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八十八章 微服私访

第一千八十八章 微服私访

  朱平安了解监狱的情况后,心中已有构想,不过本着“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的原则,还是更换了常服,带着刘牧、刘大刀两人出了县衙,到下面乡村进行微服私访,去实地进一步了解情况,为构想实施充分调研。

  朱平安离开后,刑房典吏张大年便第一时间去张县丞、姚主簿那汇报了。

  “这小县尊就只是在牢房转了一圈,问了几个犯人情况?他想干什么?”

  张县丞听张大年汇报后,有些摸不清朱平安想干什么,扭头看向姚主簿。

  姚主簿在他们这个党羽中,相当于智囊的角色,张县丞在很多重大事情都会参考姚主簿的意见,比如联合六房胥吏不配合朱平安开展工作,就是姚主簿出的主意。

  “他都问了什么?你从头说来。”姚主簿眯了眯眼睛,看向张大年。

  “一开始没进监牢的时候,他问监牢多大?多少间?后来进了外监,他问监牢怎么这么多犯人?都是犯了何罪?后面他又问了几个监牢犯人因何被缉押?等进了内监,他又问内监为何这么多囚犯?都是因何被缉押?”张大年如实回道。

  “了解完情况,他神情如何?”姚主簿又问道。

  “神情?”张大年愣住了,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不确定的回道,“好像很凝重。”

  “呵呵,这就对了。”姚主簿闻言笑了,“还记得小县尊第一次升堂召见县衙众官吏的时候吗,小县尊将县衙的公务做了分派,他除了负总责外,还主管了案件审判。呵呵,张典吏慢工出细活,卷宗一直未能交给小县尊,小县尊无法了解积压诉讼案件情况,他对张典吏无可奈何,自己又等不及,只能去监牢了解情况了。看到监牢人满为患,当然得头大了,神情不凝重才怪。”

  听了姚主簿的分析,张县丞深以为然,忍不住笑了,确实如此,小县尊他除了神情凝重又能怎么样呢。

  张典吏也跟着一起笑。

  房间里充满了三人得意的笑声。

  在三人得意大笑的时候,朱平安一行已经到了第一个村子,这个是距离县城最近的村子。朱平安进了村子,先是去田间地头看了下庄稼的长势。

  朱平安出身农村,大伯不事生产,四叔又懒,托他们的“福”,朱平安从小就跟着父亲、兄长经常下地,对庄稼种植、收获等一点都不陌生。

  这个村子的农业以种植水稻为主,田里的水稻快到收获的时候了,稻谷黄橙橙的,不过总体长势很一般,从田地及附近的痕迹来看,这里的水稻经历了涝灾,朱平安估摸着每亩地大约要减产两到三成左右。

  附近有耕作间隙、在田垄休息的老农,朱平安上前攀谈了起来,从老农口中得知,他们的水稻确实刚经历了水涝灾害,水灾过后还闹了蝗虫,幸好规模不大,他们村子才侥幸逃过了一接,不过,这一茬水稻估计至少要减产三成。

  “唉,闹了灾,粮食减产,可是这赋税却是一分也未减,这日子难过啊......”老农长吁短叹。

  “老丈,咱们村子发生水涝、蝗虫灾害,村子里正没有组织向县衙上报吗?上报后,县衙派人勘定灾情,上报州府,可以酌情减免部分赋税的。”朱平安不解的问道。

  “上报了,怎么没上报,这么多年,每年发生灾害我们都上报,可是没用啊,也没见有谁管我们啊,这么多年了,赋税该交多少还是多少,交不上就罚,甚至还抓人。这些当官的只知道收赋税,那里管我们死活啊。我们村的大牛他们家去年受灾最严重,可怜的,家里几亩水田就打了不足往年一成的收获,砸锅卖铁也没能凑齐赋税,年前就被抓到大牢里了。这眼瞅着又要收稻子的时候了,大牛还在牢里关着呢,他们家孤儿寡母的,咋收田里的稻子啊,哎,这日子难啊......”老农摇头不已,叹息声一阵又一阵,额头上的皱纹深如田里的沟壑。

  朱平安闻言,皱眉不已,前任渎职啊......

  按照规定,发生灾害应层层上报,百姓群众上报给知县,知县要第一时间上报给上级,然后组成勘灾小组,知县要亲自下乡村勘灾,统计受灾人数和范围,区分轻重缓急,进行赈灾以及报请减免徭役赋税......

  听老丈所言,历任靖南知县好像都没有做到,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渎职了。

  不过,在古代,县令职权缺少监督和制约,这种渎职甚至滥职的情况经常发生。

  当官不作为,民众深受其害啊,这一点朱平安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民生不易啊。

  朱平安辞别了老丈,进村子又走访了数户,接着便又去了下一个村子。

  这个村子的情况跟上一个村子很相似,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第三个村子,朱平安选择了大姚村,就是来靖南时在城门遇到的姚老所在的村子。

  到了大姚村,朱平安先是了解了村子的庄稼情况后,便向村人打听了姚老的住所,提了一份糕点,带着刘牧和刘大刀两人去拜访了姚老。

  敲门进了姚老家,姚老看到朱平安登门的时候,先是一愣,等朱平安憨厚的笑着喊了一声姚老,姚老才认出了朱平安,又是惊喜又是激动,嘴唇颤抖着喊了一声“草民拜见知县大老爷”,就要跪下拜见朱平安。

  朱平安未等姚老下跪,便上前扶住了姚老。

  “知县大老爷啊,您还真来我们大姚村了啊。老婆子,儿子,儿媳,你们快点出来拜见知县大老爷啊,知县大老爷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姚老激动的向屋里连声喊道,催促老伴和儿子儿媳出来拜见朱平安。

  “不用多礼,诸位请起,请起。”朱平安在姚老一家出来拜见的时候,摆了摆手,请他们起来。

  “知县大老爷,您来就来呗,咋还带东西啊。”

  姚老嘴上说着,脸上却是一脸的光荣耀有加,接着扭头看向老伴和儿子、儿媳,不无得意和炫耀的说道,“当初我给你们说,你们还不信,说县尊只是面上话,现在怎么样,知县大老爷一诺千金啊,说来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