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议和进行中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议和进行中

  “哈哈哈哈……知县小儿差你来送礼,请本督移军靖南、宁海?”

  倭寇首领平八郎闻言,扫了一眼脚下五体投地、一脸谄媚的管家,忍不住仰天狂笑了起来。

  真是可笑,这太平县知县看着年纪不小,没想到一把年纪全都活到狗身上了,我这才兵临城下,刚拉开阵势,这太平知县就已经认怂了,真是比狗还怂,比猪还蠢……与靖南县的小知县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不过,我喜欢!

  大明这样无能的知县越多越好!

  平八郎仰天狂笑过后,管家赔笑趴伏在地上,像小鸡叨米一样连连点头,“是极是极,大王,小县穷酸不堪,县尊生怕招待不周,坏了大王的兴致,故而请大王移军拜访靖南、宁海。靖南和宁海两县,那是咱台州府有名的鱼米之乡,不仅富饶无比,而且境内美女那是出了名的多,保准大王不虚移军之行。”

  “呵呵,我大军自海洋远道而来,一路人吃马嚼,消耗数不胜数,远洋营地里更有十万孩儿们嗷嗷待哺,你们知县小儿拿这一点东西,就想打发本督移军他处,打发叫花子呢?!!”

  平八郎冷笑了一声,不屑的一脚一脚将盛放金银珠宝的箱子踢翻,接着一手将地上的管家拽了起来,就跟拎小鸡崽一样,一脸狰狞的盯着他的眼睛,恶狠狠的问道。

  卧槽!

  好凶!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管家觉的自己下一秒就要被平八郎生吞活剥了一样,顿时被吓的屁滚尿流,连声求饶,嗯,真是的流了,一股黄浊液体顺着他裤腿角子滴答滴答的往下流,很快就在地面汇成了一片。

  “嗯?”

  倭寇首领平八郎听到流水声,低头看了一眼,嫌恶的一把将管家丢到脚下那滩黄浊液体里了。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管家被丢了个狗屎吃,脸朝下落在黄浊液体里,不顾一脸脏东西,连忙翻身滚在地上,向倭寇首领平八郎连连磕头求饶。

  “哈哈哈,大明人都是这种怂货吗?!”

  “哈哈哈哈,这怂蛋真是笑死人了,比老鼠的胆子都小,比猪狗都不如。”

  看到管家这副狼狈至极、不要脸至极的模样,附近的倭寇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头领,太平知县小儿将我们当叫花子对待,又派了这么个怂货过来,干脆,咱们不如将这怂货的脑袋瓜子割下来,让他知县小儿瞧瞧。”

  有倭寇向首领平八郎提议道。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啊。”

  听到倭寇割头的提议,管家吓的浑身发抖,整个人像筛糠一样哆嗦了起来,不顾身下黄浊液体,将脑袋扑通扑通的往下磕,砸的水花啪啪响。

  倭寇首领平八郎看到管家的怂样,不由嗤笑了起来,摆了摆手拒绝了手下的提议,嘲讽的说道,“将这怂货的脑袋割下来干什么,喂狗吗?!”

  “小的这颗猪脑袋,喂狗,狗都不吃的。”管家急忙一边磕头一边道。

  “呸!还没瞧见这么不要脸的人。”

  一群倭寇嗤笑不已。

  管家跪在地上,努力的堆出一脸笑容,跟着赔笑,于是众倭寇嗤笑声更盛。

  “怂货,你给本督听好了。”

  倭寇首领平八郎用脚将跪在地上的管家下巴抬了起来,目光冰冷的瞪着他。

  “大王,小的洗耳恭听。”管家伸手扣了扣耳朵,一脸谄媚的连声道。

  “刀来!”

  倭寇首领平八郎伸手从手下倭寇手中要来一把倭刀,当着管家的面拔出倭刀。

  管家又开始发抖了,脸上努力堆出的笑容,都被这一幕给吓僵硬了。

  “嗖!”

  平八郎将倭刀直直的插在管家面前,紧贴着管家的脸,将管家吓的又屁滚尿流了。

  “这一把刀是本督的回礼!”倭寇首领平八郎冷声说道。

  “啊?!大王......”

  管家闻言,脸色惨白,声音都结巴了。

  倭寇首领回礼一把倭刀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这意味着何谈崩了!要用刀解决问题。

  “这也是本督的回礼!”

  倭寇首领平八郎将手腕上的贝壳手串解下来,抛到管家面前,淡淡说道。

  贝壳手串也是回礼?!

  什么意思?!

  管家双手捡起手串,一脸愕然,不明白倭寇首领平八郎这是什么意思。

  愣了两秒后,管家眼睛蓦地一亮,脸上一副大喜过望的表情,明白了,我明白了,这串贝壳总共有十个贝壳,十贝,十倍,倭寇这是要十倍的礼物啊。

  峰回路转啊!

  虽然倭寇狮子大开口,但是命跟钱财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而喻啊。

  管家狂喜不已。

  “这两份回礼,你都给知县小儿带回去,让知县小儿自己选择,本督只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倭寇首领平八郎面目表情的看着管家,冷声说道。

  “嗨,嗨,嗨,小的这就回禀县尊,相信县尊肯定能做出让大王满意的选择。”

  管家双手恭敬的捧起贝壳手串和倭刀,一脸恭敬谄媚的对平八郎说道。

  “滚!若是一炷香后不能让本督满意的话,太平通通死啦死啦地,鸡犬不留!”

  倭寇首领平八郎一脸狰狞的威胁道。

  “嗨,嗨,嗨,小的这就滚。”管家恭敬的捧着贝壳手串和倭刀,打着滚滚出倭寇营地,离开倭寇营地后,管家骨碌爬起来,像是打了一个大胜仗一样,高昂着脑袋,双手高举着倭寇和手串,风一样向城墙跑去。

  很快,城墙上垂下一个箩筐,管家爬到箩筐里,被拉到城墙上。

  “县尊,县尊,小的给您报喜来了......”一上城墙,管家就一脸兴奋的高声喊道。

  “嚷什么嚷!蠢货!唯恐天下不知啊!去那边,小声告诉本官。”王知县用力瞪了管家一眼,斥道。

  管家连连点头,跟着王知县来到了墙角,屏蔽了左右,将倭刀和贝壳手串交给王知县,并将和谈情况如实讲了一遍,当然,省略了他屁滚尿流的一幕,反而将他自己描述的英勇非常。

  “十倍就十倍!”

  王知县听了倭寇所给的两个选择后,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