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八十章 哎,又来一个狗官

第一千八十章 哎,又来一个狗官

  接官亭前,当风尘仆仆的少年知县掀开马车门帘,一脸憨厚笑着,出现在前来迎接的靖南县官吏、豪绅们前面的时候,靖南县土生土长的大佬、地头蛇们心中无不大为轻视:

  这个知县年纪不大,估计毛都没长齐呢,个子也不高,长相憨憨的,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显得更憨,跟读书读傻了似的,一看就是人傻读书多,好蒙好揉搓。若是识趣听话还好,若是不识趣,那就联手送他滚蛋!不滚,就送他去见他的前任们去!反正,联手送走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靖南人,关系盘根错节,互相包庇徇私,早就纠缠成利益共同体了,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是自家人,这个新来的知县是外人,家人联手对付外人,多正常啊,兄弟阋墙,外御其侮,他们深谙此道。

  “呵呵,朱县尊啊,下官们盼星星盼月亮一直盼着您来呢,这不一得到府城公文,知道县尊今天到任,咱靖南的乡绅、生员都自告奋勇的前来迎接县尊的到来。”

  靖南县的县丞张长孺在少年知县双脚刚下马车,便第一个拱手笑着迎了上去,满脸热情洋溢,那股子热情劲儿比天上的骄阳烈日都要火热。

  “见过县尊。”

  在场的其他官吏、生员、豪商、乡绅耆老紧随张县丞之后,与新任知县见礼,一众人呈扇形站在张县丞身后,如众星拱月一样,隐隐以张县丞为首。

  “惊扰诸位了,这样多不好啊,天气还这么热,又累诸位久候,平安深感惭愧。”

  少年知县将众人的表现收入眼底,心中有数,脸上憨厚的笑了笑,向张县丞以及在场的诸位官吏豪绅拱了拱手。

  这风尘仆仆的少年知县正是朱平安,昨日才到台州府衙报到,今日便赶到了靖南县赴任。

  说实话,朱平安不喜欢接任这种繁琐排场,更愿意去下面乡村转转了解一下风土民情再轻车微服入县衙,但是没办法,封建时代最是讲究国法礼节,官场上的礼仪称谓极为讲究,稍不注意就会“失仪”,轻者罚俸记过,重者降级丢官。

  新任知县到任、排衙、接印等都有既定程式礼仪式,自己赴任靖南知县,须先到靖南县所属的台州府衙门报到,台州府衙在自己报到后,就向靖南县衙发出谕贴红告示,通知自己到任,压根就没有深入下面乡村的时间。靖南县衙接到告示后,便准备到任的各种参谒祭拜各项礼节,在到任这一日,县衙的官吏会同当地豪商大贾、乡绅耆老等,提前出城到接官亭通接新任知县进城,然后是排衙、接印等流程,这些都是既定的礼仪程式。

  自己初来乍到,又是戴罪之身,在立足未稳之时,还是要小心行事,循规蹈矩。若是因为礼仪小事,被有心人向台州府衙报一个上任失仪,定会生出莫名风波。

  明的暗的,远的近的,现在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等着自己犯错呢。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照既定流程到任的好。

  “县尊言重了。呵呵,实在是大家盼县尊,如盼父母,一听县尊今日到来,大家热情高涨,下官拦都拦不住。”县丞张长孺笑着摇了摇头。

  “是啊,我们大家早就盼着县尊到了。”其他人也都纷纷出言附和,同样都很热情。

  “呵呵,还未与县尊介绍,下官张长孺,忝为本县县丞一职。”

  县丞张长孺向朱平安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县丞相当于县城的副县长,是知县的辅佐官,名副其实的二把手,乃是朝廷任命的正八品官员,其主要职责是在知县的领导下,掌管全县的文书档案、仓库、粮马、征税等。

  “县尊,这一位乃本县的主簿,姓姚名文远。”

  县丞张长孺介绍完自己,又指着身旁的一位斯斯文文的中年官员,介绍给朱平安。

  主簿秩为正九品,是知县的佐贰官,大致相当于现代的县长秘书一职,算得上是县城的三把手,主要职责是管理全县户籍、文书办理等事物。

  “下官姚文远见过县尊,县尊到了,文远心里就有主心骨了。”主簿姚文远在县丞张长孺介绍完,便上前一步来到朱平安跟前,拱手与朱平安见礼。

  “姚主簿言重了,平安惭愧,平安初来乍到,经验不足,以后还要多多仰仗诸位。”朱平安微微笑了笑,客套道。

  “县尊,这一位乃本县的典史,姓李名达。”县丞张长孺介绍完主簿,紧接着又指着一位络腮胡子、膀大腰圆的中年官员,向朱平安介绍了起来。

  典史乃知县的佐杂官,未入流,主要掌管缉捕、稽查狱囚、治安等事宜,相当于现在的县公安局局长。虽然典史品级不入流,但也是经吏部铨选的朝廷命官。

  “卑职李达见过县尊。”典史李达瓮声瓮气的上前与朱平安见礼,站在朱平安跟前,比朱平安高半头,但他也未躬身,就这么低头斜视朱平安。

  刘大刀等人见其对朱平安无礼,顿时满脸不悦,刘牧及时伸手扯了扯刘大刀的袖子,以眼神示意他们不得轻举妄动,免得给朱平安添乱。

  “李典史真是威武雄壮。”朱平安眯着眼睛看了李达一眼,脸上笑容依旧。

  “呵呵,县尊真是抬举他了,他就是一粗人。”

  县丞张长孺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又给朱平安介绍身后的其他人,先是介绍了县衙六房(吏、户、礼、兵、刑、工)典吏,这些也都算是县衙的班子成员了。接着又一一介绍了在场的生员、豪商大贾和乡绅耆老。

  众人俱是热情洋溢的一一上前与朱平安见礼,朱平安笑着回话,一派和谐。

  远处,城墙根下看热闹的老百姓远远瞧着,眼神越来越黯淡,摇头叹息不已。

  这个知县也太年轻了,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而且看上去憨憨的,不灵光,一看就不是个聪明能干的,哪能主政复杂的靖南啊,这得是下来镀金的大官家的傻儿子吧。

  还有,你瞧他,跟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鱼肉百姓的县上官吏豪绅有说有笑的,一看就是一丘之貉,沆瀣一气,臭味相投……哎,又来一个狗官!

  哎!

  我们靖南百姓真是命苦啊。

  真是羡慕人家淳安县啊,瞧瞧人家海瑞知县,那是包青天在世啊,再看看咱们这个新来的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