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50. 太一谷的小师弟

150. 太一谷的小师弟

  苏安然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万事楼虽然的确有些超前的眼光,发展出了类似于论坛的交易板块,可以允许玄界的修士们在上面留言和交流信息,但是没有经历信息时代的爆炸冲击,修士们的思维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些局限性。

  当然,苏安然觉得,这可能也和这个世界没有类似某乎、某吧之类的玩意有一定的关系。

  否则的话,他现在大概就可以在上面发布一条问答,或者写上一篇声情并茂的故事连载。

  标题他都想好了。

  《有一位剑术横压整个时代所有天才的师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休息一炷香,然后我们继续。”唐诗韵本是天籁的嗓音,此时听到苏安然的耳中,却是如同恶魔的狞笑。

  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师姐……这……这时间也太短了吧?”

  昨天他刚从万界里回来,然后找上自己这位三师姐,希望对方能够指点一下自己的剑技,毕竟距离天元试练也只剩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了,他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实力能够再提高一点。

  就算不是为了出风头装逼在万事楼那里一鸣惊人,最起码也不能给“太一谷”这三个字丢脸。

  只是苏安然,低估了自己这位三师姐的行动力。

  在听到苏安然的请求后,唐诗韵当即答应,然后就开始进行实战训练。

  从昨天下午算起,到今天,苏安然全部休息时间整合起来,竟然还没有四个时辰。

  此刻,天色已渐黑。

  “短?”唐诗韵面露疑惑之色,“那就一刻钟吧。”

  苏安然的脸色更难看了:“别,师姐,这一点也不短。一炷香挺好的,就一炷香。”

  一炷香,起码也有三十分钟。

  一刻钟,那就只有十五分钟了。

  正常情况下,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那并不是休息,而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因为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后,体内就会积累大量的乳酸,想要加速分解体内沉淀的乳酸,要么是热熏,要么是持续有氧运动,这也是为什么高强度运动后都喜欢洗热水澡或者蒸桑拿的原因。

  当然,在这个仙侠世界里,自然也是有灵丹妙药可以快速解决这种问题的。

  只不过灵丹的炼化和药效的发挥,起码也需要接近一炷香的时间。

  苏安然在被唐诗韵狠狠的操练了一番后,如果真的只给他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他怕是接下来就拿不起屠夫了。

  “我去看看老四,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必须看到你已经恢复了。”

  唐诗韵丢下一句后,转身就离开了。

  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看着自己这位三师姐雷厉风行的样子,苏安然可不敢有所耽搁,急忙盘膝而坐,然后吞服下一颗丹药。

  滋养丹。

  一阶丹药,本身并不是什么高阶丹药,但却是整个玄界所有体修都必不可少的修炼丹药。

  它的唯一药效,就是能够快速化解因大量运动造成的乳酸沉淀。

  实际上就是在修士体内快速的进行有氧运动,并且附带一点补充气血和恢复疲劳的效果——在苏安然看来,就跟电解质饮料差不多,只不过实际效果和起效速度要比地球上那些运动饮料更快。

  只不过,这玩意吃多了,体内也是会积累一些丹毒毒素,到时候就必须依靠化毒丹来排除体内的毒素。

  当然,现在这些问题对苏安然还早,再加上方倩雯作为一名资深丹师,只要有材料,炼制化毒丹并不是问题——也正因为犹如作弊器一般的方倩雯在,所以太一谷素来有一个非常优良的传统:使劲的吃丹药。

  黄梓将这称为嗑.药.流。

  事实上,化毒丹是七阶灵丹,最高可有五道丹纹。

  不仅所需材料难求,甚至就连炼制手法也颇为困难,整个玄界能够炼制化毒丹的丹师不到二十人,其中能够稳定炼制出五纹化毒丹的丹师不出一掌之数。

  而五纹和五纹以下的区别,则在于五纹化毒丹,最多两颗就能够排解出体内所有的丹毒积淀,四纹可能需要七到八颗,三纹直接飙升到二十之数,二纹和一纹的那就更可怕了。

  凝魂境修士想要踏足地仙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体内不能有任何丹毒积淀,否则的话就算侥幸能够踏足地仙,也基本等同于断了未来的成就——当然并不是绝对,也有大毅力和大气运之辈能够在成就地仙境后,将自身体内的一切毒素排解一空,重塑宝身,最终成就道基。

  不过这终究只是极少数的例子,若是有得选择的话,不管是谁都会在即将成就地仙之境前将体内的丹毒排除一空,所以这也就使得化毒丹在玄界属于有价无市的特殊丹药。

  真正敢玩嗑.药.流的,背后要么就是站着一位炼丹宗师,要么就是超一流宗门当作未来掌门人培养的掌门嫡传。

  太一谷,算是前者。

  方大宗师的存在,足以保证太一谷所有弟子在对付丹毒这方面无所畏惧。

  当然前提是拥有足够的炼丹材料。

  而苏安然,对于太一谷这种行事手段,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在三师姐唐诗韵成就地仙之前,整个宗门真正的高端战力就只有黄梓一人而已,所以门下弟子如果不想办法速成的话,在玄界也就只能欺负欺负小辈了,遇到地仙境之流的大能,就成了能够任由拿捏的丸子。

  缓缓的收功吐出一口浊气,苏安然原本疲惫的神色也很快就恢复精神,他此时只感到自己一身舒泰,前所未有的轻松。

  不过,已经有过好几次服用滋养丹的经验,苏安然可不会再被这种假象给欺骗。

  滋养丹恢复的只是身体肌肉的酸痛和疲劳而已,对于修士自身的精神、神识、体力等等,并没有起到任何恢复作用,甚至这玩意还不能当作是疗伤丹药——如果身体有什么伤势之类的,还是需要服用另外的丹药。

  眼见三师姐还没有回来,苏安然难得可以忙里偷闲一把,他想了想就拿出一颗小小的菱形宝石。

  这颗宝石不过一指长、三指宽,拿在手上有一种温热的触感。

  但它却并不是灵石,并没有灵气散发。

  事实上,这玩意就是万事楼捣鼓出来的通讯产品——这是最新一代的产物,可以让修士以神识感应,连接上万事楼布置的终端,从而获取到万事楼发布在终端上的各种信息,甚至还允许修士们在上面发布各种各样的交易情报。

  除了某些被万事楼标为机密的情报需要支付报酬外,修士自身发起的交易讯息,万事楼是一概不理会的。除非其中一方要求万事楼充当仲裁,那么万事楼才会收取一定的报酬作为仲裁费介入交易之中,确保这场交易的安全、稳定与可靠。

  苏安然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种玩意绝壁是黄梓捣鼓出来的。

  而且不用问,他也能够猜得到,最开始的初衷肯定是因为好玩和有趣,因为据说在万事楼成立之前,玄界可没有什么天地人之类的榜单,所以那会整个玄界对于其他修士的实力差距也并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直观认知和对比。

  从某方面而言,黄梓捣鼓出来的所谓排行榜,还是对整个玄界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苏安然手上这块被称为“万事玉简”的菱形宝石,还是之前青玉送给他的,只不过他一直都没有拿出来用,直到前些天和力士等人联系之后,他才想起来自己手头还有这么一个玩意,所以进去看看青玉的凝气丹筹备得怎么样了。

  终端上面一共就三个板块。

  一个万事楼自己发布的情报内容,里面十个帖子至少有八个是被标记为机密,需要修士提供个人信息证明,保证有能力支付后,才能够查看——事后会有万事楼的修士找上门收债。

  至于逃债的,苏安然至今都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是玄界的修士们自身品性足够好,还是说敢逃债的都已经死光了。

  另外两个板块,一个是有万事楼介入的仲裁区域,这里面的交易都是受到万事楼保证和认可的。

  此时苏安然在翻看的,就是第三个板块的内容,这是玄界修士们自己发布的内容,也可以说是相当的大杂烩,因为几乎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万事楼也只是给某些抠门的修士提供一个交易区域而已,可不会去维护这里面的内容,所以混乱程度自然可想而知。

  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这里面还是提供了筛选检索系统,可以让修士们能够快速的选中目标。

  至于交易的安全性和可信度,那就全靠修士自身了。

  苏安然之前已经实验过一次,只不过那次他还没看到青玉给自己的留言信息,所以他也就按照之前约定好的说法,在里面发布了一条消息,询问对方的情况如何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万事楼捣鼓出来的论坛,居然还有提醒功能。

  苏安然刚一进入这个板块,就听到了一道虚无飘渺的声音。

  “你发布的信息‘傻狍子还活着吗?’已收到答复。”

  苏安然当初和青玉约定的说法是,如果青玉已经筹备完毕的话,那么他就会发布一条关键字词为“有人知道广寒剑仙是否有剑仙令”的帖子。而如果苏安然想找青玉的话,那么只需要给她发布一条定向帖子,她就知道了。

  苏安然联系青玉的时候,就是发布的定向帖子。

  只是定向帖子只需要知道对方在万事楼注册的名字即可,标贴倒是无所谓。

  苏安然乐呵呵的打开了自己的帖子。

  青丘家超可爱的小狐狸:我当然还活着了!

  青丘家超可爱的小狐狸:不对,我不是傻狍子!

  青丘家超可爱的小狐狸:你才是傻狍子!你全家都是傻狍子!

  这三条信息,是昨天的回复。

  苏安然当初知道青玉在万事楼注册的名字时,他的嘴角还抽搐了好几下。

  他本以为,仙侠世界就算有了互联网这种东西,应该也不会玩出什么奇怪的花样来。

  结果他发现自己还是太低估了黄梓给修道界带来的影响。

  据说,他当初捣鼓这个“互联网产物”后,就给自己注册了一个超中二的名字,叫“玄界战神”。然后整个万事楼成员的画风就被带偏了,以至于如今万事楼的这些修士注册的名字千奇百怪,几乎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不过万事楼可不管这些,反正你如果要申请万事楼的仲裁介入,那么你就必须提供真实身份,保证能够找到你,也能够收到钱,其他的哪怕你就算是给自己起名叫“万事楼他爹”都没人管你。

  苏安然看到青玉昨天留下的三个消息,不由得撇了撇嘴,然后又顺势往下看。

  今天又新增了两条。

  青丘家超可爱的小狐狸:我已经筹到足够的凝气丹啦!什么时候开始交易呀!

  另外一条,倒不是青玉发的留言,而是一个乱入的。

  一叶萌秋:这不是妖盟的青玉殿下吗?还有这个人怕不是个变态吧?太一谷的小师弟?也不怕被魔女宰了。

  然后后面就发了十几个人名,似乎是在呼朋唤友的样子。

  苏安然看了一下发言时间,居然才刚发布不久。

  正在苏安然考虑怎么回复的时候,又有一条新的言论刷出来了。

  青丘家超可爱的小狐狸:你是谁啊?你认识我?

  一叶萌秋:你不认识我,但是我知道你的大名,我是你的崇拜者啊,青玉殿下。

  青丘家超可爱的小狐狸:哈哈哈!有眼光!

  苏安然脑门一黑。

  这傻狍子刚回了消息,对方立即秒回,该不会是在这里蹲点吧?

  而且,这种浓浓的版聊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耍剑的王仁:前来围观骗子。

  秦凉凉:强势围观骗子。

  苏安然还没有从版聊的错愕感回过神来,就看到后面又有人发言了。

  青丘家超可爱的小狐狸:他不是骗子啦。

  还好,傻狍子虽然有点傻,不过至少还知道说实话。

  一叶萌秋:青玉殿下,在这里叫什么的都有,你可要小心别被人给骗了。

  耍剑的王仁:众所周知,太一谷从来就没有男弟子,哪来的小师弟?这个骗子要真是太一谷的小师弟,我就把我这柄祖传的飞剑给吃了。

  然后这个人,随手又圈了好几个名字。

  苏安然一看顿时就乐了。

  太一谷魔女。

  太一谷剑仙。

  太一谷从不讲道理。

  前两个,苏安然还能猜到是谁,不过这第三个名字,他就实在猜不出来了,因为这名字实在是太骚了。

  不过眼看这帖子似乎越来越歪,苏安然终于响起了正事,急忙回复。

  太一谷小师弟:你最好多准备些调味料,不然怕你吃起来满嘴铁锈味。傻狍子,天元试练见。

  耍剑的王仁:哈哈哈,骗子居然还敢出来!好啊,你要真是太一谷的小师弟,我就当着你的面把我的祖传飞剑吃了!

  几乎是在苏安然刚回完话,对方立即就做出了答复。

  然后,下面一堆人就开始起哄了。

  就连青玉的答复,都被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里。

  只有苏安然,笑得像只狐狸。

  当着我的面吃飞剑?

  我一定要把这一幕录下来!