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月儿才清醒过来,慌忙爬下床,趿着鞋,先将房门打了开,将李浩让进来,带着那乱糟糟头发,满脸笑意的望着李浩。

  瞧着她那一幅高兴的样子,李浩摇了摇头,真不忍将她因为天真所犯的错误告知她。

  “怎么了,我又做什么惹你生气了么?”

  一见李浩摇头,雪月儿立刻紧张的问道。

  李浩抓着她的小手,与她一并坐在床上,贴着她的耳朵将刚刚看到事情告诉了她。

  “怎么会……”

  李浩一把将她的嘴捂住,不让她大声乱说,以防隔墙有耳。

  雪月儿轻轻的将李浩的手掰开,脸上带着又羞又怒又急的神色,又非常担心的哀求道:“原谅我的天真好么?”

  李浩摇头轻声道:“说好了咱们要一起快乐的游玩,一起去寻找神仙洞府,你就是我亲姐姐一般,我又怎么会生气,只是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下出丑就出大了!这还算是小事,幸好你这些日子来的容貌,已经与当初出离家的样貌瘦削了不少,要不你家指不定还得遭受灭门之祸!”

  雪月儿吓得身子瑟瑟发抖,害怕的紧抱着李浩,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我家一定不会有事罢?”

  李浩摇了摇头道:“那时你的脸色因为刚刚脱落假面,有些苍白,再加上行走江湖多了风尘成熟之色,年龄也显得比前要大了一些,与你以前那娇憨可爱圆脸娃娃完全不一样。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只是以后,你再也不要犯这种傻了,除了我俩,你再也不要随便以真面目示人,知道么?”

  雪月儿脸上带着犹自不信的神情道:“真的么?”

  李浩道:“我会骗你么!只是,你的半赤身画像现在贴在画榜之上,令你蒙羞不说,你爹娘恐怕就得日夜为你担心了,因为他们是知道咱们学会了这易容之术。”

  雪月儿幽幽的道:“咱们让四公主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面,又如何会让她不生气?虽然因为我的天真让自己以后要受这般无休止的折磨,但也总算为她变相陪了一点罪,心里也就好受一些。只是,又害爹娘担心了,都是我不好!”

  雪月儿说到后面,痛苦的敲打着自己的头,自己蒙羞又怎么样,上一次不是没有遇到比这还要羞人的事!只是让家人受罪,才是她最痛苦的事情。

  以前总觉得她爹对她管教太严,娘亲对她的感觉又好像忽略了一般,就算是她娘为她亲自缝的新衣服,她也是高兴一下而已,嘴上说上一句道谢之话,转瞬忘得一干二净。

  后来,在她尝试学习女红,为李浩修补衣服之时,被扎了好几针,缝制一件衣服,才知道是那般的不易。

  还有那次,她爹派的弟子托胡老头转交给她的巨额银票,她才清楚,她在爹娘心中的地位,是那般的重要!

  此番与李浩两人一起行走于江湖,才深深的清楚意识到,生活原来是这般不易,她爹娘也是为了她好才那般对她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可怜天下父母心!

  如今,她身上,除了李浩给她留的几张银票是家里的,再也没了其他东西可以思念一下。当初那身雪丝纱裙,早就与乡下的那村妇换了两套粗布衣服。

  想着想着,雪月儿眼眶红红的,流出了两行清泪。

  李浩帮她擦拭干净,安慰道:“你放心,你爹娘不会有事的!只要咱们小心一点,一定能够安稳的回去看望他们的。但愿到时他们不要来责怪于我,命人来打我屁股!”

  雪月儿被哄得破涕为笑,嗔道:“就得将这你小骗子打得屁股开花才好!”

  俩人玩笑一阵,才收拾好心情出去吃晚餐。

  当夜,没有什么意外事情发生。

  不过,雪月儿这回能美美的抱着李浩,难得香甜的补睡了一个安稳觉,将一应危险暂时抛诸脑后,尽情享受这幸福的时光。

  “古兄弟请慢走,观迎下次再来光顾本店。”

  次日凌晨,在掌柜的送别声中,李浩与雪月儿骑上恢复调养好的骏马,继续上路。经过城门之时,雪月儿被那公然张贴在城门旁边,自己的半赤身画像羞得低下了头。

  清晨人少,守城门的士兵清楚的看到雪月儿羞涩的低头,取笑道:“瞧那个丑娘们羞个什么劲,恶心死了,人家可比她要好看得多!”

  李浩与雪月儿两人身上没有带武器,相貌打扮只是普通的商人,比较落魄的那种,这也是士兵敢明目张胆的取笑他们的缘故。

  李浩生气的喝道:“娘子,你羞个什么劲!那画像上又不是你!你看看你,这下让人瞧着笑话了吧,还不快走!”

  雪月儿嚅嗫着,不敢回话,低垂着头,紧追愤怒的打马狂奔而出的李浩,后面传来了那两名士兵的更放肆的取笑声。

  就这么着,连原本预想的询问盆查也没有经历,李浩与雪月儿就轻松的溜出了这个小城。

  俩人在这小道上打马疾奔,片刻不停,李浩也没有回头与雪月儿说什么,雪月儿又变得有些担心,前后瞧着并无有人,才惶恐不安的小声问道:“夫君,我又控制不住自己,你不会在真生我的气吧?”

  李浩长叹一口气,才放缓速度,轻声道:“我知道你承受不了榜单之上的羞耻画像,以后你得借此时时提醒自己,这就是因为自己的天真,才犯下这个严重的错误,才会有这种耻辱!如若你不会易容之术,就算不被四公主抓回去,只怕你得被人时时戳着背脊笑骂,那时你也只有羞愧的想自尽罢。”

  雪月儿仍然不自觉的颤抖着身子,幽幽的道:“我知道你是决计不会嫌弃我的,对么?”

  李浩摇了摇头道:“不是说了么,咱们以后是生死与共,福祸同享,你还担心什么?好了,继续赶路吧!”

  雪月儿的脸色恢复了一点自信,打马紧追李浩,微笑着与他并骑而驰。

  穿过了两座小镇,天色已然不早,俩人才在连州境内的一个小镇安歇。有了昨晚的早早安睡的恢复,俩人也不用再轮流歇息,直接就住店安歇。

  这回,连进三城,雪月儿再没有因自己赤身画像悬在那而羞得脸红头低,只是心中的羞愧是怎么也抹不去的。

  入住旅店之后,趁着天色尚早,雪月儿拉着李浩的手祈求道:“夫君,咱们去街上玩玩好么?”

  李浩不忍破坏她的好心情,顺着她的心意,搂着她的细腰一起上街游玩。况且,他们这样轻松游玩,显得悠闲恩爱,不会让人因他们过早闭门歇息,而去怀疑他俩就是被通缉之人。

  雪月儿再次乐得心花怒放,好似从王府逃出来之后,李浩总会迁就于自己,不再像以前那般逼着自己去做非常不愿意做的事情。

  穿行于不是很热闹的街头之中,雪月儿这儿看看,那儿瞧瞧,每次控制着自己的想拥有的欲望,什么也不买,只要有李浩能够陪在她身边就已经足够。她有时会幸福的想着,以后终于安定下来之后,就可以天天这样游玩着,买一大堆自己喜欢的东西。

  “得儿……”

  骤然一阵急促的奔马声音从街上直冲而来,一匹马上坐着一位英俊得有些过份的带剑男子,身旁是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瞧那身段,当是一位容貌秀丽的绝世美女。

  街上过往的行人纷纷避让,心中暗叹倒霉,又碰上这种无法无天,横冲直撞的江湖豪客。

  两匹马迅快的擦着李浩俩人身边疾驰而过,留下一阵淡淡的幽香,李浩贪婪的用力吸了吸。雪月儿气得七窍生烟,说他不懂男女之情罢,偏偏见到绝世美女,却总会做出一些让自己难受的事情,难道他一直就是装的?

  雪月儿变得气愤起来,一把抓着李浩的手就重重的扭了一下,疼得他高声怪叫道:“你做甚么!”

  街边的摊主瞧着李浩花心,雪月儿吃醋的模样不由得哈哈大笑道:“这世道,唉……”

  “谁叫你……哼!”

  雪月儿赌气的甩袖扭过了头,不去理他,半晌,迟迟未见李浩来搭理自己,怕是真被刚刚那位美女迷住了,不由又担心的转过了身子向李浩瞧去。

  李浩一手托着带须的下巴,眉头紧皱,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雪月儿温柔的**着刚刚被她重重扭了一记的地方,摇晃着李浩道:“夫君,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么?我不是有意的,谁叫你……唉,总之以后我不会对这样了,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么?”

  李浩依然是半晌不动,忽然抬头望着雪月儿道:“奇怪了,难道真是她们?”

  李浩不语,拉着雪月儿的小手就走,向着刚刚那一男一女跑过去的方向就追。雪月儿脸色微变,不高兴的嘟起了嘴,可又怕李浩再生气,由着他拉着拼命的在街上小跑着。又心想他总还是记得拉着自己一起,没有撇下自己独自去追那位美女。

  顺着她俩刚刚过去的方向奔跑了没多久,竟然回到了他们先前入住的旅店,只见那两匹神骏的白马就绑在旅店外的马栏饲喂着上等的黄豆等,旁边还有位店小二在用刷子清洗着。

  瞧着坐的旅店之中那对正在吃喝的英俊男女,雪月儿的脸色变得又有些难看了。

  李浩微微一笑,改牵为搂着,搂着雪月儿的细腰向里走去,雪月儿才转忧为喜,脸色霎时放晴,左手抱着李浩的腰,抱得更紧了一些,将脸贴在他的肩膀上。

  李浩对她的动作恍若未见,微笑着直接走向那对英俊男女的桌。

  “两位少侠好!啧啧,两位长得真是俊俏,瞧着令古某羡慕!少侠英俊潇洒,女侠仙姿曼妙,当真是人中龙凤,好一对神仙侠侣!”

  李浩搂着雪月儿,满脸笑嘻嘻的,连与她们打招呼都不用,径直坐在她们那张桌上,转头再吩咐掌柜的道:“小二,给我们再添两幅碗筷!”

  还没等到李浩靠近,这一男一女就同时用能够射杀人的冰冷眼神扫向他俩,刺得李浩有如芒刺在背,雪月儿在他怀里也感到一阵冷意,身子往他身上挤了挤。

  “她们既然不……”

  雪月儿话语刚刚冒了个头,就被李浩用手捂住了嘴,搂着她一起,硬着头皮坐了下来。雪月儿干脆不再言语,作害怕状将头埋在他怀里,不再去看桌上杀气腾腾的两人。

  李浩装作没有感觉到她们的杀气一般,微笑着道:“旅途寂寞,同是客居他乡的路人,咱们何不共坐一桌,聊些江湖趣事解解愁。”

  李浩开口就将俩人恭维得如同神眷侣一般,他们也不好发作。收回眼光,英俊男子叹了口气,不再理会面前作恩爱状的两夫妻,端起一杯烈酒直接就灌了下去。

  那位女子语声清清的劝道:“公……公子,还是少喝一点罢,喝多了对身体不好,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

  李浩听到这话更是心头大喜,脸上却不动声色道:“这位公子有如此美人相伴,为何还要哀声叹气。有何为难之处,可否说来听听,兴许多一个人参谋,多一份希望。”

  俩人杀气虽敛,仍然是理也不理他这个中年落魄的商人,自顾着喝酒,吃菜。

  李浩尴尬的摸了摸了鼻子,不以为意的继道:“好罢,既然两位不肯说。那咱们就说说这几日传闻得沸沸扬扬的,权州四公主的比武招亲大会,同设文与武两大擂台,两位是江湖中人,可否讲些那时精彩的武比情形?”

  “乓啷!”

  英俊男子忽然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摔,摔得瓷杯碎成数块细碎的粉片。

  “锵!”

  英俊男子手迅捷的一抖,白光乍现,原本放在桌上的带鞘长剑,此时已经明晃晃的架在李浩的脖子上。

  好快的动作!

  还没李浩反应过来,旁边的女子以更快的动作就将他手中的长剑夺了下来,又“锵”的一声插回剑鞘。

  带着面纱的女子这才转头冷冷的喝道:“不想死的,赶紧滚!”

  长剑快速无比的架上李浩脖子,又以更快的速度收了回去,李浩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吓得他如丢了魂一般,半晌才慌忙从凳子上站起来。

  “砰,啪!”

  李浩慌乱站起身来时,带翻了屁股下的椅子,狼狈的抱着雪月儿一起摔倒下去,搂着她在地上打了个滚,急忙从地上撑起,顾不得拍打身上的泥土,拉着雪月儿就向着后院跑去。

  原本被那英俊男子的动作吓得心神惶惶,害怕的站了起来,准备向店外开溜,此时瞧着李浩俩人的狼狈至极的模样,转而哈哈大笑起来。

  原本怒气勃发的英俊男子,也被李浩俩人的狼狈之状逗得噗哧一笑,转瞬就又恢复那张黑沉沉的脸孔,却是眼神冷漠的带面纱女子笑得久一点。

  她见男子又在闷头喝酒,摇头劝道:“公子,你这些天来,总算是笑了!其实又何必太苦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