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逆水行周> 第六百八十七章 歌声嘹亮

逆水行周 第六百八十七章 歌声嘹亮

  冬去春来,天气转暖,消融的雪水汇聚成涓涓细流,进入溪水,又汇入小河,冰凉的河水自高向低流淌,穿过山涧、树林,流向远方。

  饥肠辘辘的人们,在河边尝试着钓鱼,又在河流经过的山林里寻找任何一种可以吃的食物。

  但经过一个寒冬,树林里到处都是枯枝落叶以及开始融化的积雪,并没有多少可以食用的野菜、野果。

  整个冬天,周军都在进攻,所以高句丽各山城、城寨的军民,主要靠存粮来维持一日两餐。

  但是,只有将士们才能获得足够的口粮,至于平民,要么靠吃秋天时存下来的野果、野菜,要么就得冒险出城、寨,在四周山林寻找可以吃的东西,或者想办法钓鱼、打猎,猎取食物。

  一个冬天过去,城寨周围可以采摘的东西都已经被平民民搜刮干净,许多人饿得面黄肌瘦,但为了填肚子,顾不得危险,只能向周军军营所在地区靠近,看看能否找到可以果腹的东西。

  若不去,留在城寨分不到多少粮食,附近树林也找不到吃的,肯定会饿死;若去了,也许会被周兵杀死,或者被对方抓走,在这样的风险下,也许找到一些能吃的东西,撑个一两天。

  谁都不想死,但饿死也是死,对于饥肠辘辘的高句丽平民而言,该怎么选,其实不用想,因为除了冒险往更接近周军营寨的山林去,没有别的选择。

  众人正在林间小心翼翼摸索,忽然听得树林里有声音传来,那声音很大,用大家熟悉的乡音大声说着:“快过来,王师这边有炊饼,热腾腾的炊饼!”

  “热腾腾的炊饼,想吃多少吃多少!王师不会为难大家!”

  声音回荡在山林间,惊起飞鸟无数,本来就小心翼翼的高句丽平民听了之后,面面相觑:谁的嗓门那么大,声音能传这么远?莫非是周军请来的妖怪么?

  胆小的人吓得转头就跑,慌乱间跌倒在地,不顾一切爬起来,跌跌撞撞往城寨跑去。

  有人惊疑不定的看看四周,看看是否有什么妖怪出现。

  有人则仔细听起来。

  声音中所说的“王师”,当然指的是周军,因为声音是从周军大营那边传过来的,按说这种“妖言”不该信,但许多人已经饿得不行了,听到“热腾腾的炊饼”,肚子就跟着叫起来。

  那声音一直在说“热腾腾的炊饼”,人们心中纠结,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迈开步伐,循着声音走过去。

  吃东西,成了他们唯一的念头,至于去了之后到底有没有炊饼吃,还是被周军抓了、杀了,已经没力气去想了。

  胆大的人终究是少数,但大家全都饿着肚子,所以其他人见着有不怕死的真往那边去,不由自主也跟着去,只是保持较远的距离。

  大家远远跟着,想要看看前面几个人,是不是真的能吃到炊饼,如果情况不对,自己就跑。

  至于到时候跑不跑得掉,饥饿已经让大家自动忽略了这个问题。

  甚至潜意识觉得,真要是死了,倒也一了百了,若在城寨里苦熬,熬完一天,还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死,那感觉可不好受,和活受罪没区别。

  从去年春天到现在,大家已经在山里住了差不多一年,这一年时间里,不仅住得差,吃不饱,还得干许多活,太苦了。

  随着战事愈发不利,上头发放的粮食也越来越少,但劳动量依旧很高,平民们既要修建各种防御工事,又要为军队砍柴、担水做许多杂务,但肚子却越来越饿。

  夏秋之际还好些,冬天就难熬了,许多人吃不饱又穿不暖,在冬夜里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有的人则跟着官军去打周军,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青壮们要么干活累个半死,要么上战场送死,老幼妇孺也被征发上战场,或者做杂役,大家都在咬牙坚持,但看不到希望。

  现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出现了,如果是真的,好歹能吃饱,如果是假的,死了也就死了。

  不知何故,呼喊的声音沉默下来,片刻后,嘹亮的歌声响起,许多人听了之后为之一愣:那是他们熟悉的家乡民歌。

  虽然唱歌的人音调有些怪,但听到那熟悉的旋律后,他们忽然想家了。

  。。。。。。

  月黑之夜,本来应该十分安静的山林,此刻回荡着嘹亮的歌声,歌声悠悠,仿佛长了一双翅膀,飞到山城上空不断盘旋,久久不愿离去。

  在城头值守的士兵,在城内各处休息的军民,听得城外传来熟悉的旋律,听出这是耳熟能详的民歌。

  虽然唱歌的人音调很怪,而且这么大的声音,好像不是人可以发出来的,且最近几晚一直在唱,但没人往“这是妖怪在唱歌”那边想,而是不由自主想起了家乡。

  想起了家乡的山山水水,想起了许多事情。

  战争持续了差不多一年,他们在山里躲了差不多一年,山外的家乡怎么样了,谁也不知道。

  逃难过程中走散的亲友,现在还活着么?

  上阵打仗的亲友,还能再见面吗?

  出城樵采、寻找食物的亲友,再也没见回来,他们是被杀了?被抓了?还是跑到周军哪里吃炊饼,再也不回来了?

  我们在这里苦苦熬着,能坚持到周兵撤军么?

  周军一路打过来,都没有哪个山城能顶得了多久,再这么熬下去,有意思么?

  这场仗,胜了,败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就只想活着,我就只想活着而已...

  无数人这么想着,开始辗转反侧,而被嘹亮歌声惊醒的守将,匆匆赶上城头,督促士兵严防死守。

  一防周军夜袭,二防己方军民出逃。

  这不是守将庸人自扰,军民出逃的情况已经出现了,而且越来越严重,罪魁祸首,自然是夜里响起的嘹亮歌声。

  不知周军使出何种神通,竟然能有大嗓门不断地唱民歌,而这歌声,让许多士兵和百姓思念家乡、亲友,加上战事不利,周军兵临城下,许多人索性选择逃亡。

  前不久,有出城寻找食物的平民,逃到周军大营去吃东西,周兵却没把他们怎么样,这件事很快传回来,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接着出城樵采、寻找食物,逃到周军那边去。

  虽然守军很快回过神并且开始禁止人们出城,但城中粮食终究是有限的,如果不分军民、给每个人都供应充足的口粮,那么存粮肯定熬不过今年(城被周军攻破不算)。

  粮食供应紧张,于是依旧有人偷跑出城,逃到周军那边去,不止是平民,就连士兵也开始逃亡。

  周军的“大嗓门”每晚都会唱歌,嘹亮的歌声把城内军民的人心都唱散了,守将心急如焚,想了很多办法制止逃亡,但收效甚微。

  再这样下去,城池就会不攻自破,守将们除了轮流值守,用部曲监督士兵制止逃亡之外,再无他法。

  然而,局面依旧在渐渐失控。

  喧嚣声起,好像是某处城墙有人外逃,和阻拦的士兵发生冲突,守将见状赶紧带着兵往那边赶,远远看见有许多黑影翻过城墙,沿着山坡往山下跑。

  他气急败坏的喊起来:“怎么没人拦,怎么没人拦!!”

  当面跑来一个鼻青脸肿的裨将,见着怒气冲冲的主将来了,为防万一,赶紧诉苦:“他们、他们全都跟着一起跑了!”

  “什么?你说什么?”守将闻言大惊,看着城外那一群黑影,冷汗都冒出来了。

  连本该制止逃亡的士兵都跟着一起逃了,这城还怎么守得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