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城破危机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城破危机

  在平八郎血腥督战之下,倭寇冒着落石、金汁,悍不畏死的再次扑向城墙。除此外,平八郎还调集了倭寇中的鸟统、弓箭,压制城上丢石头、泼金汁的守军。

  “鳖孙还挺着急的,别急,老子这就给你们上菜!”

  一名衙役端起一盆滚烫的金汁,大骂了一声,探身对着城下攀爬的倭寇泼了过去。

  “砰!”

  鸟铳的声音响起,一颗弹丸从城下飞来,命中了泼金汁衙役的额头。

  “呃......”

  衙役身体瞬间僵硬,脚下一个踉跄,手里的盆子哐当一声掉落城下,颤抖着伸手摸了一下额头,再将手放在眼前,手心红白交加,红色的是血液,白色的是什么......衙役瞪大了眼睛,似乎想要分辨,然而眼神却涣散开来,身体砰的一下子摔落城下,一个向上攀爬的倭寇被砸落城下.....

  一时间,靖南城墙上压力陡然!接连有不少衙役和兵丁折损在城墙上。

  “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朱平安在城墙上冒着流失、鸟统,来回奔走,鼓舞士气。

  朱平安总是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他的身影,宛若灯塔一样鼓舞着众人。城墙上的衙役、兵丁在朱平安的鼓舞和感染下,拼死坚持,打击倭寇。

  羽箭刺破空气的声音,鸟铳击发的声音,喊杀声,惨叫声......交织在一起。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这是血腥和毅力的对抗,谋略没有立足之地,恐惧和死亡在城墙上野蛮生长......

  坚持!

  坚持!

  再坚持!

  但......攻守双方力量太悬殊了,倭寇太多了,而衙役兵丁太少了。

  半个多时辰后,倭寇最终还是爬上了城墙。

  “哈哈哈哈哈,一千两,一千两是老子的了......”第一个倭寇爬上城墙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杀!”

  一个衙役趁着倭寇刚爬上城墙,立足未稳,挥刀冲着倭寇的脑袋就砍了过来。这倭寇是个经常在战场摸滚打爬的老手,一爬上城墙眼睛就留意着四周呢,看到衙役挥刀砍来,一个赖驴打滚躲就过了衙役的砍头刀。

  趁你病要你命,衙役紧追不舍,追上去又砍,倭寇举起手里的倭刀格挡,在格挡的同时伸脚用力踢向衙役的小腿,衙役没有防备被踢了一个踉跄,倭寇趁机打滚向前,倭刀一举穿透衙役的腹部,从他后背透了出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秒之内,前一秒衙役还占尽优势呢,下一秒就被倭寇反杀了。

  “老三!”

  另一衙役目睹此幕,痛苦的大喊一声,提着刀就冲了过来。

  “弱鸡!”

  倭寇一声冷笑,抬脚将刺穿的衙役往后一踹,将其踹到冲过来的衙役怀里,将那冲过来的倭寇撞了一个踉跄,而倭寇则趁机跳跃向前,挥刀疾风闪光一般,一刀划过衙役的喉管。

  “嗬......”

  冲过来的衙役嘴里痛苦的发出声音,喉咙一道血线,鲜血溅射而出,冰冷和黑暗席卷了他,握着刀的手笔也渐渐垂下,刀掉落在地上,接着,噗通一声,他与他怀里的衙役,一起轰然倒在了城墙上,永远的倒下了。

  DOUBLE KILL!

  “弱的可怜!”

  无伤连杀两名衙役后,倭寇不屑的冷笑,手腕抖动振落附在刃上的血滴,跳跃挥刀冲向下一个衙役。

  “死!”

  倭寇冲刺途中大喝一声,挥刀如死神一般,对着衙役脖颈斜劈而来。

  这倭寇连杀两人的悍勇震慑住了这名衙役,看到倭寇冲他杀过来,衙役吓的额头冷汗直流,双手不停的哆嗦,别说杀倭了,连刀都握不住了。

  “孙子,城墙上还轮不到你来撒野!”

  刘大刀将一名爬上城墙的倭寇一脚踹下城墙上,提着大刀冲了过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衙役面前,抬刀格挡住了倭寇劈砍过来的倭刀。

  倭寇被挡住后不慌不忙,故技重施抬脚踢向刘大刀,刘大刀经验丰富,在倭寇抬脚瞬间同时抬脚,蓄足了力道与倭寇对踢了一脚,倭寇被踢了一个踉跄,刘大刀一个跨步上前,兜头劈砍一刀,倭寇匆忙持刀格挡,刘大刀力气巨大,倭寇格挡一次之后手腕都有些发抖,刘大刀手腕一转,刀刃往倭寇脖颈撩去,倭寇又匆忙竖刀格挡,却不料刘大刀中途变向刀锋忽地向倭寇腹部挥去,倭寇本以为刘大刀是力量型莽汉,没料到刘大刀竟如此灵活多变,来不及躲闪,腹部被刘大刀一刀开膛。负伤之后的倭寇更不是刘大刀对手,刘大刀两刀就解决了他罪恶的一生。

  没一会的功夫,城墙上已经接连爬上来了多位倭寇,每一位倭寇都悍勇非常,而城墙上像刘大刀这样勇猛的毕竟是少数,一般两个衙役、兵丁联手都不一定敌得过一名倭寇,爬上来的倭寇给城墙带来了莫大的压力和伤亡。

  形势紧迫,压力山大,似乎城墙失守就在旦夕之间。

  “县尊,倭寇爬上来了,弟兄们死伤惨重,怎么办啊......”一名衙役哭着禀告。

  “干就完了!”

  朱平安大吼了一声,将官服撩起来系在腰间,提着刀就冲向了第一线。

  朱平安瞄准了一个倭寇,这个倭寇正在与两个衙役缠斗,朱平安隐刀一开,走位走位,看不见,从倭寇背后挥刀偷袭倭寇,准备KS个人头,然而倭寇背后像是有眼似的,在朱平安即将砍中他的时候,侧身一躲,躲过了朱平安的夺命一刀,接着一脚侧踹,将朱平安踹飞了起码得有两米远。

  好吧,朱平安战斗力确实是个战五渣,偷袭不成反被曹,不过朱平安身先士卒,精神上却是极大的鼓舞了众人。一时间,众人士气大涨。

  “干就完了!”

  知县老爷都这么拼命,咱们怕什么,跟倭寇干了!衙役、兵丁们跟着朱平安大喊着,越过朱平安冲向倭寇。一时间,城墙上短刀相接,血流成河。

  “玛德!”

  朱平安张口吐了一口血痰,骂了一句,伸手按着地面,挣扎着起身,在起身的过程中,朱平安眼睛余光注意到了不远处煮沸金汁的锅灶。

  “妈的,怎么早没想到!”朱平安眼睛一亮,继而自责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用火,用火烧断绳索!”

  朱平安一边大喊提醒众人,一边跑向锅灶,从中取出一根燃烧的木材,跑向城墙,将火把对准一根飞爪上方的绳索。倭寇飞爪的绳索制作如藤甲类似,反复用桐油浸泡晾晒,刀枪不入却独怕火,火把熊熊燃烧,很快就将绳索烧着了,噼里啪啦,绳索起火,火势越来越大,一股一股很快就烧断了。

  一位倭寇刚从城墙上露头,正要爬上来,手里的绳索却烧断了,伴随一声绝望的惨叫,整个人摔下城墙,下方跟着攀爬的数名倭寇也跟着一同绝望喊叫着摔了下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