待明日我去吏部仔细问问。自隋唐以来,东南开发的不错,不属于蛮荒之地。”

  朱平安也不清楚靖南县的具体位置,出诏狱前问了下孟冲,孟冲也不清楚,只是听说是个沿海县城,具体情况只能等明天去吏部查阅询问了。

  虽然,朱平安不清楚靖南的具体位置,但是也大致知道其位于东南沿海,现在东南沿海正在闹倭寇呢,靖南县想必也无法安然置身事外,另外,朱平安总觉的自己之所以被贬谪到靖南,肯定与严党有脱不开的关系,不知道靖南有什么危险等着自己呢,朱平安不想李姝跟着自己冒险,考虑到这一点,朱平安便轻声对李姝说道,“李妹妹,我考虑了一下,你还是留在京城,我自己去靖南上任......”

  “朱平安,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我有了身孕,想要甩开我,一个人去靖南拈花惹草、风流快活去......”李姝听了朱平安的话,立马炸毛了,小虎牙都亮出来了。

  “不是......”朱平安一脑门黑线,无语的说道,“我是那样人吗?!”

  “哼~~”李姝哼了一声,扭过头去,给朱平安一个背影,不再理朱平安。

  “东南沿海正闹倭寇呢,靖南估计也难安然置身事外,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朱平安轻声解释道。

  听了朱平安的解释,李姝总算肯扭过头来了,不过也是鼓着香腮,撅着小嘴,“我不怕。”

  “呃......”

  朱平安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先去靖南,安顿好了,你再过来。”

  “你要是不想带我去靖南就直说,何必说这些有的没的,今日拖明日,明日拖后日,谁知道你会拖到什么时候,再说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哪里会收拾家。在靖南要安顿下来,免不了要收拾宅院,置办家具,采买日用,雇些婆子、丫头、小厮,甚至还要提前找好奶妈......你一个大老爷们,哪里能做的好。”李姝鼓着香腮娇嗔了一声,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将在靖南安顿下来需要做的事情,一件件一样样列了出来。

  嗯,好吧。

  朱平安明白李姝什么意思了,李姝就是要跟着自己一块去靖南赴任。

  态度很坚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朱平安思索了片刻,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明日我去拜访徐师,再去吏部一趟,看看能不能将启程靖南的日子往后延一延,待满了三个月,胎像稳固了,我们再启程去靖南赴任。正好这段时间,我们也多做些准备。”

  按照惯例,即便是被贬谪,还是会给准备的时间的,毕竟是贬谪,又不是流放,这点人情还是讲的。去找下徐阶,再去吏部说说,将启程去靖南赴任的时间往后推上一个多月,问题应该不大。

  李姝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再有一个半月就够三个月了,胎像就稳固了。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跟着你一起去好了。”听到朱平安点头同意,而且还体贴的等自己害喜满三个月、胎像稳固后再启程,李姝俏脸蛋瞬间娇媚的如水蜜桃一样,红润娇媚又可爱,香腮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樱桃小嘴微微向上扬起美丽的弧度,眸子里洋溢的满是快乐的色彩,小嘴里的话语满是傲娇又勉为其难的语气,一副既然你如此强烈要求、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跟你一起去靖南好了的模样。

  好吧,这很李姝,朱平安不由笑了。

  “你笑什么?”李姝有些羞恼,伸出小手掐了朱平安一下。

  “我是高兴啊,有你这么一个小仙女陪我去靖南,这贬谪就像度假一样。别说靖南了,就是岭南,海南,也愿意。”朱平安知道李姝傲娇的性子,很给面子的哄道。

  “都当爹了,还这么油嘴滑舌。”

  李姝禁不住笑着嗔了一句,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春意弥漫,媚意荡漾。

  “其实真的,被贬谪离京也好。如今京城,严党只手遮天,圣上又对严嵩宠信有加,徐师尚且在严嵩面前忍气吞声、委曲求全、曲意逢迎,更别说我一个小翰林了。腰弯久了,就习惯了,我可不想以后做个驼子。远离京城,还能挺直腰杆,踏踏实实的做些事情,省的应付阴谋诡计、勾心斗角。”

  朱平安目光望向窗外一望无际的星空,缓缓说道,眸子里精光四射。

  “朱哥哥的腰不弯,很直,没有谁比朱哥哥的腰再直的了。”李姝臻首靠在朱平安背上,双手环住朱平安的腰,认真的说道,香气如兰,沁人心脾。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天色已经深了,如天帝挥毫泼墨,涂黑了天幕,唯有星光一闪一闪。

  画儿、琴儿服侍李姝洗漱上了床,琴儿退下了,画儿在小套间值夜。

  睡了一周的诏狱草铺,朱平安再睡这柔软舒适的大床,还有点不习惯,不过嗅着身边李姝身上的香味,搂着李姝柔软的身子,朱平安还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鼾声四起。被朱平安揽在怀里,靠着朱平安结实的胸膛,李姝踏实多了,虽然朱平安鼾声四起,李姝也很快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