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太平陷落(下)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太平陷落(下)

  夏侯县丞前脚才离开南门,管家刘七后脚便坐着箩筐下下了城墙。

  管家刘七离开后,王知县便以筹集物资御倭为由,派人在县城内大肆搜刮金银珍宝、绸帛布匹,令县城内大小酒楼全都加紧加班的烧制美味佳肴,所有不配合的,皆被扣上了消极御倭甚至里通倭寇的帽子。

  在王知县不择手段的搜刮下,很快便凑齐了献给倭寇的求和礼物。

  “老爷,幸不辱使命。小的冒着性命危险,好说歹说,总算是跟城外的倭寇敲定了,他们同意了。只要咱们这边将礼物送出成,他们一收到礼物,只要够数,他们承诺马上就撤了围城,调转兵锋前往宁海县。”

  没多久,管家刘七便从倭寇营地回返,再一次坐着箩筐上了城墙,一脸有功的回禀王知县。

  “好,很好。”

  听了刘七的回复,王知县提着的那颗心总算是彻底落回了肚子里。

  很快,南门城墙那个便垂下了数根绳索,将一箱箱金银珠宝、一箩筐一箩筐绸帛布匹等求和礼物往城墙下面送,城墙下面有一百多倭寇在下面接应礼物,领头的是戴罪立功的麻生优治,后背上斜缠着绷带。

  礼物太多了,持续了半盏茶时间,也不过才送下去了不到十分之一的礼物。

  “八嘎!太慢了,死啦死啦地慢,还要多久才能把礼物送下来!老子等的不耐烦了。”

  麻生优治在城墙下收了片刻礼物,很是不耐烦的仰头对城墙上的王知县等人吼道。

  “这位头领,还请消消火,已经送下去将近十分之一了。还请稍等片刻,我们再加几根绳索。”管家刘七连忙趴在城墙上,对麻生优治解释道。

  “八嘎!再加几根绳索又能顶什么事!这种方式太慢了!我们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收够礼物?!你们滴,兵贵神速,不懂啊。再耽搁下去,岂不是给了宁海县准备时间,若是延误了战记,你们担待的起吗?!送个礼都如此慢慢悠悠,如老妇人一般,难不成逼我们在贵县就食?!一炷香时间,我只给你们一炷香时间,若是一炷香内,我们还没有收够礼物的话,那么......贵方之前与我们达成的协定,便不再作数了。”

  麻生优治倭刀半拔,眯着眼睛,阴恻恻的对城墙上的王知县等人威胁道。

  “一炷香时间也太短了啊,这位头领,您看,这礼物像小山一样呢。”

  管家刘七抓耳挠腮,着急的说道。

  “燃香!”麻生优治不予理会,面无表情的令一名倭寇点燃了一支香。

  “哎,哎......”管家刘七见麻生优治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着急的不行,“哎哎......这位头领,您在通融通融,这礼物我们可都备齐了呀。”

  “你们滴,废物大大滴,这些礼物充其量也不过十几车而已,你们将礼物放在车上,岂不一下子就送到城外了。”麻生优治一脸不耐烦说道。

  “唉,对啊,用车就快了啊。”管家刘七闻言,不由拍了一下手,宛若茅塞顿开。

  “蠢货!你脖子上长的是猪脑子啊!也不动脑想想!本官岂非不知用车快!可若是用车,便需打开城门,若是城外倭寇利用打开城门之际趁隙攻城,可该如何是好?!岂非赔了夫人又折兵!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王知县用力的瞪了管家刘七一眼,在城墙上小声的狠狠训斥了一顿。

  “啊?是啊!倭寇凶猛的一塌糊涂,若是趁开门之际攻城,还真没有办法。我真是一头猪啊,差点就被倭寇骗了,还好老爷英明神武,一下子就洞悉了倭寇的诡计!”管家刘七听了王知县的训斥,一脸后怕的摸了摸后脑勺,连连说道。

  “现在能想明白,还不算太蠢!知道怎么回了吧?!”王知县没好气的骂道。

  “知道,知道。”管家刘七被骂后,赔笑着摸了摸脑袋,接着便将脑袋伸出城墙外,一脸谄媚的对城下的麻生优治说道,“这位头领,贵军威武雄壮,若是打开城门用车送礼出城,我们顾虑颇多,还请理解我们的担忧。我们这就加派人手,多多增加绳索,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礼物足数送到城下,只是在时间上,还请头领再稍稍宽待则些。”

  “八嘎!你是在质疑我们的诚信吗?!现在,大军开拔在即,若是为了礼物耽搁了时间,延误了战机,谁都承担不起!你们害怕我们趁机攻城?!哼,我们大和最是讲究诚信,又岂会言而无信。不过,既然你们担心,这样吧,我大军向后退两里地,这些手下,我也只带其中十名老弱病残留下接受车架礼物,其余二十人一概随大军退后两里,这样总可以了吧?!”

  麻生优治脸色铁青,声严色厉的大骂管家刘七,之后又缓和了几分,提议道。

  听了麻生优治的话,管家刘七眼睛一亮,觉的麻生优治的提议很是可行。倭寇大军后撤两里,只有十个人在城门口接收礼物,这样完全可以啊。我们这有好几百人呢,一人吐口唾沫星子都能把这十个小倭寇给淹死。

  不过,管家刘七吸取了教训,尽管觉得可行,也没有第一时间答复麻生优治,而是回头请示王知县。

  “八嘎!你们不要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你们是不是欺我大军提不动刀了?!”

  麻生优治见城墙上没有第一时间答复,不由得勃然大怒,拔出倭刀大声威胁道。

  麻生优治身后的三十倭寇也跟着拔刀鼓噪。

  听到城下倭寇的鼓噪,王知县以“大局”为重,略一思索便微微点了点头。

  得到王知县首肯,管家刘七马上把脑袋探出城墙,一脸谄媚的对麻生优治回道,“头领息怒,头领息怒,我们同意了。还请头领,通知贵军后撤。在贵军后撤的时候,我们也趁这个时间将礼物装到车上。只要贵军后撤两里,我们马上打开城门将礼物通过车马送出城外,交给头领。”

  协议达成后,倭寇大军开始后撤。

  王知县使眼色,让管家刘七从麻生优治手下三十人人,挑选了十名看起来最是老弱病残的十人,随同麻生优治留下,其余二十多人也都随倭寇大军后退两里。

  “可以了吧?!快点把礼物用车送出来,我们也好早点拔营去宁海县。”倭寇大军后退两里后,麻生优治带着十名老弱病残倭寇来到城门前,不耐烦的催促道。

  “来了,来了,打开城门。”

  管家刘七走到城门前,吩咐打开城门,身后跟着十辆大车,车上装满了礼物。

  为防万一,一百五十名手持兵刃的兵丁、衙役,紧随其后,保护城门。

  王知县在重兵保护下,站在不远处,遥控指挥。

  “吆西,吆西,大大滴不错。”麻生优治在城门口接应,出来一辆大车检查一辆大车,对太平县城进献礼物的数量和质量很是满意,伸手拍了拍管家刘七的肩膀,吆西吆西的称赞道。

  “呵呵......”管家刘七看到倭寇满意,心情大好,也在跟着赔笑。

  一辆一辆又一辆,等剩下最后两辆的时候,麻生优治摆了摆手,一脸笑意的对管家刘七说道,“刘桑,你们太平的诚意,从前面八辆马车我们就已经感受到了。这最后两辆就不用检查了,我滴对你们大大的信任,你们两个去把车子接过来,我们也该走了,别让平八头领久等了。”

  说着,麻生优治便挥了挥手,吩咐身后的两个倭寇去将马车接过来。

  “那是,那是,我们办事,大王尽管放心。从这往北走,顺着大道,五十多里地就是宁海县了,大王你们慢走哈。”管家刘七闻言,笑的跟朵菊花似的。

  两名倭寇应声而出,走到城门洞将最后两辆马车接过来,推着往前走。

  一步,两步,三步,就在即将走出来的时候,异变陡起,麻生优治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倭刀,一刀白光闪过,他身旁的管家刘七便被一刀枭首。

  与此同时,麻生优治大喝一声“夺门!”。

  刘七脑袋掉在地上时,表情仍然是一朵菊花似的笑容,至死都没有反应过来。

  麻生优治拔刀后,其他倭寇也都拔刀将身旁的守军砍翻在地,最里面推车的两名倭寇迅速将装满礼物的车辆推倒堵在打开的城门扇前,挡住城门,让守军想关城门一时间都关不上。

  接着外面的倭寇将其他八辆大车迅速的推进城门洞,摆成了八字车阵,只留下两人并行的空间,车阵内麻生优治领着十名倭寇挡在缺口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与此同时,倭寇大军自量力外,全速奔跑,向城内杀来,喊杀声惊天动地。

  中计了!

  完蛋了!

  “杀死他们,关闭城门!”王知县脸色陡然惨白,额头冷汗直流,急的跳脚,大声喝令城门洞内一百多守军杀死麻生优治等人,关闭城门。

  不过,很快,麻生优治等倭寇就让守军见识了什么叫凶残剽悍,没有人性!

  有车阵在旁,城门洞内一百多守军虽然人多势众,但是也只有最前面两人可以直面麻生优治他们,而麻生优治带的人都是从倭寇里精挑细选出来的武艺最高强、杀伤力最凶残之辈(三十人都是,无论管家刘七当初怎么选),此刻武力值全开,凶残的一塌糊涂,直面他们的守军都被他们砍翻在地,杀的血流成河,麻生优治等人即便受伤了,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像不知疼痛一样,凶残的跟魔鬼一样,守军一时间被杀的胆都寒了,任凭王知县在后面如何跳脚、如何催促下令,守军迟迟不能攻破倭寇把守城门的车阵。

  很快,倭寇大军就杀来了。

  倭寇大军杀来后,结局就注定了,南城门在一个呼吸间便宣告失守!

  太平县城陷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