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行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龟速骑士之翼流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龟速骑士之翼流

  “唰!”

  相距20码,F

  oze

  猛然提速了起来,双剑扬起,战马踏出半圆弧线,以落叶飘的前奏曲线冲了过来,看似笔直的冲击路线,但却随时都可能会发生变化,落叶飘原本就是一门很难掌握的“技艺”,但F

  oze

  却已经至少达到了我80%的火候,这也是上一场我输掉比赛的原因。

  “嗡嗡~~~”

  破风声袭来,F

  oze

  与我擦肩,双剑交错攻击,裹挟着一道道金色六芒星,普攻+连击+普攻铺天盖地而来,说不出的凌厉!

  我急忙一拨马头,带着破风之雷就反向冲了出去,同时盾牌向后一碰,“铿铿铿”三次招架,剩下的技能伤害则全部照吃不误,向前狂奔的同时,只听到身后“笃笃”的马蹄声无比密集,F

  oze

  在原地画了个半圆就反冲了回来,速度暴增,踏着落叶飘的曲线笔直的切向了我的视野盲区范围。

  这是打算用最凌厉的进攻取胜吗?

  我心头一沉,头也不回,落叶飘是我创造的,我对落叶飘的了解实在太深了,此时此刻甚至不用回头也能七七八八的猜到F

  oze

  的进攻路线,因为那也是我认为的最佳进攻轨迹,于是乎,下一秒一拽缰绳,直接提速!

  “30%!”

  “40%!”

  “50%!”

  速度马上就提升到了50%以上,身后传来一声锐鸣,已然触发进入骑士之翼状态了,两道金色双翼在身后张开,光辉璀璨,同时一拽缰绳,以超低速度反向踏出了落叶飘曲线,转身的速度不是一般快,仅仅一瞬间就踏出了一道小小的半圆,与F

  oze

  的半圆碰撞在一起,但速度的原因,我的马蹄下画出的半圆半径仅仅只有对方的四分之一长罢了!

  “啊!?”

  白马之上,F

  oze

  发出了一声惊呼,就在这一刹那间,与我双马回旋,面对面的看着,以她的移动速度与轨迹,压根不会在这一秒与我交锋,她根本就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但就在下一秒,我的三连击已经到了,无比迅猛,普攻+诸刃+普攻,三连击全部了她的肩甲,一点都没有浪费掉。

  “蓬蓬蓬——”

  密集的剑刃与铠甲碰撞声中,F

  oze

  急忙策马冲出,利用速度优势拉开了距离,紧接着猛然回头,再次踏着落叶飘曲线,剑刃裹挟着剑之咆哮的前奏光辉,就这么猛攻了过来,速度很快,电光火石间的连攻马上就来了。

  而这一刻,我倒是完全冷静了起来,沉着判断着她的攻击点,迅速一拽缰绳,带着破风之雷再次“龟速”冲出一道弧线来,曲径极小的弧线就这么贴着对方的大弧线切入,骤然间就出现在了F

  oze

  的身侧,而就在她扬起长剑即将进攻的时候,破风之雷一声长嘶,奋力踏着螺旋曲线,小距离转向,直接冲进了F

  oze

  侧后方的视野盲区之中。

  事实证明,小曲径的落叶飘内切,确实能完美的克制标准落叶飘的走位与进攻节点!

  “糟了……”

  F

  oze

  急忙回眸,但已经来不及了,我猛然扬起光明之火,“蓬蓬蓬”的三连击再次落下,这次运气相当不错,第三剑触发眩晕了!F

  oze

  一双大眼睛充满迷茫的看着我,也不知道是眩晕状态,还是真的迷茫了。

  “嗤~~~”

  破风之雷四蹄踏着大地,龟速踏着落叶飘曲线横移半圈,再次冲进了F

  oze

  的视野盲区之中,又是一道破障三连击,这次运气同样相当不错,第二剑出眩晕了!随即策马疾驰,然后再次回头,剑刃泛着寒芒,再次给了F

  oze

  一套三连击,但这次没有触发骑士之翼的眩晕效果。

  不过,饶是如此,已经足够了,已经白白打了F

  oze

  四套三连击了,直接把她的气血消耗到了22%的地步,而我的气血则还有83%,血条优势已经完全是碾压性的了!

  “啊啊啊啊……你这魂淡!”

  F

  oze

  一脸忿忿不平,向前急冲,随即转身,疾风迅雷般的一记冲锋笔直的出现在我的前方,剑刃带着疾风刺的光辉刺来,这一剑太快了,根本躲不开,而我这场为了节省积分点,也没有带冲锋技能,马上下意识的身躯一沉,斗气护体、荣耀盾甲、盾墙三大防御系技能尽数开启!

  “蓬!”

  大大的盾墙出现在前方,下一秒,身躯就直接被F

  oze

  给眩晕了,紧接着便迎来了她几乎满真气值的一轮猛攻,普攻+破甲狂攻+普攻+剑之咆哮+普攻,一轮强攻之下,我仿佛遭受到了数十道陨石撞击一般,整个人都不好了,气血笔直的掉到了21%,而F

  oze

  则将气血吸回到了33%!

  然而,这一刻,她的真气值却用光了,而我的真气值差不多恢复到了一半以上!

  来了!

  猛然前冲,速度刚刚提起来的瞬间就已经触发骑士之翼状态了,身后金色双翼飞扬,在F

  oze

  还没来得及撤退的瞬间直接贴脸就是三连击落下!

  “蓬蓬蓬!”

  再次,第三剑触发眩晕效果了!

  疾驰半圈,猛然切入对方的视野盲区,再次一套三连击落下,一时间,F

  oze

  的气血就已经见底了,她咬着银牙,双剑一起扬起,奋然一击把我连人带马震开,策马疾驰向我的一侧,马蹄下再次踏出落叶飘曲线。

  我一样一拽缰绳,带着破风之雷就再次冲出,同样是落叶飘曲线,只不过,是一个袖珍型的落叶飘走位,而且同样触发骑士之翼状态。

  “铿铿铿~~~”

  双剑凌厉三连斩,尽数落在了盾牌上,我则极速内切,依靠曲径小的优势再次冲进了F

  oze

  的视野盲区,手腕一翻,三连击猛烈出击,“蓬蓬蓬”三声落在了F

  oze

  的后背铠甲上,也将她最后的一丝气血给打掉了!

  “唰!”

  世界排名第一的她,就这么在我眼前翻身落马,化为一道白光传送出去了!

  2:0,赢了!

  此时此刻,我内心激动不已,但却没有表露出来,随即也被传送出场,落在了林澈、苏希然、山有扶苏等人一旁。

  “赢了!哈哈哈哈哈,赢了!!!”山有扶苏狂喜不已。

  北风之神也哈哈大笑:“是啊,老大赢了,哈哈哈,赢了,又打赢了战无不胜的F

  oze

  了,哈哈哈哈哈~~~~”

  林澈扬起法剑,哈哈大笑:“赢了赢了,哈哈哈哈哈~~~”

  苏希然恬静的笑着,合不拢嘴了。

  一群人,都陷入了一场空前的惊喜之中。

  而场外,馆内的观众席更是爆发出了滔天的喝彩声与呐喊声,第三场赢得太出人意料了,不但是F

  oze

  ,就连所有的观众都没有想到我会拿出一手龟速的骑士之翼流来,而这一手龟速流骑士之翼战术却完美的克制住了F

  oze

  对骑士之翼流的破解战术,可谓是一物降一物!

  战台不远处,F

  oze

  提剑走来,秀眉轻蹙,就这么笔直的来到我面前,道:“今夕何夕,你……你为什么那么确认零速的骑士之翼流能赢我?”

  “因为我试验过。”

  我看着她,嘿嘿一笑:“我们北辰的临界,她一样用双剑流、落叶飘跟我打过,虽然没有你这么强,但也不错了,近半个月来,我跟她至少用这种战术打了五百盘以上,胜率在80%以上,所以我才敢用零速加成的骑士之翼跟你打。”

  “这种战术,有名字吗?”她问。

  “龟速骑士之翼流。”我说。

  她一声叹息:“这么懒惰的名字,好吧,你真的赢了,或许天空之门已经没有机会打第四场比赛了,接下来,祝你们好运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说:“我能赢你也只是因为运气好,骑士之翼下的眩晕触发得比较频繁,否则的话,你的双剑流狂轰滥炸我肯定挡不住的,F

  oze

  ,你表现得已经够好了,虽败犹荣。”

  她无奈一笑,转身而去,空中飘来她的声音:“这样的赛场上,只有成王败寇,哪有什么虽败犹荣。”

  谁都能看得出来,此时的F

  oze

  有多么落寞,但没有办法,这就是比赛残忍的地方,就如她自己说的一样,赛场上只有成王败寇,这就是比赛的规则。

  ……

  第三场,北风之神VS暴风之眼。

  我们北辰的王牌刺客,对阵天空之门的首席灵术师,暴风之眼的成长速度很快,已经快要成为一位S++实力的灵术师了,在这次全球总决赛上的表现也相当强势,打败了不少成名已久的高手,但这次,他要面对的是北风之神,就未必有这么幸运了,毕竟,北风之神打灵术师的实力,绝对称得上是S++级别的水准的,这一点我十分相信。

  就如F

  oze

  说的一样,战局打到这个地步,他们已经被2:0了,第三场又是这样的对阵,天空之门已经凶多吉少了,这一战,我们北辰无限可能会3:0零封天空之门,提前结束我们半决赛的比赛,将我们最强的对手淘汰掉!

  ……

  “那我去了。”

  北风之神提着双匕首,眉宇间透着自信。

  “去吧,打败他。”我说。

  山有扶苏则一扬眉,笑道:“区区的一个暴风之眼,挡不住你的,大胆进攻,不要有什么顾忌。”

  “嗯!”

  下一秒,北风之神化为一道白光传送入场,而就在他的正前方,暴风之眼也传送了进来,手握法杖,一袭法师袍,颇为俊逸的脸庞上满是凝重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