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宇宙未来史> 第11章 水荣水真赤金坤合飓风腙宏

宇宙未来史 第11章 水荣水真赤金坤合飓风腙宏

  务实还是务虚?…

  *********************************************

  水荣问水真:“如何能比较精确地估算飓风现在变化的程度?”

  水真想了想,道:“简而言之,可从名、利、权、能四样去估算。”

  “如何估算呢?我以前还真没有接触过这些内容。”水荣道。

  水真笑道:“这也是我之前的训练内容之一,但只有桃弓训练过,

  当初他在繁木时,每隔一段时间就发一份繁木的这些数据给我。”

  水荣道:“如何具体实现?”

  水真顿了顿,道:“我曾经和狼铁比较详细地讨论过相关的问题,

  狼铁曾经驾驶他的指挥舰,单枪匹马闯入之前的赤金,

  仅凭他指挥舰上的科技,就能破解赤金所有的信息来源,

  从而获得当时赤金几乎所有学科所有行业的代表性成就以及代表性人物,

  到狼铁这个程度,几乎对大部分学科大部分行业甚至是绝大部分都有很深的了解,

  再加上狼铁的指挥舰中的自动系统,

  就根据名、利、权、能来对全赤金的这些关键数据进行分析,

  看各名、各利、各权是否与其能相配,

  结果首先发现各学科和各行业的绝对数据的高度和深度很明显地甚至是大幅低于狂沙,

  而且各名各利各权与其能严重不匹配,

  名不符实、利毁实质、权力滥用、以及权名利的互相交换,层出不穷到甚至随处可见,而且甚至还在愈演愈烈,

  这对于出现这些状况的星系本身,本应该是很悲惨很痛心的事,

  但当时的赤金不但不以为悲不以为痛反而以之为荣以之为能,

  这让发现以上这些的狼铁当时可谓是狂喜不已,

  立即向当时的狂沙系主陛临发去消息,

  说当时的赤金各名利权与其能严重不符,而且利是其本质要素,

  如果狂沙能暗中给狼铁输送大量当时赤金的自然货币,狼铁可以让这种情况更加变本加厉,

  没想到,陛临听了后,直接就给狼铁派来了大量的舰队,

  而赤金那一次不但几乎惨遭灭系,还几乎惨遭灭族!”

  水荣叹道:“当时的赤金在我们看来,已经千疮百孔,狼铁还怎样能使其变本加厉?”

  水真道:“仍然是对‘症’下药啊,

  任何成绩成就都不会凭空而降,而是由人来做出来创造出来的,

  所以,自然要对各种人下手,

  名不符实让其更名不符实,那就要在各学科各行业,出利扶持各种能力更不匹配的人,成为领头的或成为具有代表性的人物,

  这样,这个学科这个行业自然会比原来的不如还要更不如更不堪,甚至可能直至万劫不复,

  还要让利的作用更加无孔不入,

  不但可以让权完全成为利的奴隶,

  而且,尤其,如果是深入到其舰队之中,那更是可怕到某个极点!

  如若舰队满脑子想着顾着护着的都是自己的各种私利,这样的舰队的战斗力是随时都可能会崩溃的,

  但陛临听了狼铁的描述后,显然比狼铁还兴奋还着急,

  立即就把原来攻击烈火的舰队全部调给了狼铁指挥,还从狂沙本系调来了大量的舰队,

  如若不是之后的坤合等人横空出世,赤金现在要么早已被各大星系瓜分得一干二净,要么仍然还处在四分五裂的混战混乱当中!”

  水荣点点头,道:“确实可怕,

  飓风莫非现在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水真道:“飓风毕竟有原来的自动升级系统保着底,

  所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飓风原来不少关键的认可都是由自动升级系统做出,

  而之前飓风由于想削弱类似腙宏这样的人的能力,现在很多都改成了要人为的认可,

  人为的认可,也许起始的时候,会看起来仍然比较有效,

  但这个却不是长久的,

  无论是出于利也好,忌妒也好,本身就喜欢破坏也好,以及本身的能力有限也好,

  这种人为的认可会逐渐开始变得混乱,

  逐渐导致能力的下降,

  而一旦利在其中的作用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入,便会出现小的中的乃至大的利益集团,

  此时,也许能力就已经不是认可的标准了,而是处于哪个小集团中集团大集团才是被认可的标准,

  于是,各种以利为基础为载体的作弊作假便会以各种形式出现,

  一旦出现这个,除非及时阻止,否则很难抑制其泛滥和变本加厉,

  此时,各种能力已经开始甚至是极速下降,

  甚至某些学科某些行业的所谓代表性人物说个1+2等于3都会被认为是‘无上真理’,甚至下面追随的人自己还可能会因此‘悟’出也等于3,

  而如果这些利益导致的作弊作假成为一种默认的‘规则’,那就朝着万劫不复开始迈进了,

  而要阻滞或迟滞以上的发生,又没有足够完备的自动升级系统的支持,

  那就除非有某群人和详尽的规则可以替代或至少能大部分替代自动升级系统的作用,

  而且要能长期甚至始终如此,

  才能真正地部分或大部分替代自动升级系统的功能,

  否则,能力值几乎绝大多数情况是会朝着其反方向甚至负值而去的,

  而且常常是一去而难返,所谓积重难返,

  我们现在就等着飓风到积重难返的那一时刻。”

  水荣点点头,道:“听说腙宏没有被处死?”

  水真道:“幸亏飓风还有一些人是认可腙宏的,

  所以弄来弄去,整个飓风都在适应这个新的‘认可’制,

  或者说,在乱哄哄地施行这个‘认可’制,

  反而把腙宏晾在了一边。”

  水荣叹道:“这就是从务实到务虚的开始吧。”

  水真笑道:“你说得很对,

  自动升级系统就是最大程度地保证务实的,

  而脱离了这个,又没有一群人和详尽的规则能替代自动升级系统的功能,那几乎是必向务虚倾斜甚至是压倒性地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