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县尊神射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县尊神射

  “狼崽子们,金子,银子,女人,都在眼前这座城池里面了,想要,就给我攻破此城。第一个攻上城墙的儿郎,赏银一千两;第二至十名攻上城墙的儿郎,各赏银三百两;破城后,人人皆有赏赐,不设封刀令。”

  倭寇头领平八郎猪突猛进至城墙下两箭之地,站下,拔出腰间的倭刀,用力向城墙一挥,一脸狰狞的笑着,用蹩脚的汉语向一众倭寇喊道。

  一众倭寇在重赏的刺激下,眼睛猩红,嗷嗷叫着,发疯了一样,向靖南县城西门冲来。

  “靖南县城,不堪一击。终有一日,吾当奉天照大神,踏破神州帝都。”

  看着麾下如疯狗饿狼一样的扑向靖南城墙,倭寇首领平八郎踌躇满志、自信满满,相信麾下众倭一击便可攻破靖南县城,有了靖南县城的财富,自己的队伍又可以壮大了,如此下去,终有一日,自己一定可以踏破大明的国都……

  “杀す!”

  在倭寇首领平八郎踌躇满志的目光中,倭寇疯狂的扑向了靖南县城。

  吾命休矣,吾命休矣……靖南的老百姓们彻底绝望了,攻城方是三千多如狼似虎、疯狗饿狼一样的倭寇,守城方只有区区不足一百的衙役、兵丁,这焉能守住县城呢。唉,吾命休矣,老百姓绝望的嚎啕大哭,等待死亡降临。

  “放箭!”

  朱平安在倭寇进入弓箭射程后,第一时间大声下令放箭,以弓箭射杀倭寇。

  在朱平安的大喊下,一众衙役、兵丁克服了心中的恐惧,哆嗦着拉弓放箭。

  不得不说,衙役、兵丁的箭术水平,真不敢恭维,不仅软弱无力,而且准头奇差。

  城墙上共有100名衙役、兵丁(西城墙上原有衙兵60名,朱平安又紧急下令从东城调来了10人,从南门、北门各调来了15人协防西城),一波箭雨下去,仅有十多个倒霉的倭寇被射翻在地,对于人多势众的倭寇来说,一个浪花都翻不起来。

  不止如此,因为羽箭软弱无力,倭寇中又有多人展示了空手接箭的本领。

  “不堪一击!”

  倭寇首领平八郎看到靖南守城一方孱弱的表现,不屑的吐了一口痰。

  “哈哈哈,城上的都是娘们吗,射下来的箭,软弱无力,真是笑死老子了。”

  “一群娘们,哈哈哈哈……城墙上的小娘们,给老子听好了,都给老子洗干净屁股在上面等着,等老子上去,好好宠幸你们一番,哈哈哈……”

  空手接箭的倭寇掀开单衣,对着城墙拍着他们的兜裆裤,扭着屁股,哈哈大笑着嘲讽城墙上的守兵。

  “这群鳖孙!”。

  “气死老子了!”

  城墙上的衙役、守兵又气又恼,心里面也不由升起一丝丝的无力感,这些狗娘养的倭寇不仅人多势众,而且功夫又这么厉害,我们能守住县城吗?!

  “放箭!射他娘的!”

  朱平安见状,大喝一声,率先拉开手里的弓箭,对准其中一个扭屁股嘲讽的倭寇脑袋。

  不能放任倭寇打击守城士气!

  朱平安放箭很果断,瞄准之后就果断的松手放箭了,一来是不能放任倭寇打击守城士气,二来是……朱平安毕竟书生出身,力气不大,将长弓拉到八分已经很勉强了,即便有心想多瞄准一会,力气也坚持不住。

  羽箭飞往城下。

  朱平安的箭法水平无限等于零,果不其然,羽箭……偏了……偏了很多……起码得偏了有两米......目标倭寇一点都不害怕,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甚至还有些想笑……

  “哈……”

  不过目标倭寇才咧开嘴巴,笑声就被身边的惨叫声给噎回去了,扭头就看到身边的同样扭着的倭寇兜裆裤上插着一根羽箭,直中要害,血流如注,惨叫声如杀猪一样。

  这……也行?!

  看到羽箭歪打正着,正中另一位扭的欢实、嘲讽的欢实的倭寇裆部,朱平安都不可思议的扯了扯嘴角,不过面上却是一副“嗯,我瞄的就是那儿!”的样子。

  “县尊神射!”

  “县尊威武!”

  城墙上的一众衙役、兵丁可不知道朱平安瞄准的是倭寇的脑袋却射中了旁边人的兜裆裤,他们还以为朱平安瞄的就是那倭寇的兜裆裤呢,刚才就看那鳖孙扭的最欢、嘲讽我们是小娘们也嘲讽的最欢了,现在朱平安一箭射爆他的卵子,众人不由士气大振,大声为朱平安喝彩。

  “射他娘的!”

  在朱平安的感染和鼓舞下,一众衙役、守兵一扫阴霾,大喊着拉弓射箭。

  鳖孙,你再扭啊,我让你再扭,我让你再嘲讽,老子射爆你卵子!射爆你脑袋!

  一时间,箭如雨下。

  在愤怒与鼓舞的双重加持下,众人这一轮箭雨比第一波箭雨成果要大很多,二十多个倭寇中箭倒地,其中包括三位空手接箭的倭寇,他们被重点照顾,至少有十多个人瞄准他们了,虽然他们又一次表演了空手接箭,但接住一支箭又有什么用,还有七八支箭呢,总有一至射中。

  即便是武侠剧中萧峰那样的武林高手,也不敢与千军万马群殴啊。

  更何况这是现实中了。

  当然,也有不少倭寇没有被射中要害,只是肩膀、胳膊、腿等非致命部位中箭,但也足以让他们暂时失去战斗力了。另外,衙役、兵丁所用的箭镞,都按照朱平安命令,提前在“金汁”里浸泡过了。只要倭寇中箭,即便非要害部位,金汁里的细菌、病毒也会趁机进入伤口,使他们因为伤口感染而一命呜呼。

  “一群娘们,射个箭也软趴趴无力。”

  有一位壮的跟熊一样的倭寇肩膀中箭后,面不改色的将羽拔了下来,咧着嘴嘲讽道。

  “这箭咋一股臭味,晦气。”

  嘲讽过后,壮熊倭寇将拔下来的箭搭在弓上,拉满长弓,瞄准了城墙上的一名守兵,正要松手放箭时,鼻子间嗅到箭簇传来的一股臭味,嫌恶的腹诽一句,丢在了地上,重新从箭袋拔出一支箭,搭在长弓上。

  “呵呵,大明军备废弛,羽箭都发霉了,能不臭吗。”旁边的倭寇讥笑道。

  “呵呵,这样的军需官在我们萨摩藩,有十个脑袋都不够领主砍得......”

  壮熊倭寇讥讽的笑着,松开手中的羽箭,羽箭如飞,正中守兵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