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唐第一全能纨绔 > 第一百零一章 先打三阶教

第一百零一章 先打三阶教

  李四胖哈哈大笑,拍了拍徐齐霖的肩膀,说道:“道佛纷争,齐霖倒是找了好帮手。”

  徐齐霖嘿嘿一笑,说道:“不光是请了道门中人,还有儒士,亦会助某一臂之力。”

  李四胖颌首道:“得道多助,齐霖深通此道啊!”顿了一下,他又问道:“对了,那报纸为何物啊?”

  徐齐霖说道:“便是一张纸,原来只是少量印刷,数日一版,刊载的是各商家的信息。现在呢,正好借论战扩大销路,让世人皆识此物。”

  “何时印刷出版,让某也见识一下。”李四胖颇感兴趣地望向徐齐霖。

  徐齐霖想了一下,说道:“应该是后日印出,主题是‘佛佑富不佑贫否’。”

  李四胖琢磨了一下,冲着徐齐霖伸出大拇指,赞道:“此主题甚好,正中三阶教要害,亦少有沙门他宗声援。”

  三阶教,又称三阶宗、第三阶宗、三阶佛法等,由隋代僧人信行创立。历史上,因受佛教其他各宗的攻讦和朝廷的禁止,传播三百余年后,湮没不传。

  三阶教以苦行忍辱为宗旨,每天只吃一顿乞来的饭,以吃寺院的饭为不合法。在路上行走,见人不论男女,一概礼拜。竭力提倡布施。死后置尸体于森林,供鸟兽食,叫做以身布施。

  而且,三阶教说一切佛像是泥龛,不须尊敬;一切众生是真佛,所以要尊敬。这些宗旨与当时佛教界的理论和行持很不协调,因此不断受到打击。

  而三阶教最为人诟病的是以末法时代将要来临为名,利用信众对末日的恐惧敛财。按照三阶教的说法,叫无尽藏施,就是强调布施的功德说。

  正因其宣传隋朝为末法时代,在隋朝开皇二十年,朝廷禁断传行,但未能完全禁绝。

  时至今日,长安化度寺,洛阳福先寺,还有略小的光明、慈门、慧日、弘善等寺,都是三阶教的据点。庙中设无尽藏院,钱帛金绣,积聚不可胜计。

  每年四月初四,三阶教还举办大会,由天下仕女施财,所得钱绢以车载。

  正因为三阶教疯狂敛财,又强调个人的一善一行必须融化于“无尽藏行”,才能获得更大的福德,才引起了徐齐霖的反感,成为他要率先打击的目标。

  同时,三阶教不为佛教其它宗派所容,在各宗中势力最小,人数最少,也是徐齐霖所考虑的因素。

  分而制之,先弱后强,扬此抑彼,个个击破。

  对于抑制沙门,利国益民,徐齐霖已经制定了十六字方针,并在召集各方盟友,准备联合行动。

  而三阶教于武周、玄宗时代历经数次打击,于中晚唐湮没的历史,无疑将大大提前。

  对于李四胖的反应,徐齐霖很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胖子竟如此聪慧,竟知道三阶教,竟能从一个论题而推出他要打击的目标。

  李泰见徐齐霖瞪大眼睛望着自己,不由有些小得意,嘿然一笑,说道:“某对沙门也略知一二,但却不信奉,齐霖莫要吃惊。”

  徐齐霖眨了下眼睛,收起惊愕之态,说道:“某不如殿下,什么三阶教,什么法严宗、净土宗,都是道门中人所讲。”

  “但这手段方法,却是齐霖所定。”李泰说道:“佛道相争数百年,彼此都知之甚深,齐霖有道门支持,打击三阶教,事半功倍。”

  徐齐霖点了点头,说道:“殿下到洛阳后,还请派人盯住福先寺。若能覆其教,收其财,则可建数宫以备陛下巡狩。”

  李泰颌首赞同,说道:“此事还要父皇允许,才能成事。只是修洛阳宫殿,怕有朝臣非议。”

  徐齐霖笑了笑,说道:“若是开山凿路、改革漕运呢,再建立悲田院、治病坊、养老恤孤院如何?”

  “如此极好。”李泰用力点头,笃定地说道:“父皇宽仁,断不会为邪僧之财而损子民。”

  古代最早的“福利院”出现于南北朝,梁武帝萧衍于京师置孤独园,使“孤幼有归,华发不匮。”

  初唐时虽制定法律,对鳏寡孤独贫穷老疾有所救济照顾,但专门的福利机构却并没有。

  如果只是为了皇家私利而打击三阶宗,难免为人诟病,但把资财用在利国益民的事业上,反对声音便自然降低。

  李四胖好象被开发了思路,意犹未尽地说道:“某要上奏父皇,言春秋时管子即有九惠之政,我巍巍大唐岂不如一小小齐国乎?”

  九惠之教包括老老、慈幼、恤孤、养疾、合独、问疾、通穷、振困、接絶。基本上包括了所有的社会福利,可谓古代关怀民生之大成。

  这是好事儿呀,可该你出头嘛?胖就够显眼的了,就不能低调点?

  徐齐霖挠了挠头,委婉地说道:“此议虽好,然由殿下首倡,似有不妥呀!”

  李泰稍有些疑惑地看着徐齐霖,可能是觉得他过于谨小慎微了。难道庸碌无为,便是最好的夺嫡之道?

  徐齐霖苦笑了一下,说道:“殿下自去洛阳,待风潮起时,再积极响应,并把洛阳三阶教干净利索地拿下,方为上策。行动胜于言语,行动决定价值。殿下以为然否?”

  李泰想了想,展颜道:“陆羽仙长之言精僻,某受教了。”

  这是俺说的好吧,咋啥金句都给陆羽安上呢?陆羽,俺恨你。

  徐齐霖无奈地翻了翻眼睛,懒得跟这胖子解释。

  ……………

  室内明亮,这里是徐齐霖的书房,总比平常人家多点着将近一倍的蜡烛。

  没有电灯照明,蜡烛的光亮让徐齐霖总感觉不是很适应,有了点钱,便一直是这样的习惯。

  大雅半躺在软椅中,捧着个酒壶,在有滋有味地喝着;小夜就坐在书案的对面,摆弄着华容道,不时从盘子里抓个零食塞进嘴里。

  徐齐霖阅看着文稿,用笔在上面划着写着。这其中有道门蔡晃等人的,亦有几个不出名的儒士写的,都扣着“佛佑富不佑贫”的主题。

  嗯,这一篇稍加修改便可以上报,打响攻击三阶宗的第一枪。徐齐霖终于挑好了,把文稿单独放在一旁。

  揉了揉稍感酸痛的眼睛,徐齐霖抬头打量对面的小鬼,心中有些奇怪。

  按他想来,被关进拘魂令就形同于囚禁蹲监狱,滋味并不好受。可看大雅和小夜的样子,却又不象。甚至,两个鬼还显得更精神了。

  “瞅啥?”小夜没把曹操移出来,不高兴地抬头发泄。

  瞅你咋的?徐齐霖撇了撇嘴,说道:“那么简单都玩不明白,你还真是个笨小鬼。”

  哼,小夜翻了下眼睛,说道:“早玩明白了,就不想让你看。”

  “做个糊涂鬼,你不也省心?”大雅晃了晃酒壶,听声音已是所剩不多,转头对徐齐霖说道:“好象要跟和尚打架,我帮你呀?”

  “你不怕和尚?”徐齐霖笑着问道:“他们可是有法力的。”

  大雅不屑地冷笑一声,说道:“有法力的和尚却是没见过,贪财好色的光头倒是不少。”

  徐齐霖微眯眼睛,仔细端详大雅,隐隐觉得她好象也有点变化。

  “你也好色?”大雅又灌了口酒,斜睨着徐齐霖,似是挑逗,又象是取笑。

  徐齐霖没理这茬,微皱眉头,疑惑地说道:“你俩和以前好象不大一样了。说说,在拘魂令里好过不好过,里面是啥样儿的,怎么一点也没有萎靡的样子?”

  “为什么会萎靡?”小夜好象也不把被收进拘魂令当成苦事,笑嘻嘻地说道:“我和阿姐在里面……”

  “被关在里面还能好过?”大雅抢着说道:“要不是为了安全,谁往那里头钻?”

  徐齐霖不是很相信,问道:“那以前碰到危险,你俩怎么应付的?”

  “那还用问,自然是逃跑躲避喽!”大雅坐直了身子,带着抱怨的神情说道:“可你不是不让我俩乱跑,我和小夜也答应了,做人当然要言而有信了。”

  “做鬼也要言而有信。”小夜瞅了阿姐一眼,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补充并纠正了阿姐的语病。

  徐齐霖挠了挠头,觉得人家说得也有道理,尽管他还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

  “那个爱找人下棋的小道士,他身上有个好东西,对你或许有好处。”大雅岔开了话题,说道:“就是他手腕上的那串流珠。”

  念珠最早被称之为“流珠”,是道教葛仙翁首先以其作为念诵圣号的计数之用。一直沿用至今,多作为护身法器佩戴。

  而佛教最早使用念珠的时候是在唐代,比道家晚,但后世人一见到手串珠子啥的,就叫它佛珠,却不知道是错的。

  徐齐霖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连道士都不怕,还惦记人家身上的东西,倒是满厉害的。”

  “跟你说过的,本姑娘是修道的。”大雅不以为意地说道:“我又没害过人,身上没有戾气。就算是有修为的道士,能看见本姑娘,也不会出手。”

  人不能直接杀人,要是能,那可就乱套了。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世间哪还有消停?

  而所谓的害人,多是诱惑,或美色,或钱财,或权利,心迷者越陷越深,最终无法自拔。或是生出幻象,体虚多病;或是犯了事被阳间法律惩治,咎由自取。

  “有戾气的鬼是什么样的?”徐齐霖好奇地问道:“告诉我,以后见了也好提防。”

  大雅举起酒壶抗议道:“本姑娘要喝香酒。”

  “我要吃软糖。”小夜在旁叫道:“你要小气,就不告诉你。”

  徐齐霖翻了翻眼睛,说道:“说了就给,我也是言出必行的。”

  大雅想了想,小夜不耐烦地说道:“阿姐,且信他一回。要是食言,咱们就去偷。”

  嘿,作贼还这么理直气壮?徐齐霖斜了小夜一眼,觉得在自家库房里贴几张符比较稳妥。

  大雅告诉了徐齐霖如何分辨鬼,便催着他去拿香露和吃食。待徐齐霖出了房门,立刻凑到妹子跟前,低声说道:“不是跟你说过,别把在拘魂令里滋养的事情告诉他吗?怎么差点说漏了?”

  小夜咧了咧嘴,说道:“嘴快了,亏了阿姐打断。”停顿了一下,她又说道:“可这早晚要泄露吧,借口能编多少,能骗多长时间,没看他已经起疑心了。”

  大雅抓头挠脸,想了一会儿,说道:“能瞒多久瞒多久吧,要是让他知道咱们躲在拘魂令里靠他的气血滋养,十有八九会害怕。”

  小夜眨了眨眼睛,说道:“他气血旺盛,没有大碍的吧,多吃几碗肉也补回去了。”

  “话是这么说,可他未必相信。”大雅苦笑道:“若是知道了,得了心病,疑神疑鬼的,岂不自己就虚弱了。”

  小夜轻轻点了点头,沉默不语,表示认可阿姐的话。

  大雅摸摸小妹的头,柔声道:“咱们也给他好处了呀,他要是把那串流珠弄到手戴着,对身体大有禆益。”

  “能长生嘛?”小夜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望着阿姐,微微露出些期许。

  大雅想了想,说道:“这个拘魂令应该还有其它的用处,他不明白,阿姐也未窥其秘。”

  见小妹露出失望之色,大雅又赶忙补充道:“长生嘛,现在肯定是不成,延年益寿,倒是可以。咱们慢慢研究这个拘魂令,以后说不定能得长生之法。”

  小夜抿了下嘴角,只是笑了那么一下,便偏转过头,伸手取过一个布偶娃娃,抱在怀里摆弄起来。

  原来大雅和小夜借故躲在拘魂令里,是为了滋养自己,补充能量。

  大雅也是被收进去后,才发现了这个秘密。这可比她的法门强多了,既轻松又安全,如同闭关静养。

  这也是拘魂令被寄在徐齐霖体内才有的妙用,若是被牛头马面随身携带,便形同监狱。

  徐齐霖却并不知道这些,只是看到从拘魂令里放出的姐妹俩神采弈弈,也有了些疑心。

  长生,我心向往之,便却不是很迫切,只有那么个念头而已。

  毕竟徐齐霖才十二岁,还有相当长的寿命。就算不能长生,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