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观迎各位光临沙鹰阁!我就是这沙鹰堡堡主金吉尔,对三位贵客的光临,感到非常的荣幸!”

  岩狮道:“很高兴见到堡主阁下!我叫九尺,这是古笑,山雨。”

  向导好一阵叽哩哇啦,翻译的有些久,不知道他有没有掺杂自己的观点。

  金袍男子点头微笑着望着他们,他的身后两位走出衣着暴露,姿色绝美的艳装女子。额点红痣,面上带着半透明的面纱,半掩美貌。低垂的衣领竟然能够瞧见一道深深的沟壑,下面是两座巨无霸一般的双峰。雪白色的纱衣之下,是同样雪白的细蛮腰,下身围着条短裙,一样呈半透明状,能够清晰的瞧见里面的淡粉色内衣,还有那修长雪白的玉腿。瞧得雪月儿没来由得的一阵脸红,低垂了头颅。

  两位绝美的女子面带微笑的走到岩狮他们面前,不顾岩狮满脸的灰尘,拥抱着他,摘下他的面巾,来了个点吻。

  雪月儿诧异之极,来不及反应,一位女子抱着自己,将自己的面巾解下,轻吻了一下。

  一人轮流亲了两人,又去吻昏迷的古公子。

  雪月儿吓了一跳,急叫道:“不可以!”

  向导道:“这位小姐,你误会了,这是这边的礼仪!”

  向导接着着他们叽哩哇啦的翻译着,霎时殿堂之中的人乐得哈哈大笑,两位艳装女子笑得花枝乱颤,一位轻语几句。

  “她说:难不成这位小公子是你的心上人?”

  丑大了!雪月儿羞愧的低下头,窘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招呼过后,沙鹰堡主看了看三人的神情,叽哩哇啦一阵。

  “堡主说:诸位贵客远途辛苦,先去沐浴歇息,明日再为三位贵客接风洗尘。”

  岩狮脸上一松,神情微喜。这点,才是他们是最关注的事情,而不是这些烦人的礼节。

  一位艳装女子指着古公子,又是叽哩哇啦一阵。

  “她说:这位小公子昏迷,两位又疲累不堪,就让我来照顾这位公子。”

  雪月儿想也不想的就道:“不可以!”

  古公子身上不仅带有一把斩金断玉,削铁如泥的寒铁匕首,更还有一些罕见的东西在身上。这还在其次,她们帮古公子全身清洗,还不将那面具后的真面目瞧得清楚。虽然这是在另外一片大陆,难保没有人强人紧追而来。

  岩狮将古公子递给雪月儿,双手一摊,笑道:“这是我们那边的独特习俗!”

  在向导翻译之后,金吉尔笑道:“还真是奇怪的习俗!那就让她们伺候九尺大侠吧,这个总没有什么奇怪的习俗吧?”

  “这个,这个……”

  岩狮窘得双手连摆,前两回来这边,朋友相邀,也有遇到这尴尬之事,一时还真找不到推词。

  两位美人立刻一人一边,不管岩狮身上有话多的灰尘,用两只雪白的玉手抱着岩狮一只粗大的胳膊,向着后殿的浴室走去。

  岩狮尴尬的就这样被她们半拖半拉着,消失在抱着古公子的雪月儿的面前。

  雪月儿咬牙抱着古公子,踉跄的跟着她们后面,走进浴室时,累得快虚脱,将古公子往矮凳上一放,扶着浴桶喘着粗气。

  大漠之中清水金贵,极为难得,这沙鹰阁却是将整浴桶清水用来洗浴。

  喘息一阵,雪月儿有些疲累的为古公子宽衣解带,费力的将他抱进浴桶。古公子身材矮小,不能自己站着,弯身在浴桶之外的雪月儿,为他清洗起来颇为费力。

  一咬牙,微红着脸为自己宽衣解带,与古公子同处一桶,清洗起来果然方便得多。

  “帮你的古弟洗好了么?”

  疲累的刚刚为昏迷古公子清洗完,还没来得及为自己清洗,外面传来了岩狮的叫唤。

  累得快在浴桶之中睡着的雪月儿一阵惊慌,将清水弄得哗哗作响,急道:“一会就好!”

  强行挣扎着爬出浴桶,为自己裹上件衣服,虚弱的叫道:“九尺叔,你进来帮忙吧,我没力气抱他出来了。”

  穿着一身干净衣服,神完气足的岩狮一进来,瞧雪月儿湿漉漉的头发,嘿嘿笑了两声,将雪月儿苍白色脸皮羞得微红,低垂了不敢去瞧他。

  “小娃娃,没力气了吧!我去叫人服伺你吧,别死要面子活受罪!”

  雪月儿点点头,虚弱的拿出那两把匕首,与其他的精制暗器都交给了岩狮。自己再撑下去,只怕还真会在浴桶之中睡着,那就更丢人了。

  岩狮将东西往怀里一放,一把捞起干瘦的古公子,抓过一条毛巾为他擦拭干净,随便裹上件宽大的绸袍,抱着就向外面走去。

  雪月儿重要的东西都转移了,她才疲累的躺在那椅子上,闭眼入睡。

  片刻,一阵叽哩哇啦的笑声将她吵醒,睁开眼,她已经被那两个先前见过的艳装女子抱进了浴桶,温柔的为她按摩洗浴着。

  雪月儿正累得虚脱,干脆闭着眼睛任她们伺候,不知觉中,就在浴桶之中睡着了。

  半夜醒来之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房间幽暗寒冷,吓得她一骨碌爬起,忽然身上一凉,惊觉自己未着片缕。

  “啊!”

  一声毛骨悚然的尖叫声在深夜响起,在这寂静的夜空传出老远。

  隔壁一阵忙乱的响动,“吱呀”声响,走进一个披着件厚毛皮大衣进来的艳装女子,将灯油点燃,睡眼朦胧的冲她叽哩哇啦的一阵。

  陡见光明,雪月儿伸一手,灯光下望见自己手臂上的一点红痣尚在,轻舒了口气道:“这是哪里,我的古弟呢?我的衣服呢?”

  那位女子目瞪口呆听望着她,摇头以示不知她在说什么。

  “小娃娃,怎么了?”

  雪月儿急得抓狂,外面传来了岩狮的询问声,呼的风响,岩狮只穿了条裤衩,抱着昏迷的古公子进来了,望见雪月儿抱着厚毛毯安然睡在床上,才轻舒口气。

  气闷的道:“小娃娃,你没事半夜三更的鬼叫什么,扰人好梦!”

  “忽然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

  雪月儿忽然娇羞的说不下去,半晌才道:“我的衣服呢?”

  那位赶来的女子反转身子,望着岩狮满身虬结的肌肉,娇媚的蓝眼精光一闪,抱着衣角的双手不自觉的松开,露出了里面不着寸缕的一片雪白。

  多年未近女色,岩狮瞧得神情眼睛都直了,下身蓬的就直顶了起来,那女子妖媚一笑,更是将皮衣扯开尺许,让他更能一睹全姿。

  雪月儿见他迟迟不答,催问道:“九尺叔,你怎么了?”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那位女子慌忙将皮衣裹起,冲岩狮抛出一个媚笑,反转了身子走近雪月儿身边。

  外面阴吉尔带着向导慌忙的跑了进来,雪月儿才长吐出口气,欣喜的道:“叫她们拿我的衣服给我!”

  忽然觉得这话太过羞人,羞得她再次低垂了头,不敢去望着他们,面皮火烧一般。心中不停的抱怨道:“为什么跟着李浩出来游玩,总遇到这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

  清醒过来的岩狮与向导乐得哈哈大笑。

  向导笑过一阵,冲那位艳装女子叽哩哇啦一阵,那位女子娇媚的一笑,返身拿来几件与她白天穿得衣服同样款式的异族服装进来,还有一件厚厚的毛皮大衣,放在她的床前。

  雪月儿惊愕的望着这几件透明装,羞涩的道:“这么少,怎么能穿!”

  岩狮与向导再次乐得哈哈大笑,翻译过后,阴吉尔与那位女子同样大笑不止。

  那依然只着一件皮衣的女子,慢慢走近雪月儿抓着她一只手轻抚着,叽哩哇啦一阵。

  “她说:女人是水做的,展现漂亮的容颜,就是为了让男子看的!只有这样,才能将男子眼神迷住,让他瞧得不能转开眼去,为你神魂颠倒。”

  雪月儿顿时为之语塞,这话好像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家乡的习惯不是这样的,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勃,低头不语。

  岩狮打了个呵欠道:“没什么事,我回去歇息了。”

  雪月儿惊醒过来:“将古弟还给我,还有……”

  岩狮点点头,将裹在厚皮衣之中的古公子递来,雪月儿坐在床上围着厚毛毯,伸手欲接,才松开毛毯,忽然一阵凉意袭来,惊得缩回了手,尴尬的向一旁呶了呶嘴。

  岩狮嘿嘿一笑,将包着古公子的皮衣放在她身边。他俯身下探之际,坐在雪月儿身边的那位女子,手肘不经意间的触碰到他根高耸的长枪,撩得岩狮黑须阔脸一阵发烧,不过,旁人也瞧不清颜色。岩狮微愕一会,触电一般暴闪而退,逃也似的往自己房间奔去。

  “奇怪了,他很困么?急着想睡觉,也不用这么慌忙的!”

  那位艳装女子叽哩哇啦一阵,听向导解说后,笑得花枝乱颤。

  阴吉尔道:“姑娘请安睡,祝你做个好梦。”与向导一同出去。

  他们都出去了,艳装女子在她额头吻了吻,眼神望向古公子时尽是暧昧之色,叽哩哇啦一阵,才闭门出去。

  人都出去了,雪月儿才长吐出口气,将古公子抱进自己怀里,厚厚的皮衣里面,两把匕首与暗器俱在。

  黎明,雪月儿睡得正香,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吱呀一声,那位女子笑意更加妩媚的端着毛巾走了进来,直接在雪月儿的糊糊眼神之中掀开她的毛毯,惊得雪月儿死死的将毛毯抓住,摇头不跌。

  那位奇怪的叽哩哇啦一阵,只得放弃,掩门出去。

  雪月儿望着那堆服饰忽然一阵发烧,咬牙起床穿上,细心的将暗器藏在身上。弄好之后,低眼看去,透过半透明的白纱罗裙,能够直接瞧见自己大腿之上绑着的那两柄匕首,羞得她望着自己的那暴露的衣服,半晌无计可施。

  只得先套上那件厚厚的毛皮大衣,到时先去岩狮中将自己的衣服要来再做打算。

  坐在铜镜之前梳妆打扮,挽起一个发髻,习惯的往桌案去的抓发簪别着,一下摸了个空,霎时惊得她一阵冷汗冒起,疾往门外跑去。

  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忘将床上的古公子一把抱起,冲出了门外。站在庭院之处茫然四顾,不知道岩狮是在哪一间房屋。

  她急得在原地焦急的喊道:“九尺叔,九尺叔,你在哪里?”

  “小娃娃,又喊什么?”

  斜对面的一间房屋内传来岩狮的叫喊之声。雪月儿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抱着古公子疾往那奔去。

  “吱呀!”

  用力一拍门,直接就将那厚厚的木门拍开,雪月儿当即往里冲去。

  岩狮在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正欲起床,慌忙将毛毯盖了回去,结巴道:“小娃娃,你慌,慌什么呢?放心,他们不会,不会将,将你吃了的!”

  说到后面一句,他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偷眼去瞧雪月儿。

  雪月儿焦急的凑近岩狮,小声的道:“不是,那罗裙太暴露了,藏不住!”

  岩狮哈哈大笑道:“藏不住就不要藏了,在这边就入乡随俗吧,哈哈……”

  “呸!九尺叔,你也来说这风凉话,老没正经的!”雪月儿娇羞的微低了头,立刻又急道:“不是说这个啊,我是说那些匕首什么的,我自己的衣服呢?对了,我的一个簪子落在她们那边了!快去帮我拿回来!”

  “哦,那你将东西先放我在吧,我们带来的的衣服被黄沙吹有些脏,昨夜被她们全部拿去清洗了,这会还只怕浸在水中!”

  雪月儿尴尬的低垂的头颅,面皮有些发烧想要回房。

  岩狮不耐的催道:“小娃娃,你快点啊,我还要去将那簪子给你问回来呢!”

  雪月儿背转身子,闪电般的速度解下那两柄匕首,以及几根皮肤色的管子,低头递向岩狮。

  岩狮忽道:“有人来了!”

  大手疾伸,一把抢过那些东西放在毛毯之中。

  话声刚落,早上出现在雪月儿房中的那个女子一脸媚笑的端着盆水走了进来,瞧见雪月儿时微楞,随即叽哩哇啦一阵,点头致礼。

  她向着岩狮妩媚的招招手,岩狮呆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尴尬的望向雪月儿,雪月儿脸皮又是一阵发烧,慌忙逃了出去。

  望着雪月儿抱着古公子逃出去,那女子乐得咭咭大笑,忽然发现岩狮还躺在床上,又招手叽哩哇啦一阵。

  回头一望,岩狮还是尴尬的坐在床上,那女子一楞,忽然抛出一个媚眼,缓步坐在岩狮身边。

  岩狮正手足无措间,那女子一手搂住了他脖子,忽然叽哩哇啦一阵,掀开岩狮的毛毯,抓过那把古朴中带丝优雅的月牙,满眼泛起兴奋之色。

  岩狮夹手一夺,将月牙抢了过来。

  那女子一愕,忽然双手圈住岩狮脖子上直摇晃,两只硕大的双峰暧昧的挤在他的脸上,叽哩哇啦的去抢那匕首。

  岩狮将手伸得笔直,怎么也不让她抓住那把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