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艰难守城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艰难守城

  城上青壮都是平民百姓,别说杀人了,平时连猪都没杀过,往下砸石头、泼金汁,这样间接杀死倭寇,他们咬咬牙就克服了心里的障碍和犹豫,可是要他们直接拿刀杀倭寇、用长矛捅刺倭寇,亲手杀人,却是不由有些胆怯犹豫,一时间下不去手。

  青壮犹豫,错失良机;倭寇可不犹豫,一露头就将手里的兵刃插入了城上青壮胸膛,踏着青壮死不瞑目的尸体,翻身上了城墙,接着又突刺杀了旁边的青壮。

  后面的倭寇如蚂蚁一样,顺着缺口爬了上来,挥舞着倭刀,如狼入羊群一样,冲入城上青壮群中大开杀戒,扩大占据城墙的面积,接应城下倭寇。

  城上青壮在付出血和生命的惨痛代价后,才克服了心里的胆怯障碍,将手里的兵器挥向倭寇。

  倭寇凶悍非常,每一个都杀人不眨眼,身手也比城上青壮高出一截,尤其是真倭,刀法厉害至极,跳跃闪避劈砍,一片刀光,上下四方尽白,不见其人,在他身体一丈八尺范围内的青壮,稍一不留意,就被倭寇砍翻在地。城上青壮百姓根本不是倭寇对手,在倭寇攻上城墙后,死伤惨重。

  好在倭寇只有十五个攻城梯,爬上城墙的倭寇数量还不算多,城上青壮占据人数优势,以人数优势围杀倭寇,若非如此,城墙此时早就被凶悍倭寇给攻下来了。

  城下就是父母妻儿,死也要守住!

  城上青壮奋力抵抗倭寇,凶悍倭寇数度冲开缺口,又数度被城上青壮堵上。

  几个回合下来,倭寇虽然攻上了城墙,但始终无法扩大优势,被城上青壮堵在了一隅之地,更别说下城墙打开城门接应倭寇大军进城了。

  城上青壮虽然占据人数优势,但是一时间也无法将倭寇赶下城墙!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僵持!

  不是静态的僵持,而是动态的僵持,血肉磨坊一样的僵持,双方在城墙上你来我往,倭寇不时的砍翻青壮,青壮也不时的绞杀倭寇......

  十五个攻城梯,十五个血肉磨坊。

  磨坊之下血流如注,血流汇成了血河,一脚踩上去,血水声啪啦响。

  城墙之上尸横片野,倭寇和青壮的尸体及残躯断肢,横七竖八,纵横交错了一地。

  “杀啊,冲出去!”

  倭寇犹如困兽,杀红了眼,愈发疯狂,想要冲破围堵,杀出一条血路。

  “杀啊!把倭寇赶下去!”

  城上青壮为了城下的父母妻儿,顽强的咬着牙拼杀倭寇,想要将倭寇赶下城墙。

  双方都杀红了眼,战斗进入了白热化,每一秒都在流血,每一分钟都在死人。

  “大家注意站位,十到二十人一组,就近组合,盾牌兵靠前,以盾牌阻挡倭寇的长刀;长矛兵居中,用长枪突刺倭寇;弓箭手不要管城下的倭寇了,跟在长枪兵后,射杀城头负隅顽抗的倭寇;长刀兵居后,负责保护后排。”

  朱平安在激烈的攻守战中,始终站在第一线大声指挥,将将戚继光绞杀倭寇的利器——鸳鸯阵,大幅度简化到未经训练的青壮百姓都能理解和运用的程度。

  这不算是鸳鸯阵,充其量是弱化版、呆板版的鸳鸯阵,只有三分形似,连一分神似都没有,更没有鸳鸯阵的诸多临场变化,只有这么一种阵型。

  不过,即便如此,在朱平安的指挥下,城上的青壮百姓组合成了一个个人数不等的简化版、呆板版鸳鸯阵后,折损大幅减少,杀伤的倭寇大幅增加。折损杀敌率,从原来的三比一、二比一,变成了一比一、一比二、一比三......

  慢慢的,倭寇忽然发现城上的青壮百姓好像变的厉害了,一开始的时候杀起来,还比较容易,即便僵持时也占据优势,可是现在己方越来越劣势了,身边的倭寇越来越少了,活动的空间也被青壮百姓压缩的越来越小了,再这么下去,不用多久就被这些看不起的两脚羊给赶下城墙了。

  “八嘎!冲出去,冲开一个缺口!”

  真倭宫本太郎刚爬上城墙,见凶悍的倭寇竟然被两脚羊压着打,不由破口大骂,大喊一声,身先士卒,挥舞着两把长刀就向青壮百姓冲了上来。

  宫本太郎出身倭国作州播州,有一身祖传的二刀流,手持两把倭刀,无往不利,杀人如麻。在倭寇中间名气很大,素有“作州之虎”的称号。

  尔等身为纵横大明的倭寇,竟然被一群两脚羊压着打,真是倭寇届的耻辱!

  尔等的耻辱,吾以鲜血为尔等洗刷。

  宫本太郎挥舞双刀冲上去的时候,心里兀自对城墙上的倭寇嗤之以鼻。

  在他眼中,对面的青壮百姓已经是一具具死尸了。

  唰!

  一刀砍过!

  咣!

  对面的百姓持盾挡住!

  虽然有些意外,但也没什么,宫本太郎一刀被挡住后,另一刀以极其刁钻的角度砍向对面百姓的小腿。不过就在这时,对面两支长矛顺着盾牌的缝隙刺了过来,若是坚持砍对面百姓小腿的话,自己也会中矛,不值得,宫本太郎急忙收刀躲避长矛,顺势再以刀柄用力的击向盾牌。

  “砰”一声响,持盾的百姓只觉一股大力顺着盾牌袭了过来,盾牌一下子就反弹到了脑门上,额头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踉跄退去。

  死来!

  宫本太郎看到持盾百姓露出破绽,嘴角狰狞一笑,揉身跟上,狠辣的一刀刺了过去。

  咣!

  旁边的百姓及时将盾牌补位了过来,险之又险的挡住了宫本太郎的必杀一刀。

  “八嘎!”

  必杀的一刀接连被挡,宫本太郎心火丛生,怒极大骂,悍勇的再度挥刀劈杀。

  未等宫本太郎挥刀劈砍出去,就有数柄长矛顺着盾牌缝隙再次捅刺了过来,宫本太郎连忙收刀躲避,故技重施,再度以刀柄击向盾牌,决定待盾牌踉跄后退之际,跃至盾牌后,将那些该死的长矛手杀个干净。

  “砰”

  一样的剧情,盾牌兵踉跄后退,露出缺口。

  宫本太郎大喜,就要顺着缺口跃至阵中大开杀戒,不过未等他跳跃,眼睛余光便看到一抹寒光袭来。宫本太郎反应灵敏,如猿猴一样迅速变向躲避,一支羽箭险之又险的顺着他的脸颊擦了过去,宫本太郎脸上方露出笑容,便觉胸口剧痛,低头便看到了一支羽箭晃晃的插在了胸膛上。接着,在宫本太郎中箭动作迟缓的时候,又有数杆长矛捅进了他的身体。

  我一代作州之虎,竟然命丧于此!

  宫本太郎不甘又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然后轰然倒地,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