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辽东之虎 > 第两百五十一章

第两百五十一章

  无论李枭多么想饮马大明湖,现在绝对不是时候。有些时候,其实军队跟土匪山寨区别不大。一个不够意思的老大,绝不会有什么够意思的兄弟。

  李枭带领的是军队不假,可大明的士兵远没有后世士兵的那种思想觉悟。从百姓到士兵,仍旧不认为天下的大汉民族的。祖祖辈辈生存的土地,是刘地主家或者李地主家朱地主家没区别。

  反正天下是皇帝的,哪个皇帝来了,大家伙都得缴纳皇粮国税。

  倭寇是可恶的,如果德川胜赖穿着和服木屐出现在江浙福建,说不定会被人当街打死。可眼前的情形,让李枭大跌眼镜。

  德川家这次派来的武士非常守纪律,他们知道平等交换的概念。知道买东西要付钱,说话要和气。虽然语言不通,但一个笑脸还是在异国他乡的必备技能。

  百姓们并没有国家受到侵略的想头,天下都是皇上的,跟老子有什么关系。这些操着奇怪语言的家伙们,一不滥杀无辜,二不抢男霸女。最重要的就是,买东西知道给钱。

  这是好生意啊!

  让李枭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倭国军营的门口居然有许多摆摊设点的小摊贩。有卖果子的,有卖海产的。还有麦鸡,卖鸭,甚至李枭还看到屠夫一样的家伙扛着半扇猪肉进了鬼子军营。

  果然,一切艰难困苦可怕的妖魔,都阻挡不了人民群众发财致富的美好愿望。

  倭兵们倒是守规矩,平日里没什么人出来乱逛。出来的人也就是在营门口买些东西,还有的拿着衣服来让等活的妇人们缝补。交流是个大问题,不过铜钱可以很好的解决问题。

  倭兵掏出一把铜钱,淳朴的百姓就会在里面拿出自己需要的铜钱,然后再把剩下的铜钱递回去。双方甚至没有什么语言交流,和谐的一塌糊涂。

  站着看了一会儿,李枭转身就走。国民教育还是重要的,要给孩子们灌输家国天下民族意识。不然总有一天,会有数典忘祖的不肖子孙,挥舞着别国国旗,在中华大地上做非份之想。

  如果出现那样的事情,就是教育的悲哀。我们没有告诉孩子们,什么是中华什么是祖国。我们敬天敬地敬祖宗,不会敬畏那些泊来的神灵。

  如果真有那样的不肖子孙,李枭不介意带着兵。把他们一个个都沁死在尿桶里面,免得活着让祖宗蒙羞。

  回到营地里面,到处都是乱窜的军属。军营里面乱哄哄的,明明已经把军属另外安置,可总是有人无视禁令,来家属区和老爹老娘老婆孩子团聚。

  “艾虎生!”李枭站在营区里面高喊。

  艾虎生听到李枭的声音,受了惊的猫一样从屋子里面窜了出来。

  “家属区加双岗,敢没事儿就到家属区溜达的,抓住之后打二十军棍。现在,把人都给我撵出去。看看这样子,还像是个当兵的么?”李枭指着鸡飞狗走的家属区,气得嘴唇哆嗦。这哪他娘的像是出来打仗,这简直就是回来休假。

  “诺!”安置家属属于后勤系统,自然也就是艾虎生的活。得了李枭的命令,立刻召集爪牙们去执行。

  想找敖沧海,到了门口才知道这家伙又带着扫荡队下乡了。这几天,扫荡队就没有停过。方圆百十里之内的地方,差不多都扫荡到了。好多地痞恶霸都被干掉,方式绝对的残忍。

  倭兵在杀人这件事情上,那是绝对的不含糊。

  敖沧海虽然不喜欢倭国人,但对于倭兵杀人的手段还是钦佩的。他从来没想过,一个人还能死的这样惨。

  这些地痞遇到倭兵算是倒了霉,剥皮抽筋,下油锅,点天灯,抽肠挂肚,砍头砍脚简直就是最仁慈的死法。

  “天杀的,你们看看,看看。这么小的孩子,他也能下得去手。我家的囡囡才五岁,五岁啊!他居然能硬生生的把孩子的胳膊掰断了,占了俺家的地,又霸占了俺家的房子。没钱看病,现在孩子的胳膊已经废了。”一个老婆婆站在场院里面嚎啕大哭。

  老婆婆的身边,站着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挺翘的鼻子有些顽皮。敖沧海这种大老粗,都能看出来将来会出落成一个漂亮大姑娘。

  眼睛落在小姑娘左手时,敖沧海的心像是被鞭子抽了一下。小小的手干枯黑瘦,像是树枝子,又像是是鸡爪子。简直就是一层皮包裹着骨头,露在袖子外面的小臂,更像是柴火棒。同样是皮包骨头!

  两个倭兵按住的家伙叫做黎胖子,这家伙倒也有些手段。扫荡队来之前,这家伙就逃到了山上躲起来。就算是拿他的老婆孩子为要挟,这家伙也坚决不下来。

  这孙子坐下的事情太过缺德,以至于敖沧海发了狠。直接拿出五十两银子,只要带队找到黎胖子,直接就给五十两。如果抓到送来,加倍给一百两!

  村子里面的人眼睛立刻就亮了,发财致富的捷径啊。不用组织,也不用动员。最先上山抓人的,就是黎胖子平日里的那些狐朋狗友。

  这可是一百两银子啊,人市上面一个俊俏的黄花大闺女也不过就是六七两银子。大户人家的小姐,也不过就是十两银子而已。这可是白花花的一百两银子!

  这就不是银子,是站着的房子,躺着的土地。

  为了幸福生活和发财致富的梦想,兄弟毅然决然的上了山。在一百两银子面前,出卖一下黎胖子跟本不需要思想斗争。

  最熟悉本乡本土的,那就是本乡本土的人。更何况黎胖子上山之前,把藏身的山洞告诉了老相好陈方氏。

  结果老相好出卖了老相好,黎胖子被陈方氏的另外一个老相好带着人揪出了山洞。绑在场院的杆子上,喊来敖沧海等人邀功请赏。

  敖沧海看戏一样的看了一个上午,村子里的人像是走马灯似的上蹿下跳。老实本份的,躲在家里不出去。满街窜的全都是二流子!

  “黎胖子!”听了老婆婆的控诉,敖沧海围着黎胖子转了三圈儿。

  这是个皮糙肉厚,差不多有五十岁左右的家伙。头发散乱眼袋硕大,鬓角上满是白发。

  “你祸害吴婆婆一家,是因为啥?”

  “好汉爷饶命!饶命!”黎胖子脸上的汗水小溪一样流淌,浓重的狐臭熏得敖沧海直捂鼻子。

  “问你话!”

  “是现成的王师爷,说可以欺负一下这些家里男人去辽东当兵的人家。还说什么这些人在辽东打仗得了不少钱,不抢白不抢,就算是抢了,衙门也不会管。”

  “哦……!”敖沧海长长的“哦”了一声。

  “你一个人干的?”敖沧海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十几个“见义勇为”的人民群众。

  “不是我一个人干的,主意是陈方氏出的。帮忙的有李柱子、何大眼、还有山上的陈神父……!”本着我不好,就不让所有人好的精神。黎胖子是一顿狠咬,凡是刚刚山上抓捕的,全都人人有份儿。连老相好陈方氏都没有放过!

  “这么多人啊!你给指指!”敖沧海阴恻恻的看着那些人。脑子灵光的家伙,已经开始悄悄后退准备跑路。

  “有他!他!他……!”黎胖子指一下,就有倭兵虎狼一样跑过去把人按住。有两个想逃走,被拎着倭刀的倭兵斜着就劈成了两半。

  男人们躁动起来,女人们的尖叫声响成了一片。

  黎胖子一顿胡咬,敖沧海也不辨别。刚刚他都看在眼里,老实的庄户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只有这些二流子才敢出来晃悠!看样子和黎胖子平时的关系也不错,关键时刻能下这狠手,足以说明不是啥好人。

  这一次就是来给军属们撑腰的,要的就是杀鸡儆猴。想要保证军属们今后不受欺负,就必须用人头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军属不好惹。

  “大娘,有没有冤枉的。”这毕竟是砍汉人,敖沧海还是小声询问了一下那位老婆婆。

  “没冤枉的,抢我家牛,霸占我家房子的就是他们。天杀的,可怜我的囡囡……!”老婆婆指着这群人又说了两句,又开始抹眼泪。

  敖沧海也不会说倭国话,不过他会比划。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抹的动作,倭兵们就开始行动。

  狠狠一脚踹在腿弯处,人刚刚跪倒在地上。雪亮的倭刀对着脖子就劈了下去!还是挑着后脖梗子下的刀,鲜血喷起来足足有一丈高,看的出来怨气很大。

  这一下,像是鸡窝里面冲进了黄鼠狼。一大群老实巴交的庄户,吓得挤成一坨坨。

  敖沧海走到黎胖子跟前,手里的鞭子抬起黎胖子的下巴:“你的兄弟们都被干掉了,你怎么说?”

  “嘿嘿!出卖兄弟的,早晚都是这下场。我呸……!”吐了一口唾沫,黎胖子看了敖沧海一眼:“是爷们儿,给老子一个痛快。”

  “呦,还是以青皮。老子就是不愿意给你个痛快,来人呐,把他方躺下,用磨盘压住他的胸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