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八十三章 听话的画儿

第一千八十三章 听话的画儿

  夜深人静,虫声啾啾,群星如宝石一样缀在漆黑的天幕上,闪闪发光。

  靖南县内宅一盏油灯闪烁,与窗外的星光点点遥相呼应,朱平安坐在桌前,就着油灯闪烁的光亮,低头认罪的翻阅着靖南县的鱼鳞图册,研究全县山水田土,了解辖区乡村疏密坐落,掌握全县税粮户口和风俗民情,便于日后施政安民。

  翻阅了片刻,朱平安觉的有些口渴,正要伸手倒茶润润喉咙,便见一杯冒着热气的茶,由一双肉乎乎的白嫩小手捧着,心有灵犀似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这肉乎乎的小手,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果然,朱平安抬头就看到了包子小丫鬟画儿,一双小手捧着热茶,递向自己。

  “画儿,你还不睡吗?这半月日夜赶路,风餐露宿,又要照顾我,你一直都没能休息好,到了靖南又马不停蹄的收拾县衙后宅安顿,着实辛苦你了,你快去安歇吧,不用管我。我再翻会儿鱼鳞图册,差不多也歇着了。”

  朱平安接过热茶,向画儿道了一声谢,温声说道,让画儿先去休息。

  “哦,哦......好......好的,姑爷。”

  画儿听了朱平安的话,小脸唰一下红了,点着小脑地哦了两声,捏着衣角下去了。

  朱平安在画儿离开后,喝了半杯茶,继续翻开自己的鱼鳞图册,一直翻到最后一本最后一页,才揉了揉眼睛,伸了一个懒腰,整理好鱼鳞图册,锁在抽屉里,用灯盖盖灭了油灯,接着窗外的星光,去往卧室就寝。

  除了衣衫,朱平安拉开被子,躺在了床上。

  咦,画儿手脚够麻利的,连被子也用香薰熏过了,挺好闻的......朱平安一躺在床上,鼻息间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心中不由如是想到。

  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朱平安躺在被窝里伸了一个懒腰,准备好好睡一觉,下一秒,朱平安就像是被点了穴一样,整个人僵住了,因为朱平安在被窝里一伸懒腰,就碰到了一个火热的身体,手掌正好按在了一处柔软之上,这柔软还挺大,一只手还握不住,还挺有弹性......

  “姑......姑爷......”画儿的羞赧的声音从朱平安耳边颤着响起,就像小奶猫儿一样,声音酥软酥软的,“被,被窝......被窝暖好了......”

  画......画儿?!

  朱平安手瞬间收了回来,整个人就像是安了弹簧一样,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血液上涌,心跳瞬间加速,咚咚直响,就像擂鼓一样。

  “画......画儿,你怎么在这?”朱平安的声音就像嘴被烫了一样。

  “姑......姑爷,是小姐吩咐的,小姐让我到靖南后,陪姑爷睡觉,喂......喂饱姑爷,不让姑爷去外面拈花惹草......也不能留给其他女生爬床的机会......”

  画儿跟着朱平安坐了起来,拉起被子遮到胸前,露出了脖颈上肚兜的带子,还有一片遮不住的雪白,低着的婴儿肥的小脸,糯糯的回道,小脸红的跟锅里熟透了的小龙虾一样,整个人在星光下,散发着让人难以抵御的诱惑。

  喂.....喂饱?!

  朱平安听到画儿说出这个词,眼睛都红了,浑身的血压就跟火山喷发了似的,直冲脑门。

  打,打住.....

  朱平安喉咙干的厉害,理性被冲动绞杀的仅存一丝,深呼吸了一口气,艰难的压住了体内躁动的血液和冲动,将眼睛从画儿身上转移开来。

  朱平安相信画儿说的话。

  画儿是李姝最忠诚的丫头,把李姝的每一句话都当成圣旨来执行。李姝是比独孤皇后还醋的醋坛子,对那些试图爬床的异性,向来毫不手软,画儿对此再清楚不过了,若非李姝吩咐的,画儿绝不会......

  李姝是有前科的,当初在京城,有次李姝来月事,也安排过画儿服侍自己就寝的,还吩咐画儿要让自己舒舒服服的......若非自己定力好,当时就......

  怪不得睡前让画儿先去安歇的时候,她小脸红的那么厉害,先去安歇,先去安歇......先去后来.....原来她当自己催她来暖床侍寝了?!

  “姑......姑爷,夜深了,安......安置吧。”包子小丫鬟羞赧的颤着声音道。

  说完后,画儿便躺下了,闭着眼睛,睫毛颤颤的,完全是一副姑爷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样子......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朱平安血液又躁热了起来,鼻子都有些痒痒的,不知道是不是流血了。

  “咳咳,我想起来了,还有一本鱼鳞册还没有看,画儿你先睡着.....”

  朱平安以莫大的意志力将自己从床上拖了下去,抱起衣服,落荒而逃。

  第二天一大早,朱平安顶着一对熊猫眼升堂,画儿也顶着一对熊猫眼收拾宅院。

  刘大刀他们见了,私下里挤挤眼,这一路上,公子憋坏了吧,这是折腾了一晚上?!

  他们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古代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像公子这样优秀的人,若是只有一个房里人,那才不正常呢,画儿是少夫人的陪嫁丫头,也是少夫人指定的通房丫头,这是府里私下都知道的事,少夫人安排画儿陪公子上任,就是为了照顾公子生活起居嘛,这样多正常啊。

  今日是朱平安第一次正式的召集县衙大小官吏、差役,着文书点名,令县丞、主薄、典史以及六房典吏汇报工作,进一步了解靖南县情况。

  点名时,典史李达未来。

  县丞张长孺和主薄姚文远两人解释说李达昨日喝多了,还未醒酒,故而未来应卯。

  朱平安点了点头,未说什么,接风宴上李达的酒量可不小......

  通过张长孺等人的汇报,朱平安对靖南县衙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糟,很糟,一团糟,糟得不能再糟了:靖南县衙大案、要案、小案积压了上百件还未审理,牢里的犯人快关不下了,台州府派下来的公务堆成了小山,去年的赋税钱粮至今还未收起,多个村子雨涝成灾,苗蛮寨子与相邻的村子又发生了多起纠纷,附近几个山上山贼频发,沿海海贼不断,倭寇也有再犯的迹象......()

  。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