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唐第一全能纨绔 > 第三十章 渣男李治

第三十章 渣男李治

  只不过李治隐藏得很深,在懦弱的外表下,干尽了冷酷血腥的事情,却都象是别人干的,与他无关一样。

  先是利用长孙无忌,虚构谋反案,干掉了最年长、最有素望的哥哥李恪,以及高阳公主等人,并流放江夏王李道宗。

  然后,李治又把老婆推到台前,把老舅拉下马,顺带着把一批老臣杀的杀、逐的逐,大权独揽、乾纲独断。

  最令徐齐霖不齿的其实还不是这些,政治斗争嘛,在封建社会就是这样残酷无情,倒也算不上大恶。

  但王皇后、萧淑妃被武则天砍断手脚,丢进酒瓮,以酷刑处死后,李治竟毫无反应,仿佛得了健忘症一样。

  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王皇后和萧淑妃到底是和李治过了这么多年,也并没有犯什么大错。

  至于争宠,那不是很正常,谁让你搞三宫六院,弄那么多女人呢!

  况且,萧淑妃还给李治生了两个女儿,自母亲被杀后,便一直被关在宫里,直到很大岁数了还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

  最后还是太子李弘看不过眼,去求武则天,也因此与武则天结怨,被亲生母亲给毒死了。

  那你说,李治会不知道自己有女儿?就忍心把她们一直关着,从小到大,几十年如同囚犯一般?

  好吧,徐齐霖承认自己是小百姓的心态,是后世的思维,理解不了某些人的狠毒冷酷。但他就是不喜欢李治,并送他一个字“渣”,两个字“渣男”。

  你不喜欢废后和废妃,给个小院让她们衣食无忧地活着,从此不相见,也不算无情绝义。特么的,被那么残忍的弄死,就当没看见一样,亲生女儿也不闻不问,这是什么人性啊?

  再说了,李治若是如历史上那般当了皇帝,小昭岂不是也要步阿姐的后尘,当个破婕妤,在深似海的皇宫里孤独寂寞一辈子?

  一旦涉及到自己的亲人,徐齐霖的心中便遏制不住地生出一股恨意,还夹杂着一股狠劲儿。

  徐齐霖强压心绪,难看地笑了一下,说道:“皇家的人,咱们敬而远之。以后尽量少和他接触,若是再送你东西,便婉言拒绝了罢。”

  小昭眨着大眼睛,有些迷惑,看哥哥的神情,应该是不喜欢晋王。现在这话呢,不是很明确,但却表现出了立场。

  徐齐霖垂下眼睑,提起笔,在一张白纸上刷刷点点地写了两句诗,淡淡地说道:“世人都道皇家好,我却不这么觉得。”

  小昭低头看诗,随口诵念,“君门一入深似海,唯有宫莺得见人。”

  读过之后细细品味,小昭看着老哥,试探着问道:“哥,你是不是也不愿意阿姐在皇宫?”

  徐齐霖苦笑一声,说道:“凭阿姐的才貌,若嫁了寻常人家,必是正妻无疑,也少不了衣食用度。自家人欢聚,常相走动,或是同出游玩,也是无甚阻碍。和现在比,你觉得如何?”

  小昭轻轻摇头,说道:“不方便,一点也不方便。”

  “这话也就是咱兄妹私下里说说。”徐齐霖不再深入,轻轻摸着小妹的头说道:“日后那香露生意,还有几十家商铺,都要交给你来打理。便是嫁人,哥也让你在婆家挺得直腰杆,说话有底气。要是谁敢欺负你,我就揍他丫的。”

  小昭还小,可也知道害羞。听哥哥说什么嫁人,小脸泛红,嗔恼地小脑袋去顶徐齐霖,“坏哥哥,人家还小,就听你说这些混话?”

  徐齐霖也不躲闪,笑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哥哥是考虑得长远,也让你心中有数。”

  “人家才多大,一个小孩子嘛。不过是收了件礼物,值当得你又虑又忧?”小昭撇着小嘴还不依不饶。

  徐齐霖宠溺地摸摸妹子的小脸蛋儿,说道:“早说也没坏处,与其得宠忧移失宠愁,不如一生一世一双人。皇家的人,薄情寡义,敬而远之最好。”

  小昭挥起小拳头,捶了哥哥一下,翻了翻眼睛,说道:“知道啦,真啰嗦!”停顿了一下,小丫头又笑道:“哥,你还很会作诗呢,虽然没一首完整的,但随口说出来的却都是佳句。”

  “残句嘛,老哥这肚里还有的是。”徐齐霖嘿嘿笑道:“你看好了就随便拿去用,我不追究版权的哦。”

  小昭笑着说道:“才不要抄你的呢!我便是不会做诗,也没人笑话。”

  “今天咱俩说的话也不要外传,连阿姐也不能告诉。”徐齐霖又叮嘱道:“唉,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兴许阿姐觉得在宫里也挺好。若是某些话被人传出,陛下还以为她心中怨忿呢!”

  小昭点了点头,说道:“哥你放心好了,我的嘴巴很严实,绝不给阿姐惹事。”

  徐齐霖略感欣慰,说道:“顶多也就两三年,还能老让你去宫里陪公主?到时你就自由了,府里、庄上,还有城外的宅院,想去哪就去哪。”

  小昭点了点头,说道:“到时候也会有差不多年纪的小宫女吧?公主有人陪着,也就不寂寞,不需要我常进宫了。”

  …………….

  奋斗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大唐,更是为了亲人。

  徐齐霖早就想通了这个道理,才放弃了自己经营、富可敌国的思维。各种谏议分君之忧,又替李二陛下当搂钱的耙子,又何尝不是在为宫中的老姐巩固宠幸?

  再放眼得更加长远,徐齐霖也不希望已经被自己定义为“渣男”的李治登基为帝。

  但现在,徐齐霖知道自己不能太早出手。

  不管是瘸了腿的李承乾,还是越来越胖的李泰,甚至是等着天上掉馅饼的李治,目前的变数很多,绝不能轻易站队或表态。

  可暂时不掺和,不代表就与其划清界限,该交好的还要交好,哪怕心里不喜欢。

  所谓矬子里拔大个,徐齐霖已经把李治这个“渣男”排除在外,剩下的就是李承乾和李四胖了。

  李承乾嘛,他没接触过。可在历史资料中,这却是个很叛逆的家伙,老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甚至于派人暗杀老师。就冲这个,徐齐霖也不太敢靠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