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唐第一全能纨绔 > 第八十八章 做鬼不容易,去看大盆子

第八十八章 做鬼不容易,去看大盆子

  大雅抿起嘴角,看着并不怎么害怕,却象是在微笑,似乎——还有那么点窃喜。

  是我看错了?徐齐霖仔细端详大雅的表情,可人家已经变成了笑脸。

  “怎么老实,怎么听话?”大雅手肘支在桌上,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徐齐霖。

  跳个艳舞行不?!徐齐霖翻了翻眼睛,打消这龌龊想法,干咳一声,说道:“就老实呆在这里,有吃有喝供着你们,不让你们去害人。”

  “出去转转也不行?”小夜瞪着大眼睛,提出了抗议。

  大雅端壶给徐齐霖倒上一杯,笑道:“我们可从没害过人。你看小夜,连吓人都学不会,可见我俩都是好鬼。”

  小鬼头的舌头能伸到下巴,其实也挺吓人的。

  徐齐霖看了看吃菜正香的萝莉鬼,把这话又咽了回去。

  “好吧,可以出去转悠,反正别人也看不见你们。”徐齐霖妥协了,但转而又问道:“外面的鬼很多嘛,你们和他们有什么来往?”

  大雅撇了撇嘴,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人世上的游魂野鬼并不多。那些鬼也不敢惹我们,都得远远地躲开。”

  说着,她拿出玉如意晃了晃,得意地说道:“看见没,这也是法器,本姑娘可是会道法的鬼。”

  会道法的鬼,这好象有点矛盾呀,鬼也要修行嘛?

  大雅看徐齐霖迷惑的样子,翻了下眼睛,举杯示意了一下,一口喝干,又给自己倒上。连菜都不吃,活脱脱一个酒鬼的样子。

  “也不知道你从哪弄来的法器,既有阴阳眼,又能收摄鬼魂。”大雅有些鄙视地撇撇嘴,说道:“看来你也不常用阴阳眼,胆小鬼,不敢看,还以为晚上便到处都是游魂呢!”

  徐齐霖干笑了两声,人家也没说错,他就是这么想的。

  大雅哼了一声,继续说道:“人不吃东西会饿死,鬼也是一样。游魂野鬼不知法门的,用不了多久就会自然消散。还有天罚雷劫,以及种种禁忌,也会消灭鬼魂。”

  徐齐霖琢磨了一下,深以为然。

  鬼魂嘛,应该算是一种能量体,和人一样,也需要补充。否则,能量不断衰减,最后化为乌有,这很有点科学道理哈。

  “那你就是知道法门的喽!”徐齐霖盯着大雅,似笑非笑地说道:“做鬼的话,你熬过了多少年啦?”

  大雅抿了下嘴角,嘿嘿笑了两声,说道:“这个嘛,不告诉你,反正你叫声姑奶奶都是占了大便宜啦!”

  小夜嘻嘻笑了起来,伸出小手指着徐齐霖道:“你得叫我小姑奶奶。”

  切!徐齐霖一哂,虽然知道这可能是真的,但就是不高兴,不乐意。

  大雅笑得前仰后合,伸手抚着小夜的头发,眼中充满了宠溺和慈爱。

  徐齐霖几次想张嘴问“鬼能不能变成人”,但还是压住了冲动。刚刚接触,不要着急,还是先观察些时间再说。

  大雅笑过之后,又喝起了酒,但酒量好象也不算大,兴许也是高度酒的缘故,一壶酒喝下大半,已经有些醉态可鞠。

  “小子,你,你也不用怕。”大雅笑得有点傻,连小夜在旁边也看得直翻眼睛,“人和鬼各,各不相干,人还要比鬼厉害,应该是鬼,鬼怕人才,才对。”

  “喝高了就回你那玉如意里休息罢。”徐齐霖说道:“小夜吃好了没有,我叫下人进来收拾。”

  小夜也吃得不多,估计鬼是不太好克化人间的食物,每样菜肴也只是吃上两口。

  “姐,回去休息啦!”小夜起身推了推伏在桌上的大雅。

  大雅眨着惺忪的醉眼,看了看徐齐霖,又看了看妹子,嘴里嘟囔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化为烟雾消失在玉如意之中。

  小夜吁了口长气,转头对徐齐霖说道:“过两天就是盂兰盆节,你会给饿鬼施食吧?他们也很可怜的。”

  徐齐霖点了点头,说道:“你说施就施,这事不难办。”

  小夜咧开小嘴笑了笑,说道:“缺钱的话,我会帮你,也算是我和阿姐的酒饭花费。”

  徐齐霖点了点头,说道:“估计你也知道,某是个有身家的,怎么会缺钱?”

  小夜眨了眨眼睛,突然冲着徐齐霖一伸舌头,红红的直到下巴。然后,在咯咯的笑声中,变为虚无,投入到泥娃娃之中。

  这小调皮鬼,要是练到把舌头吐到胸口,还能勉强吓住几个人。一看就是个懒鬼,不好好练吓人的功夫。

  徐齐霖笑着摇头,开口叫着下人进来收拾。

  ……………

  小时候怕鬼,长大后你会发现人比鬼更可怕。

  徐齐霖虽然还没经历过被人害的苦痛,但也知道很多人作恶的事情。杀人如麻、暴戾残忍,历史上就没少过这般的恶人。

  所以,对于这大小两个鬼,只要不去害人,徐齐霖倒愿意就这么养着。嗯,也不是白养,人家是给了钱的。

  总算是把鬼安置好,徐齐霖第二天便回了长安的宅院。他前脚回到家,后脚小昭等人便进了府。

  “差点忘了中元节,这热闹可不能错过。”小昭见了哥哥,便开口解释道:“还有晋阳公主,已经得陛下恩准,让我和阿珂去九成宫陪她。”

  徐齐霖摸摸小妹的头,笑道:“不愿去呀,一脸的苦相。”

  小昭叹了口气,说道:“皇家规矩多,哪有在自家那么随便快活。”

  徐齐霖对此表示认同,但也得安慰下妹子,说道:“顶多一个月,皇驾就要返回长安。刨去来回赶路的时间,也就能在九成宫呆上十来天,很快的。”

  小昭点了点头,说道:“过完中元节我就去九成宫,路上慢慢地走。”

  对皇宫什么的就那么抵触?徐齐霖看了看小妹,觉得这样也挺好,应该是他的灌输起到了作用。

  算算时间,自己最多也就在长安呆一个月,便要去洛阳,甚至还要在漕路上走一遭。想到这里,徐齐霖也有些不舍和惆怅。

  如果不是为了亲人而有更远大的目标,凭现在的产业和进项,徐齐霖完全可以享受逍遥快活、混吃等死的好日子。

  带着这些微妙又复杂的情绪,徐齐霖回了自己的院子,一眼便看到一个大盆摆在那里。

  “阿郎回来了。”少见的是阿佳妮先迎了上来,打着招呼。

  徐齐霖指了指装着幡花、灯烛的大盆,疑惑地问道:“这是做什么?难道是为中元节准备的?”

  “对呀!”阿佳妮点着头,颇有些表功地说道:“这是我和嘉丽姐让管家置办的,还要再买些鲜花、水果、点心、素菜放进盆里,才算齐全呢!”

  徐齐霖呵呵一笑,说道:“嗯,某不在家,你们操办这些,辛苦了。”

  “不辛苦,一点也辛苦。”阿佳妮显得特别高兴,屁颠屁颠地跟在徐齐霖身后往屋里走,嘴上还说道:“嘉丽姐在后面练骑驴呢!对了,那毛驴有了名字,叫犟丫。”

  “是母的?”徐齐霖还真没注意这个,闻听此言不由得失笑道:“某就说嘛,犟毛驴犟毛驴,都有点驴脾气。”

  迈步进了外间屋,徐齐霖才发现桌上是狼籍一片,水果、点心胡乱摆着,显是正在被阿佳妮这个吃货先行享用。

  嘿嘿嘿,阿佳妮不等徐齐霖看她,便不好意思地讪笑起来。

  徐齐霖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谁吃不一样。说是供奉神佛,撤下来还不是进了寺庙里大小和尚的腹中。

  “小七和夕夕带回了公主殿下的书信。”阿佳妮见阿郎不责怪,不由得松了口气,开口提醒道:“就放在阿郎的书案上,我和嘉丽姐谁也没看。”

  徐齐霖点了点头,往里屋走去,说道:“某先看书信,你且继续享用供奉,剩下的再装盆里。”

  “谢谢阿郎,谢谢阿郎。”阿佳妮连声道谢,又殷勤地沏上茶水,方才退了出去。

  徐齐霖倚在沙发里松散了一下筋骨,才从书案上取过小竹管,抽出里面的书信展开观看。

  兕子并没有什么正事要讲,看信中所写倒象是在闲聊,大概是喜欢这种飞鸟传书、笔友交流的方式。

  信中特别提到她还在坚持喝橘红茶,发生胸闷咳嗽的频率照往年比下降很多,很有效果。兕子还说派人把方子送给了胞姐长乐公主,因其与自己一样,也有气疾。

  气疾差不多就是后世所定义的哮喘,兕子和长乐公主都遗传自其母亲长孙皇后。据徐齐霖观察判断,并不是过敏性的,倒象是心源性哮喘,通常是心脏病或高血压病所引起的。

  李二陛下肯定是高血压无疑,古时统称为风疾,李氏子孙也多受这个遗传病的困扰。

  哮喘和高血压,在后世也是不能根治的病症。为今之计,也只能通过锻炼使体质增强,再加上食疗茶疗,使病症减轻或发病频率降低。

  小公举呀,你是个秉性纯良心中有爱的孩子,也希望你能健康成长,成为耀眼的皇室明珠,而不是未及绽放年华便已奄然谢世。

  徐齐霖想到兕子未笄而逝便颇为感伤,尽管他已经尽力在改变,但却并不能除去心中的阴影。

  兕子心地善良,在信中还说到了邀请小昭和阿珂到九成宫之事,并保证会让阿珂受到良好的照顾,绝不会把她当平民看待。

  徐齐霖抿起嘴角笑了笑,拿出纸笔给小兕子写回信。

  ………………

  七月十五,道教叫中元节,佛教叫盂兰盆节,因要斋僧道、祭祖先、超度亡魂,民间又将其称为鬼节。

  称呼虽然不同,但节日的内涵却是相似的,都是为死去的亲人祈福赦罪,准备供品喂阴间饿鬼以使亲人灵魂免得遭罪。

  本来是挺肃穆庄重的主题,却生生让唐朝人搞成了上至帝王,下至贩夫走卒,全民参与的盛大节日。

  对此,徐齐霖也不稀奇了。唐朝人过四天小长假的清明节都是欢乐地去踏青、野餐、载歌载舞,何况是这盂兰盆节了。

  所以,小昭才急着回来看这热闹,过这全民欢乐的“鬼节”。

  七月十五一大早,徐齐霖便带上小昭、斯嘉丽等人出府前往寺庙。

  先贯彻主题,众人来到本坊的寺庙供奉大盆。反正是给佛吃,最后也是和尚沾光,寺庙大小也不必挑,就是个心诚的表示。

  将供奉送到小寺庙,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必和其他人攀比,看别人家的供盆较劲。

  而且,大庙可能瞧不上这供奉,小寺却喜出望外,态度和善,招待殷勤。

  “哥,你看咱家的盆子最大呢!”小昭伸手指了指佛前供盆,很是得意地咧着小嘴。

  徐齐霖笑着点头,也觉得倍有面儿。

  其实这还是斯嘉丽不太舍得花钱,头一次操办,虽然经费充足,可还是不够大气,不敢奢侈。

  阿佳妮的眼睛就盯着别家供盆内的素菜、点心、果子,瞅了一圈,也不比自家的好,才算收了吃的心思。

  送供盆的香客也不少,平民小户多少也得意思一下。何况,这还是给祖先做供养呢!

  徐齐霖带着众人在寺内转了一圈,算是完成了今天的正事,剩下的就是去大庙看热闹了。

  昨晚小昭和斯嘉丽她们就商量好了,先去靖善坊大兴善寺,再去新昌坊的青龙寺,时间够的话还要去延康坊的西明寺。

  大兴善寺可不得了,那是隋唐两朝的皇家寺院,占地一坊,还是当时长安翻译佛经的三大译场之一。

  众人上车,徐齐霖和伍菘等人骑马,赶往大兴善寺。还没到地方,便行走不得,只能停在路边等待。

  道路两边人头攒动,正在围观皇家的“送盆官人”队伍。皇帝老儿给祖先做供养,那场面自然盛大无比。

  “哥,抱我看。”小昭伸着手,让徐齐霖抱上马,看那皇家供盆的气派。

  斯嘉丽和阿佳妮站在车上,踮着脚,伸着脖子巴望,也是满脸的兴奋。

  我去,这皇家气派就是牛掰呀!徐齐霖盯着那镶金嵌玉的大盆子,光铸造这家伙,再加上装饰,就值个百八十万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