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夺取基因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追问秘密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追问秘密

  “喂,你好,我们有个问题……”

  如月非常之直接,大声就开问。

  但是,那混沌主猛然抬头,看到如月,就脸色陡然一变,然后大声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身形刹那间倒窜。

  “不要!!”

  众位混沌主一下子拉住那个古怪的混沌主,避免祂再退回那蕴含着衰减之力的混沌气雾之中。

  “不要拉我,快逃,我们快逃!!”

  那混沌主挣扎着,祂的力量好强,居然能爆发出三百多万宇之力。不是出手的什么秘技攻击,而是正常的挣扎就有如此力量。

  周围的几名混沌主都差点拉不住祂,其中一个年轻女性形象的混沌主道:“擎兄,要逃也往这边逃啊……”

  话声未落,那古怪的混沌主就眼神一亮:“对,这边,快逃,快逃!!”

  根本不顾身边之人,迅速飞掠逃窜,其它混沌主急急忙忙追着祂而去。有两个还回头朝展飞与如月及女娲看了一眼。

  祂们离去的速度并不算慢,但也不算快。

  “要不要追?”女娲问。

  “追!!”如月一咬牙,大声道。

  看得出来,那个古怪混沌主,有些害怕如月。

  到底是因为如月藏有大秘密,那混沌主发现了,所以害怕?还是如月长得跟某位强者相似,吓住那混沌主呢?

  展飞与女娲都相当好奇,所以才问如月要不要追。

  如月当先,速度飞得极快,刹那间穿梭虚空,追近那几名混沌主。

  神念与破界能量融合,传音呼唤:“站住!!慢一点!”

  “快,快快快,快逃!!”那个古怪的混沌主反而比之前跑得更快了。

  展飞疾掠接近,拉住如月,刹那间穿梭虚空,猛然拦截在那古怪的混沌主周围。

  “啊!!”

  那混沌主掉头就要逃。

  但如月速度更快,道:“为何一看到我们就逃?说!!”

  “不要过来!!”

  那混沌主惊惶地转过头,就继续逃窜。

  但展飞一拳轰出,虚空大片崩烈有,滚滚雷音轰鸣,一道道强烈的电芒撕裂虚空,纵横交错四方,形成一个超巨大的牢笼。有着十二万九千六百道牢笼壁,每层牢笼壁就是十万八千道巨大的雷霆交错构成。

  每一道雷霆,都是足以斩裂虚空。

  这么可怕的力量,不说将混沌主秒杀,起码能拦住这里的任何一名混沌主。

  事实上,展飞也稍稍有点诧异,因为他只是想破碎虚空,引聚这虚空的力量交汇成为混沌柱构筑牢笼,但没料到居然是一道道可怖的雷霆,想来应与这雷州的环境有关。

  “前辈息怒!!”

  几名与古怪混沌主同行的其它混沌主,脸色都变了,一个个骇然,不敢动弹。

  “至少破千万宇之力……不对,不止千万宇,更多,更强!”

  祂们想到这股力量是展飞释放出来的,就不敢乱动了。

  那古怪的混沌主身形一晃,就要撞向那雷霆牢笼壁。

  但展飞伸手虚抓,无形而强大的力量就将那混沌主给硬生生禁锢着。

  祂除了眼珠子和嘴巴,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冷静一些!!”

  展飞的精神念力随着大喝之声,涌入那混沌主体内,瞬间令祂清醒了少许。

  “说,为什么看到我们,就逃走?”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你们身上有禁忌秘宝的气息。”那古怪的混沌主道。

  女娲与如月都是脸色大变,正想追问“禁忌秘宝”的秘密,但展飞已冷笑道:“胡说!!你害怕的只是她,而不我们身上的气息。说,她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会让你害怕?”

  比起询问禁忌秘宝,展飞现在更想知道如月有没有问题。

  当然,禁忌秘宝的事情更重要,但展飞有种直觉,禁忌秘宝,涉及到一些极重要的东西,如果在这里问出答案,触犯某些忌讳,可能会被某些力量打断,无法再作询问。所以,先将其它想问的问清楚,然后再防着被禁忌力量打断这边的探密行为。

  也因此,才先问如月之事。

  “那个……”那古怪的混沌主有些犹豫。

  “不要试图在本尊面前撒谎!快说!”

  “我也不清楚。”

  “嗯。”展飞冷笑。

  “是真的,本尊曾经有一段属于自己的记忆,被强行抹消了,不是被哪位强者抹消,而是被本尊自己封印然后再抹消。因为,实力不够强大的时侯,知道那东西,后果极其严重。但本尊在看到这位前辈的时侯,内心深处就泛起强烈的恐怖。以前抹消掉的那段记忆当中,一定有与前辈相关的事。”那古怪的混沌主偷偷瞥了一眼如月,又猛然收回目光。

  展飞望向如月。

  如月苦笑:“我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记忆异常,全部记忆都在,但是,没有想出有哪里古怪之处……”

  展飞神念传音:“如月陛下,你的实力不是最近才提升的吧?很古老年代以前,爆发过古墟大战,诸多混沌主征战,你当时有可能参与吧?是藏在古墟之中沉睡至今,所以才能在遇见我之时就已有过百万宇之力。

  “必定是以前的强者才能在宇宙海崩裂未久就拥有超过百万宇之力。你以前是何身份?以前是否发生过什么重要的大事?还有你的那种无视因果推算事情真相的能力,太过逆天了,完全找不出逻辑与理论为依据,无法偷师学会,这样的能力,你是如何拥有的?”

  如月哑然。

  “这涉及到你个人的重大秘宝,本尊并不是想追究你的个人隐秘,之前也很默契地没问,但是,此事可能与禁忌秘宝有关,就不由得本尊不多问一句了。因为,与禁忌秘宝的相关的力量,是有可能将本尊秒杀的。”展飞道。

  与如月相处得好,默契,原因何在?

  展飞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不惧如月。只要不被她秒杀,就能成功脱逃。如月想算计展飞也不容易。反过来,如月有强大的直觉能力,展飞想算计偷袭于她,她也能瞬间反应过来。

  再加上女娲后来加入,居中调和,形成平衡。三名混沌主才可以在不打探彼此底细的情况下,共享庞大的利益,在某种时侯某种情况下,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生死与共,比起大多数混沌主“知己”之间的关系,好得多了。

  可是,如果如月拥有着骇人的身份,隐藏着强横不可思议的力量,那展飞就算曾与她合作得极好,双方都依赖共同的力量而要一起渡衰减大劫,也不得不小心谨慎考虑了。

  “展飞陛下,你我合作相处这么多时,这点信任还没有吗?本尊可以发誓,之前与你所说,没有半点谎言,本尊也不清楚为何祂会如此害怕本尊。关于个人过往身份与经历,事后可以将一些不涉及自身力量及爱好隐私以的资料,尝试着可以透露给你们得知,但现在时间与环境不允许,先问话这名混沌主,可以吗?”如月问。

  展飞沉吟两秒,点点头。

  但对如月多了一些防备。

  不是不信任如月,而是谨慎。

  假设如月真的不清楚一切,对展飞没有任何隐瞒,但如果她自己还有着一些她自己不清楚的秘密呢?比方说,她是某位超脱者创造出来的化身?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又比方说,她是某个禁忌秘宝创造出来的强者?或者是某位超脱使徒?或超脱者打造的傀儡或试验品之类?一旦有必要,她的意识就会被迅速抹消,被更强大的意志掌控?这样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的。

  哪怕再信任她,也得防备。

  她不是纪嫣,不是展灵儿,不是展飞内宇宙中的其它任何眷族,再怎么信任,也有所保留的。

  “你的那些记忆哪里去了?说!”如月逼问那混沌主。

  “不清楚。”

  “真的不清楚?你撒谎,本尊可以推算得出来……”

  “真的不清楚,只知道当本尊的实力恢复到极强大的程度的时侯,有可能想起这些记忆去了哪里,但还是无法回忆起记忆的,除非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去找回那些遗失的记忆。”那混沌主急急忙忙道。

  “你说恢复到极强大的程度?你以前最强有多强?”

  “不清楚,但肯定很强很强。”那混沌主道。

  如月盯着祂,散发强大的气势,那混沌主苦笑:“至少超过十万亿宇吧?但现在……你们看到了,不过两三百万宇之力,哪怕天地不压制,想提升到万亿宇之上的力量,也不知要到何年月。”

  “没想到以前居然是一名高手。”如月说着,心中却是震惊无比。

  这样的强者,居然看到如月就吓得逃走?那如月她身上藏有什么样的大秘密呢?

  “你之前说,跟以前不同,是什么意思?”如月问。

  “以前,曾经有过衰减大劫爆发,并未真正完全爆发,只是普通的衰减之劫,衰减之劫越强,混沌主可以修行到的实力上限越强。强大到一定程度,就有机会达成质变,超脱到混沌主之上的境界。但是,这次衰减大劫爆发,比之前强大得多,但居然还是修为被压制着。那岂不是……让人绝望!”那古怪混沌主脸色又变得阴沉下来,浮现一种恐惧之态。

  与祂同伙的其它混沌主也大为吃惊,盯着祂。似乎这古怪混沌主的那些同伴,之前也没听到祂说的这些事。

  “你之前还说,‘明明说好的啊’,谁跟谁说好了?”如月再追问。

  “这个……”

  “呵呵……”展飞冷笑,散发着狂暴强烈的气势,压制得几名混沌主都要差点在虚空跪下来了。

  那古怪的混沌主赶紧道:“是超脱者的烙印!”

  “超脱者的烙印?”

  “是的,当初古墟大战,诸多混沌主殒落,还有几名强者据说超脱了。还有更多的强者要避开大战,找地方潜藏起来。当时,本尊的古墓被打破,只得另寻地方隐藏。当时已经是古墟大战末期,天地压制变强,诸多混沌主的修为一退再退,很多强者都以为自己是沾染了衰减之劫,藏在古墓之中苟延残喘,但就是在那时,本尊遇到了一尊超脱者的烙印!!”

  “在哪遇到的?什么形象?”

  “在古墟与宇宙海的交界处,当时还是可以直接出来的,不是所谓通道口,那里有强者被镇压在非常强大的宝物虚影之下,那强者只散发一小缕气息,就比本尊所见过的任何未超脱的强者可怖,祂自称超脱者,被禁忌秘宝镇压。并且说……”

  话到这里,这名混沌主陡然七窍流血。

  “说什么?”如月急忙追问。

  那混沌主呆呆傻傻地看过来,道:“说什么?”

  如月脸色一变:“你说,遇到了超脱者的烙印,祂说了什么?”

  “哦……衰减大劫并未真正爆发,是天地压制令强者修为暂时倒退,可待时而动,将来衰减大劫真正爆发之时,也是强者的修为无限突破之时。一朝顿悟,便可瞬间获得无数宇之力灌顶加持,一步登天。积累力量,可直达超脱者之境……那时才是重大机会……”那古怪混沌主神色茫然地说着。

  “还有呢?”如月问。

  展飞问:“关于禁忌秘宝,你还知道些什么?”

  “禁忌秘宝是……”

  话说到这里,那混沌主的头颅陡然炸开,然后迅速再生出一个头颅。但却是七窍不断溢血,眼神呆滞。

  展飞脸色一变,抓住祂,神念渗入其中。而后微微一叹:“神魂被硬生生抹白了一大片,大量记忆消除,还有一些记忆残留。是有一股我们所察觉不到的力量,让祂这样的。”

  “是因为祂想说出不该说的话?”如月问。

  展飞道:“很有可能。”

  “但我们也提到禁忌秘宝,为何无事?”女娲问。

  “有可能跟‘那个阵势’有关,我们接触过禁忌秘宝的力量。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知道的并不多。”

  “那祂应该能察觉到危险吧,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女娲问。

  完全可以说有危险而不敢乱透露啊。

  “也许……跟这里的环境有关。”如月指着虚空。

  展飞与女娲若有所思。

  这里是雷州,与别处不同。

  普通人说话,有些话不能乱说,但在某些地方乱说没事,换个地方就不行了。比如说国君的坏话,私底下乱说没事,但跑到国王面前说,那是找死。

  如果这个雷州有着禁忌秘宝,那秘宝的力量正监控着这雷州,在这里透露秘宝,就引来危机了。

  在别的州,禁忌秘宝无谓祂是否泄密,又或者根本没有监控,而在雷州这里,未必可行。

  “可能雷州有危险,我们转移吧。”

  “嗯,带走这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