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不如离去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不如离去

  丑时,夜深人静,鸟雀无声,朱平安依旧在书房伏案挥毫,拟写公文。

  在朱平安伏案挥毫的时候,距离靖南县城六十里的太平县陷入了一篇火海之中。

  这一伙倭寇正是在靖南县碰的头破血流的平八郎及其麾下的倭寇。

  饿狼盟大头领江门给平八郎分了靖南、太平两个县。平八郎在靖南县城碰的头破血流之后,不得不放弃了靖南这块难啃的骨头,转而率领麾下剩余一千多倭寇残兵扑向太平县。

  太平县在靖南县的西北方向,两县是邻居,距离不远,两个县城之间也就六七十里的距离。倭寇在靖南烧杀抢掠、兵围靖南县城的消息,没半天就传到了太平。太平县上下既同情老邻居的悲惨遭遇,又庆幸自己,庆幸太平县没有靠海,不然今天遭受倭寇荼毒的就是他们了。

  当然,听到靖南遭受倭寇的消息后,太平县也产生了恐慌,不过恐慌还不算太严重。

  毕竟,倭寇现在在靖南呢。遭难的是道友,不是贫道。

  至于倭寇来不来太平县,都是两说,咱们太平县又不靠海,遭遇倭寇的次数少之又少,这次倭寇估计跟以往一样,在沿海的靖南等县抢劫一把就扯呼远遁海外了。

  另外,即便倭寇来太平县,咱们也有准备时间啊,倭寇现在在围困靖南县城呢,攻破靖南县也需要时间吧,即便攻破了靖南县城,他们也得在靖南县城烧杀抢掠一两日吧。

  所以说,在这种心理作用下,太平县的恐慌还不算太严重,虽说有些人听到倭寇劫掠靖南的消息后,就匆匆收拾了东西携儿带女逃难去了,但大部分人还算淡定,等明日、后天打听打听消息,再收拾东西逃难不迟。

  其实,不止是老百姓,就是太平县衙也没有第一时间高度重视起来。

  太平县衙在得到倭寇劫掠靖南的消息后,也着手做了防备,下发告示通报靖南的倭患、通知辖区内百姓小心倭寇,下令外出公干的衙役全部回县衙待命,通知驻守县城的卫所士兵提高警惕、做好防范,派人通知并征调太平县衙兵房下辖的民壮、弓兵等回县城防备倭寇……

  不过,尽管太平县也做了一些动作,但是重视程度不够,没有及时督办落实。

  太平县上下,万万没想到倭寇来的这么快。

  半紧不紧,半松不松,欲拒还迎,半吊子防备的太平县,一下子遭了殃。

  当平八郎一众倭寇在靖南碰的头破血流,连夜从靖南撤退,转而扑向太平县的时候,太平县还在睡梦之中,猝不及防的被罪恶满盈的倭寇杀上门。

  鲜血!

  挣扎!

  绝望!

  哭泣!

  一踏入太平县,遇到第一个村子,倭寇便烧杀抢掠、兽侵妇女、无恶不作了起来,将他们在靖南受的伤和晦气,加倍的发泄在了太平县。

  一个村子,又一个村子,被倭寇糟蹋,被焚烧成了火海,惨如人间地狱……

  太平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平八郎就已经率倭寇连续攻破太平县辖区的村镇,径直向着太平县城杀来,一路不停的烧杀抢掠,糟蹋妇孺,抢夺钱财粮草,焚烧房屋。

  天色方亮,倭寇便已经一路烧杀抢掠,以屠刀驱赶裹挟千余青壮百姓,兵临太平县城城下,将太平县城团团围住。

  太平县时任知县名为王凤鸣,字肃卿,来自浙江绍兴,其年四十七岁。倭寇兵临城下的时候,王知县正在吃早餐,听到倭寇兵临城下后,筷子都掉在了地上。

  “一派胡言!昨天消息传来时,倭寇不是还在围困靖南县城吗,怎么会兵临我太平县城下?!”

  王知县从震惊回过神后,第一反应便是属下谎报军情,使劲一拍桌子,训斥道。

  “县尊,小的有几个胆子敢在您老面前胡言呢。真的是倭寇兵临城下了。不信,县尊你出来听听。”

  报信的差役连连摇头,伸手指着屋外对王知县说道。

  王知县看了差役两眼,看差役不像撒谎的样子,就像她说的那样,他也不敢在自己面前撒谎,于是便起身离开餐桌。差役慌忙快走两步,帮王知县打开帘子,王知县走了出去,走到庭院中央,果然,外面隐约传来了一阵喊杀声。

  闻言,王知县瞬间瞳孔张大,脸色变的灰白了起来,后背冷汗津津而下。

  “该死的,倭寇怎么突然来了,快,快,通知夏侯县丞,召集所有衙役与我一块上城墙!”

  王知县在庭院里像是热锅的蚂蚁一样,团团转了好几圈,最后一咬牙,大声的对差役命令道。

  “县尊,我来报信时听说夏侯县丞得到消息后,已经第一时间赶去城墙了。”差役回道。

  “那你速速去召集差役,一个也不落,全都召集起来,跟随本官去城墙。”

  王知县听说夏侯县丞赶去城墙后,点了点头,匆匆下令差役速去召集衙役。

  很快,王知县便带领着匆匆召集来的八十多衙役来到了太平县城的城墙上。

  城墙上,夏侯县丞正在布置防御,将八十六名驻县城卫所兵丁,以及应召来的兵房下辖的一百八十民壮、弓兵分散布置在四面城墙上。

  “见过县尊。”

  夏侯县丞闻讯赶到城墙台阶口迎接王知县。

  “夏侯县丞无需多礼,城外情况怎么样?”王知县摆了摆手,问道。

  “倭寇有一千多人,裹挟了一千多百姓,将我太平县城团团围住。”

  夏侯县丞拱手回道。

  “什......什么,两千多?!”

  王知县闻言,灰白的脸色陡然变的惨白,发出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有一半是裹挟的百姓。”夏侯县丞纠正道。

  “一千多倭寇也非同小可,再说了,倭寇本身就有很多是百姓转化的。”

  王知县摇了摇头,快步走了两步,来到墙垛口,往外看去。

  只见外面烟尘滚滚,髡头跣足的倭寇杀气腾腾,面目狰狞,手里的倭刀等兵器还在滴着鲜血,城外倭寇漫山遍野,人多的一眼都望不到头。

  狰狞彪悍的倭寇将县城团团围住,鬼哭狼嚎的喊叫着,喊杀声震耳欲聋。

  “倭寇势大,太平县城难以防守,不如弃城离去。”

  王知县一脸惨白的从城外倭寇那收回视线,扫了扫己方,摇了摇头,低声对夏侯县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