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战后事宜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战后事宜

  倭寇退了,朱平安更忙了。

  从早上发现倭寇退兵,一直到晚上夜深人静,朱平安一刻也没有休息。

  白天的时候朱平安马不停蹄的走访遭受倭灾的各乡村,统计损失,看望、安抚受灾群众,指挥重建事宜;另外,还要安排布防事宜,重启沿海的六座烽火台,以及边境的五座烽火台,防止倭寇再次突袭靖南。有了烽火台,至少在倭寇突袭时,可以提前示警,给沿海村庄逃命的时间。

  靖南下面受灾的村落很多,朱平安马不停蹄的走访起来,都没有时间吃午饭和晚饭,都是由刘大刀买了几个烧饼简单对付一下,一边吃一边走访、慰问、布防。

  沿海村落经历倭寇肆虐后,往日的鱼米之乡、人间乐土,如今化作荒野、惨如人间地狱:被烧毁的漆黑房舍,满村的鲜血和尸体,被祸害的妇孺,即将成熟却被毁坏的稻田……十里无鸡鸣,处处尽哭声……

  朱平安这一整天来,心情都满是悲痛、沉重和愤怒的,心中一腔怒火在燃烧。

  倭寇行径,灭绝人性!惨绝人寰!丧心病狂!禽兽不如!

  杀!

  杀!

  杀!

  杀尽天下倭寇!!

  走访了一个又一个被倭寇糟蹋成人间地狱的村落,看了一个又一个被害的无辜民众,听了一场又一场撕心裂肺的痛哭,朱平安心里的愤怒越来越难以扼制,默默的在心里立了一个很中二很中二的誓言:我朱平安必杀尽天下倭寇,我要让神州大地再无一个倭寇!!!我要让岛国倭奴付出鲜血的代价!!!!!我要引长军鞭挞岛国!问罪岛国大小倭酋!

  朱平安将满腔怒火压在心底,用一百倍的精力慰问、安抚受灾群众,指挥重建,安排布防。天色漆黑的时候,朱平安才披星戴月的从下面乡村返回靖南县衙。

  连夜返回县衙后,朱平安也没有休息,用剪刀挑亮油灯,铺好笔墨纸砚,开始书写上报官文。

  第一份官文是靖南狙击倭寇情况战报,朱平安如实的描述倭寇侵犯情况,包括倭寇人数、登陆地点、烧杀抢掠情况、进攻靖南县城情况,重点汇报了靖南抗击倭寇的情况,军民一心抗击倭寇,不畏牺牲,最终打退了倭寇。举贤不避亲,在战报中,朱平安将刘大刀、刘牧、刘大枪、刘大锤、刘大斧、刘大钢等六人的突出功绩列了出来。当然,在战报的末尾,朱平安也不吝惜笔墨,将靖南典史李达未战便弃城而逃,县丞张长孺、主薄姚文远临阵后退、不见踪影等情况,一一附述其后,进行弹劾。

  战后腾出手来,肯定要对他们进行清算,将他们列在战报之后,是提前向上峰打个招呼。毕竟,他们三人作为朝廷命官,要收拾他们,程序上比较繁琐,最终要由朝廷吏部发落。至于县衙的六房胥吏,他们并非朝廷命官,朱平安完全可以自主处理。

  其实,在倭寇来之前,朱平安已经着手准备收拾他们了,局都已经布好了,就等再过几日就要收网了。不过,倭寇来了后,身为朝廷命官,他们未战便弃城而逃、临阵退缩,涉及玩忽职守、枉顾守土保民之责、辜负朝廷信任等几项大罪,这让朱平安省了好大的事,暂时不需要动用布下的局。

  写完战报后,朱平安又笔耕不辍的开始起草第二份公文,这一份公文是请求朝廷减免靖南赋税的公文,今日去下面遭受倭寇荼毒的村子走访慰问,受灾村子生灵涂炭的惨状,此刻仍历历在目,若是再让他们缴纳赋税,不啻于对幸存者的第二次谋杀,朱平安决定向朝廷申请减免赋税。

  “三千余倭寇肆虐靖南,虽上下一心狙击、打退倭寇,但倭寇过境,烧杀抢掠,辖区受灾之村寨落受损严重,房屋焚坏,农田毁损,哀鸿遍野……靖南知县朱平安恳请减免靖南今年租赋,以示赈恤,与民生息。”

  朱平安在这份请求减免赋税的公文后,将遭受倭寇荼毒的村子以及受灾情况,根据自己走访所了解的实际情况,一一列在了后面。目的是,即便不能求得整个靖南减免赋税,最低也要为这些受灾的村子求得减免赋税。

  检查润色之后,朱平安将第二份公文正式抄写了一遍。

  写完第二份公文后,朱平安喝了一杯浓茶,提了提神,接着开始书写第三份公文。

  这是一份请求首功赏银的公文。

  本次斩获倭寇首级七百九十五个,朱平安写公文请求朝廷按照赏格颁发纹银等赏赐奖励。

  明朝的军功分为“首功”和“战功”两类,“首功”并非“首先”、“第一”功,首功指的就是字面意思——首级功劳,简单来说就是按首级计功,也就是以人头数目作为标准进行赏赐。可以说,这是从铁血大秦时期开始延续下来的计算功劳的一种方法,特点是简单粗暴、血腥有效。虽然因此,导致了杀良冒功等祸害百姓的现象,但是它的作用不可否认。

  明代的“战功”分为“奇功”、“头功”、“次功”三类。与首功不同,战功主要是根据战场上战士的表现来定功劳。战士的表现由主官来确定,自主性比较大,水分比较多,执行起来弊端颇多,奏带冒功现象层出不穷。一场战争下来,官兵奋勇作战,但是最后领军打仗的主帅与负责督战的太监以及随同纪功的御史等人,合计合计商量商量,你把你远在家乡种地的表弟名字写进去,我把我家扫地喂马的家奴名字写进去,也都是一句话的事。

  后来,朝廷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对自主性较大、水分较多的“战功”比较谨慎,目前最吃香、最流行的便是标准容易审核把握的“首功”。

  大明首功奖励标准,一般按照立功地区以及斩获对象不同,划分为北边(蒙古)、东北边(女真)、西番苗蛮(藏族和南方少数族)、内地反贼(汉地民变)等四种等级,由朝廷针对每种等级给予不同的奖赏。奖赏主要是钱财、升官奖励,目前赏赐主要是钱财奖励,升官奖励较少。

  按照嘉靖帝去年颁发的赏格,北边(蒙古)一个首级赏银50两,东北边(女真)一个首级赏银30两,西番苗蛮(藏族和南方少数族)一个首级赏银10两,内地反贼(汉地民变)最为便宜,一个首级赏银5两。

  不过,赏格赏银也不是固定的。

  去年庚戌之变,嘉靖帝颁发了特别赏格,一个敌人首级赏银一百两银子。另外,如果斩获首级较多,赏格赏银也会掉价,比如说内地反贼(汉地民变)一个首级是5两,前年有次反贼叛乱,杀的比较多,首级跌到一颗1两赏银。

  不过,现在倭寇的头颅还是很值钱的。

  倭寇作为一种新兴的威胁(实际上很老了,大明建国以来就有倭寇,不过规模不大,不足以威胁帝国统治,嘉靖年间倭寇大肆兴起,已经威胁了帝国统治),嘉靖帝今年颁发了特别赏格,将倭寇的首级定为30两赏银,甚至规定,非常时期,一颗倭寇首级价值一百两赏银。

  本次斩获了倭寇首级795个,按照嘉靖帝颁布赏格算下来,一颗首级30两赏银,一共是两万三千八百五十两银子,即便打打折扣,至少也得有两万两赏银。

  这些赏银,朱平安一两也不会要,都会下发给参与作战的衙役、守城兵丁及青壮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