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 第五十七章 太极神功

第五十七章 太极神功

  化功大法?当然不是。

  自从琅嬛福地得到北冥神功以来,在王重阳等人的帮助下,凌池就一直在研究将北冥神功与太极心经融合的可能性。

  但王重阳和他终究没有修炼北冥神功,对其中的一些关窍有些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

  直到遇到无崖子,花了点时间向他请教一番后,这才找到其中关窍。之后这十几天,他就一直在尝试将北冥神功与太极心经融合,直到遇到阿紫之后的当天夜里,他终于在农场里将两者融合成功了。

  以太极心经为主,辅以北冥神功吸收、提纯、转化灵气的能力,自创出了太极神功。

  嗯,太极心经的太极,北冥神功的神功。

  等级还是2级,增幅效果依旧是2000%,只是多了吸收、提纯、转化的能力,而且不只是人的内力,天地间游离的灵气也是被吸收对象。

  而且是被动吸收。

  简单来说,凌池不需要运功,早已在他体内自动运转的太极神功也会源源不断的吸收天地间游离的灵气,不断壮大他的真气,强化他的体质、力量和敏捷。

  今天只过去半天,但凌池却发现他的真气、体质、力量和敏捷全部提升了0.1,这说明他每天只是躺着睡觉,都能增加0.2的基础属性,一年下来就是73的全属性增幅。

  可怕,太可怕了。

  ……

  凌池松开手,阿紫趴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里噙着泪水,心里满是怨恨,却不敢发作。她能忍丁春秋十几年,自然就能忍受凌池化掉她内力的打击。

  “知道为什么吸了你的内力吗?”凌池淡淡地道。

  “是我不好。”阿紫说道:“我不该有恃强凌弱的想法。”

  “这只是其一。”凌池淡淡地道:“恃强凌弱的下场,就和丁春秋一样,有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在,我相信你也会引以为戒。”

  阿紫连连点头:“凌大哥说的是,我再也不敢恃强凌弱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凌池蹲下来,拍拍她的头:“你从小在星宿派长大,身边都是阴狠毒辣的人,又怎能独善其身?但你还小,还有机会改正。”

  顿了顿:“如果改正不了,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阿紫背后一凉,急忙道:“我能改!我一定能改!”

  “那就好。”凌池微微一笑,起身道:“其二,你的内功太粗浅,留之无益,不如趁早化去,等你心性改变以后,我再传你一套高深功法。”

  “真的吗!?”阿紫又惊又喜,在她看来,凌池的武功这么厉害,修炼的内功肯定深不可测,哪怕随随便便传她一套功法,就足以让她纵横江湖了。若真如此,体内这点内力又算得了什么?

  “你先跟着我吧!”凌池说道:“我会教你如何做个正直又不失圆滑的人。”

  “嗯嗯嗯。”阿紫连连点头,求之不得。

  ……

  灵鹫宫的人很快就来了,听完四剑吩咐,立即派人接手星宿派,顺便处理尸体,把丁春秋的首级用药物处理好,可以保持数月不腐,便于凌池带去灵鹫宫。

  ……

  天山,灵鹫宫。

  时隔数月,凌池终于回来了。

  “这里就是灵鹫宫吗?”阿紫还是第一次来,看什么都好奇:“怎么都是女的?”

  凌池道:“灵鹫宫本来就只收可怜女子,男子只能在宫外活动,甚至还要受到生死符的控制。”

  “生死符是什么?”阿紫问道。

  “一种厉害的暗器。”凌池道:“中者会生不如死……”

  将生死符的效用说完,阿紫顿时眼睛一亮:“好棒……毒辣的功法。”

  你刚才说了好棒是吧?

  凌池瞥了她一眼,阿紫急忙低眉顺眼的露齿一笑,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凌池摇摇头:“跟我来。”

  ……

  将阿紫交给四剑安顿,凌池去见了巫行云。

  此时正是中午,双儿刚把饭送过来,巫行云将她留下一起吃饭,双儿没拒绝,这种情况已经出现很多次了。不知是不是爱屋及乌?或是四剑不在身边,有些寂寞,巫行云对双儿的态度非常友善,时不时的让她留下陪自己吃饭,说一些家常话。

  双儿能感觉到,巫行云是真的很寂寞,这种寂寞是发自内心的,甚至有一次酒喝的有点多,当着双儿的面落下泪来,内心的孤寂一览无遗。

  双儿在厨神空间把这件事告诉了凌池,凌池才会强行让无崖子去灵鹫宫见巫行云。

  这个逍遥派大师姐,太苦了。

  “回来了?”见到凌池,巫行云眼角含笑:“听说你把丁春秋的星宿派收拾了?”

  “是啊!”凌池笑道:“毕竟是无崖子的心愿,总算幸不辱命。”

  听到无崖子这个名字,巫行云神色很是平静,让凌池有点意外:“我以为你会很高兴。”

  “早就知道了消息,又有什么可高兴的。”巫行云淡淡地道:“毕竟都是九十多岁的人了,他又落得这种下场,等他来了,我却是要好好奚落他一顿。”

  “还是你看的开。”凌池微微一笑,扭头看着双儿,含笑点头:“不错,长高了。”

  从二月离开,到现在的六月,四个月时间,双儿身体真的发育了,个子长高了两厘米,身体也有了初步的变化,想到还有两年多的成长,到时双儿也许能长到一米六以上。这也是双儿最大的期盼。

  双儿笑靥如花:“哥哥倒是没什么变化。”

  “才几个月,能有什么变化?”凌池笑了笑,问道:“你们这是一块儿吃饭呢?”

  “嗯。”双儿点点头,道:“哥哥不在的时候,童姥经常留我一起吃饭。”

  “哦?”凌池看着巫行云。

  巫行云喝口绿豆汤,道:“听说你带了个女娃娃回来?”

  “嗯。”凌池说道:“她叫阿紫,是丁春秋的徒弟,十五岁了,因为丁春秋打她的歪主意,她偷了神木王鼎出逃,半路遇到我,就给带回来了。”

  “如此说来,她倒也算个苦命人。”巫行云点点头:“便让她留在宫里吧!”

  “我打算亲自调教她。”凌池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道:“这丫头从小在星宿派长大,心性都变坏了,好在她还小,来得及改正。”

  “难。”巫行云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怕她阳奉阴违,教什么都白搭。”

  “放心吧!”凌池笑道:“我有办法。”

  巫行云看着他,见他十分自信,点点头:“随你。”

  “我说,就没我一双筷子吗?”凌池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笑道:“这些菜三个人也够吃了。”

  “没有。”巫行云淡淡地道:“双儿正长身体,饭量很大。”

  “哦?”凌池扭头看着双儿。

  双儿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道:“这几个月饭量是变大了,总是忍不住就想吃东西。”

  长大还有这种变化?

  要知道被系统锁定的人,就算不吃饭也不会觉得饿,过去一百多年,他和双儿都是如此,吃东西也不过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但几个月来,双儿却有了饥饿的感觉,每天三餐照吃,中间还要吃很多的零食,到了晚上还会有一顿宵夜。一天24小时,几乎有6个小时在吃东西。

  难道这就是我想长大的功效?

  这吃的,真是恨不能快点长大啊!

  “能吃是福。”凌池笑道:“多吃点,咱们有的是钱。”

  双儿展颜一笑:“哥哥不怕我长胖就好。”

  “双儿这么勤劳,又怎么会胖?”凌池瞥了两眼,道:“该胖的地方胖就行了。”

  “该胖的地方?”巫行云皱眉:“什么意思?”

  “胸和屁股啊!”凌池说道:“女人这两个地方要是不胖,哪个男人会喜欢?”

  巫行云沉默了,遥想当年,她就吃了这两方面的大亏。但谁让她一直都是小孩子的身体,怎么跟李秋水竞争?

  李秋水这个贱人!

  巫行云咬牙切齿:明年,我一定要杀了你!

  ……

  “无崖子现在到哪了?”看着巫行云和双儿吃饭,凌池只能解下腰间的酒葫芦,掏出怀里的一包花生米,喝点小酒。

  “你不知道吗?”巫行云瞥了他一眼:“我以为四剑会告诉你。”

  “呵呵,我从来不问这些事。”凌池笑道:“她们是你的侍女,我可不敢挖墙脚。”

  巫行云唇角含笑:“算你聪明。”

  顿了顿:“师弟已在三日前离开擂鼓山,按照行程,再有十余天就该到了。”

  “马上就要见到心上人了,是不是很期待?”凌池笑问。

  巫行云瞥了他一眼,道:“你为师弟做的事,我很感激,但听到他要来的消息,我却是没有了那种冲动。”

  “???”凌池愣住了。这流向,是不是不太对?

  “为什么?”

  巫行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上了年纪,不像年轻时那般冲动了吧!”

  “不应该吧!”凌池说道:“我在的时候,你可是没少流露出黯然的神色,我以为你是在思念无崖子,难道我想岔了?”

  “你倒是看的清楚。”巫行云冷笑:“连姥姥我什么神色都看的一清二楚。”

  “没办法。”凌池耸耸肩:“常年面对各种客人,没点察言观色的本事怎么行。”

  这倒也是。

  巫行云淡淡地道:“你倒是会胡思乱想,姥姥我有很多烦心事,又不是只会为师弟黯然神伤。不过你能让师弟来见我一面,我很感激。”

  “那就好。”凌池松了口气,道:“我还真担心马屁拍在马腿上,好心办了坏事。”

  巫行云轻笑一声:“你这般直白,我就是有气也发不出来了。”

  顿了顿,叹道:“不知不觉,已经七十年了。七十年,弹指一挥,韶华白首。”

  “……”凌池看着她孤寂的身影,道:“别想那么多,明年不就能返老还童了吗!到时你依旧个青春貌美的少女。”

  “呵……”巫行云抚摸着一头白发,微笑道:“你小子,总会逗姥姥开心。”

  “可不是吗!”凌池亮出左手中指的戒指,道:“原本我都能命令你了,为了让你高兴,我连逍遥派掌门的身份都丢到一边了。”

  看到掌门指环,巫行云微微动容:“摘下来,与我看看。”

  “拿去吧!”不过是一枚宝石戒指,也不值几个钱,凌池随手摘下,递了过去。

  巫行云接过来,仔细抚摸和打量着这枚掌门指环,神色颇为激动:“果然是我派掌门的信物,我确是许多年没看到了。”

  “你喜欢就送给你了。”凌池说道:“反正逍遥派掌门的身份我也不稀罕。”

  “小子,你在胡说什么!?”巫行云面露怒色:“逍遥派掌门的身份何等尊贵,你敢弃之不顾!?”

  “呃……”凌池挠挠头,道:“别激动,我就是表达个态度,比起跟你的情谊,逍遥派掌门的身份没什么大不了的。”

  “……”巫行云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这小子,明明如此贪财,怎的面对天大的机缘和财富,又视如粪土?”

  “钱,我会赚。”凌池说道:“但逍遥派又不是我的,就算得到也没什么意思,还是自己赚的钱花起来更踏实。”

  巫行云笑了:“你倒是有些虚怀若谷的气度,姥姥没看走眼。”

  “那是,我这人就是这么高尚,全天下就没谁比我更高尚了。”凌池得意洋洋地说道:“以后请叫我凌高尚。”

  “……”巫行云强行压下想给他一拳的冲动,把掌门指环还给他,冷冷地道:“既然师弟将逍遥派掌门传给了你,日后这灵鹫宫也就归你管辖,你的命令,我自会遵从。”

  “这么好?”凌池色眯眯地道:“宫里一千多个姐姐都是我的了?”

  巫行云脸色一变,冷冷的看着他。

  感觉到杀气,凌池干咳两声,道:“我是说,我这人不会管事,灵鹫宫这么大的势力,别让我折腾乱了。”

  “没有谁天生就会管事。”巫行云面色稍霁,道:“我自会辅佐掌门,掌门只需把控好大方向,其他事都由由属下解决。”

  “嗯嗯,就这么办吧!”凌池点点头,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晚上再给你送菜过来。双儿,走了。”

  “哦。”双儿急忙忙把一碗绿豆汤喝光,起身向巫行云道别。

  巫行云看着凌池的背影,眼神渐渐变得朦胧起来。

  为何对师弟没感觉了?

  是因为……

  ********************

  四千字,今天又更新了六千字,求月票,求推荐票。ღ(´・ᴗ・`)比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